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一)月隐村的结界(1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此时,精神已是疲惫不堪的虚默和朵瑞立刻采纳了零的提议。

    虚默取下背包,将提神花放入,再掏出回城石放在交合的双手中间,脑中立刻浮现出一列咒文的音符。

    咒文默念,光幻出现,一瞬之后,虚默回到了热闹嘈杂的旅馆之内,摆放着回城石的柜台前。第一次使用回城传送,自感有些不适,虚默一个趔趄,差一点仰后摔倒。好在,比自己早一秒回城到达的朵瑞反射条件地扶了他一把,确保其平稳落地。

    “啊啊啊!!!——回来了!回来了!!”朵瑞放开扶在虚默背脊上的手,立刻开心地大叫着原地转了好几个圈,“虚默!把这些个该死的任务交掉,我终于可以出新手村了吧?!”

    “应该是吧……之前听零说过,想要出月隐村需要得到守护者先知克雷雅的同意,目前所知唯一一个可以见到她的机会就是前去交掉她委托的任务,以这个逻辑看来,我们离走出去应该不远了。”虚默不觉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摸了摸身后背包里面唯剩的两张任务卷,内心有些迫不及待。但一想到刚刚零的交代,便决意等到三人集合之后再一同行动,“朵瑞,你累的话就上楼休息吧?我在这里等着零回来,待大家休整完毕,我们一同出发——貌似也只有他知道怎么前去找到守护者先知克雷雅吧。”

    “好吧,确实,如何找到先知克雷雅这事真是毫无头绪。既然要等他……”朵瑞四下张望,未见白衣少年之影,“那他人呢?”

    在等待几分钟都不见狐狸人影,虚默再次劝解朵瑞上楼休息,然后跑出旅馆,朝着正北的坡地跑去,果不其然地看到了坐在月光照耀的紫荆花树下弹琴的白衣灵狐。

    静静地待到曲终,虚默才走上前去搭话:“曲子真棒!——零,今天辛苦你了。”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侧脸瞄过虚默一眼,零收起了古琴,转过身来背着月光,问,“月隐村的结界或许马上就要为你打开了,有没有很期待?”

    “当然期待,困住朵瑞那么久的任务,在你的帮助下一下子就完成了,我真的很感激。”虚默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颈,然后又一次禁不住地问,“零,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可以陪我们前去冒险,必然不是一般的NP,如果是高级玩家的话,你这一身牛逼的能力得是多少级的角色啊?如果想要达到你目前的力量需要多少时间?……”

    不等虚默继续冒出更多的问题,零忍不住出声打断:“好啦,问题真多呢,就没听过一句古话么?——好奇害死猫。”

    虚默被这句切景的谚语呛到,一时间不知作何回应。

    零却“噗”地笑了起来,待笑意渐缓,他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这个世界隐藏着太多秘密了,每个人、每棵树、每个团体、每个国家,以及你呼吸到的空气里面都是秘密。不求相互理解,但求各安天命,这才是正确的生存之道。古语总是有理,好奇或许真的会害死猫的,虚默。”

    “可这只是个游戏而已,不是吗?”虚默微皱了下眉头,很快舒展开来,“我所受的教育,我所在的社会成天教导我们懂事做人,步步为营,我们从一出生开始就被框进了一套体制之内,处处受限。如今,这已经进到了虚构的游戏里面,难道还不能在一场虚幻里活成自由的样子吗?”

    “虚默,如果你是为了逃避什么来到这里,那么——接下来,你应该会感到无比失望的。”

    “我并不是为了逃避任何事而来。”虚默迅速接过白衣少年的话,一脸认真地说,“我是为了找回比生命还最重要的人,而来。”

    零盯着他坚定的眼色几秒,最终转过身去面对着月色结束了这场紫荆花树下的对话:“四个时辰之后旅馆集合出发。”

    四个时辰之后,朵瑞伸着满足地懒腰从二楼走了下来,一眼就看到坐在酒吧区早已等得百无聊赖的虚默。刚想询问零的去向,那只狐狸就出现在了门口,朝他们挥手招呼,三人集合,立刻朝着东边的酋长大屋走去。

    不多时,三人来到了门口站着守卫的五层大屋。门前的守卫问清了来由,放行领路,一路带着他们走上位于三楼的主卧,月夕酋长正躺在一个圆形的大床中间沉睡,她是一位有着银蓝色头发的猫耳女性,年纪稍长,却有着坚毅的轮廓。一个脸上画着彩色图案的女性医师正坐在她身边看护调理,一得知他们的来意,就无比感激地接过虚默和朵瑞递上的提神花,放进一个小型的木模里倒腾起来。

    不一会儿,治疗深睡的药粉制作完成,医师将磨成的粉末从酋长的鼻孔倒入,只几秒,虚默就看到酋长鼻子微微地颤动起来,然后随着突然的一声喷嚏出声,月夕酋长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该死!”酋长还虚眯着双眼,摸了摸鼻头,喃喃,“鼻子里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酋长……月夕酋长!您终于醒过来了!——至今为止您已经躺了十五天零七个时辰了。”医师语调抑扬顿挫,表情甚是夸张地说,“您能醒过来便是猫耳月隐一族的福气!我这就去告知格罗姆统领,让他们敲锣打鼓地去广场通知民众——”

    “好啦、好啦,冷静点,通报的事情可以慢慢来……”月夕酋长拍拍医师的肩,然后将脸转向站在另一侧的三个年轻人,问,“是你们救了我?”

    早已准备好,将任务牛皮卷拿在手上的虚默和朵瑞立刻递上物品,一脸笑意地点点头。

    ”原来如此。”月夕接过两人的牛皮卷,确认其上的奖励金额,从床头边上树墩形状的柜子中摸出银两来,递给两人各5个银币,“沉睡之森是何其恐怖的地方,你们能安全的为我从中带回药品,实在是勇气和力量的证明。”

    虚默和朵瑞不好意思地对视笑了笑,然后他们两感激地看了一眼站在身后保持着一脸浅笑的零。

    这时,狐狸轻轻地贴近他们两,悄声说:“把击杀宿主的任务卷也展示给她看。”

    听命,虚默立刻抽出了背包中仅剩的最后一张任务卷,递给月