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一)月隐村的结界(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图腾传送到达的那一头,是一个被紫藤环抱的圆形房间,整个屋子充满了植被的香味,空间并不大,看来大约只能容纳十五个人上下,唯一的出口十分显眼,就在虚默和朵瑞站稳后正对的方位。

    走到圆形的门洞前,只见一条绵长的巨大藤条向下延伸,铺垫出一条滑梯式样的路面,其上无数细长的藤蔓交织成圆形的弧洞,两人探头向里看去,路线曲折陡峭好似过山车,怎么看都不适宜步行入内。

    “滑下去?”朵瑞看看已经弓下身去准备坐下的虚默。

    “嗯啦,看起来这是唯一的通路,滑下去总比滚下去好。我走在你前面,有什么危险我先挡着。”说话间,虚默已坐到门洞和滑梯交接的地方,双腿搭进滑梯部分,做好了前进的准备。

    朵瑞撇下嘴,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便眼见着虚默一撑身体向下滑动而去。

    滑行了足有超过五分钟,在加速度接近极限的藤条滑梯中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圈,虚默和朵瑞一前一后地从另一头的门洞中被弹了出来,伴随着他两“哇哇”的惊叫呼喊之声,终于落地,当然屁股着地的那两下惊叫格外的响亮,还伴有一阵回响。

    忍着对这个游戏骂娘的心情抬起头来,虚默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宽敞硕大的圆形大堂,回声就是因为这个屋子的高大宽敞导致的。身下的地面坚硬透光散发着翡翠石的色泽,无尽无边的藤条将整个房间包裹成完美的球形,只是房间正中间的天顶上几根粗壮的藤蔓有规则地拉扯住一个用藤条密实编制出的球状物,而这个球体中心又延伸出一根藤条连接出一个瓢形的藤茧。茧体正对来访者那一侧并没有封死,露出了一小半内核,里面似乎躺着一个人影。

    “那里面躺着的就是守护者先知克雷雅吧?”朵瑞爬起身来,靠近虚默耳边悄声问。

    “我们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虚默用同样小的声气回答,两人立刻轻手轻脚地靠近了过去,试图扒开几枝藤条的阻碍,看个真切。

    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搓手搓脚搞得好像做贼,但是虚默和朵瑞就是这么做了。就在他俩缓缓地将手伸向一枝藤条,还未触及,一个声音就懒懒地从内核传来——

    “好久没有人上来报道了,我还以为可以好好睡个长觉呢,真是的……”

    一只带着紫色手套的芊芊玉手突地把住上缘的藤条,出现在两只小猫的视线,然后包裹在外的藤条开始抽离重组,不一会儿就将整个椭圆形的内核暴露——一个有着一头绿色波浪长发和黑色头角的女人,身着暴露身型的黑钢铠甲,慵懒的双眼下面有着两条显眼的紫色图纹,似乎刚刚才从熟睡中醒来。她夸张地伸了个懒腰,摆弄肢体,终于坐正了过来。

    藤蔓的伸缩重组惊地虚默和朵瑞退后了几步,待一切平静,朵瑞弱弱地问道:“您是……守护者先知克雷雅?”

    “这个通天藤蔓里除了我克雷雅还能有谁?前来朝拜的新人们,报上你们的名来。”克雷雅说话间抬起了左臂,一枝藤蔓立刻配合着她的动作挪动过来,变成了她支撑脸颊的支点。

    “我是朵瑞。”

    “我是虚默,月隐村出生的战士,为了递交任务纸卷前来,另外也想打听出去月隐村的通路。”

    两人一前一后的回答,然后纷纷掏出了牛皮纸卷,递了上去。

    “这么说污染沉睡之森的罪魁祸首已灭,那片森林已经恢复安宁了?”克雷雅接过他们递上的纸卷看了一眼,满意地点点头,“沉睡之森的问题是近来月隐村周边最大的麻烦事,任务的难度非常高,你们能够完成这个任务,确实已经证明了你们的能力。”说着,她掏出一个宝盒,里面放着一个披风和一只戒指,“此次任务的奖励两位可以二选一,绿藤戒指主要功效为增加力量和韧性,而绿藤披风则是增加灵力和敏捷,请选吧。”

    听完此话,朵瑞毫不犹豫地伸手取下披风,并对虚默眨了眨眼:“这样分配是完美的。”

    虚默笑笑,拿下绿藤戒指,当即带在了手上,随即,他感受到一阵暖流充斥身体,他知道除了戒指本来的加成不小之外,他应该又升级了。

    “此外,我刚刚也提过的——大家都说,只有守护者先知克雷雅才能打开月影村的结界,放我们出去。请务必帮助我们走出月影村!”欢欣之余,虚默一直都惦记着面见克雷雅最重要的这一个原因。

    “出去?你们确定要出去?如今村外的世道可谓是兵荒马乱,已经找不到像月影村这么安全安生的地方了。不过……或许月隐村的安宁也不能长久了。”克雷雅说着,不禁叹了口气,“最近我一直梦到境外的景象,曼切斯特大陆处处都是阴谋,无数心怀鬼胎之人聚集一处伺机而动,古老的生物因为神秘的力量在复苏,虹月城堡在燃烧,天启城草木皆兵,一场大战即将来临。最近,未知的阴影似乎伸展至文莱大陆,就在你们吵醒我之前,我梦到了刺眼的光芒穿透了云霄照到月隐村,整个村子都陷入了慌乱之中……我猜这必是大隐于世的另一位先知亚拉丝传达给我的幻像,又或是警告。”

    “听您这么说的话,月隐村也不是绝对安全的地方,如此,还不如……”

    虚默的话还未说完,克雷雅就接过话来:“如此,还不如卷入这历史的洪流,想要成为救世的英雄吗?来到这个大陆的每一个人都向往着勇者英雄的传说,直到丧命为止。”说完,她莫名地笑了起来,“其实,走出月影村的方式我已经赋予了你们,回到月隐村,你们一试便知了。”

    然后,她挥了挥手,开始逐客:”行了,没有什么别的事就退下吧。朝着我身后的方向走到房间的另外一侧,便能看到一个传送图腾,可以将你们送回村子东边的传送点。”

    “谢谢您。”两只小猫点点头,在准备跑去传送点之前,虚默取下勉强塞进一半背包里的古琴,双手呈上,递给克雷雅,“这是来自我朋友零的礼物,他特别交代过一定要交到您手上。”

    “这是什么?”克雷雅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有些犹豫地将手伸向那个锦布裹实的不明物品。

    “他说这是一把古琴。”

    虚默说话这时,克雷雅的指尖刚刚触碰到锦布一秒——

    虚默只觉得手上的物品一下子变得滚烫无比,烫的他反射条件地甩手脱离,可是物品却没因此落地,而是保持着悬空的姿态散发出白色的光芒和旋转飞舞的白色咒文。包裹的锦布在白光之下瞬间化为灰烬,一股热浪四散,带着冲击的力量将虚默和朵瑞震飞老远,古琴中飞出数条琴弦一把缠住克雷雅伸出的手臂,可被缠绕的手臂却瞬间被一只粗细相同的藤蔓所代替——

    克雷雅一个飞跳,跃出了藤条宝座,数条藤蔓立刻将古琴缠绕并包围了起来。可是,紫藤包出的球体不停地变幻着形状,最终一个爆炸将围攻的藤条切成碎片,刺眼的白色的光芒照射在大堂的每一个角落,从这道白光的爆破中心,一个白衣灵狐的身影一跃而出,最后跳落在了于克雷雅对视的一侧。

    “是你……”措手不及中,克雷雅似有受伤,她看着对面的男人,一脸的愤愤。

    “好久不见,克雷雅——真的是好久不见了。”零保持着一贯的浅笑,淡淡地招呼,“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你的力量应该变强了不少吧?至少你的结界越来越牢固了。这一次,真是让我费尽了心思,才通过这两个新人之手将幻体送进了你的内层结界,不然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我们这场再聚呢?”

    虚默被之前的热浪和爆炸震得耳朵嗡嗡直响,零的对话似有回音似的在脑中反复回荡——[我被利用了吗?为什么?……]

    克雷雅哼笑了一声:“看来,外面世界的纷乱必有你一份,作为七先知之一的你,难道已经忘记了当年我们七人共誓的诺言了吗?——九尾!”

    “我当然没有忘记过,那是我们的时代最辉煌的记忆。”白衣少年拂动手中的古琴,弹奏出几个轻妙的音符作为背景,说道,“在圣神、雷神、元神的见证下,我们面向着通灵峰顶的圣光起誓,从此为圣知而活,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既然你都记得,那你今天这是作何?我当然知道你打算做什么,想要的是什么,你也知道我会拼死阻止你!”克雷雅咬牙切齿地说。

    “是,一直在梦中观天地的你当然能读懂我的心思、我的所求。来这之前我早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既然叙旧到此,大家各有所愿,那就只能得罪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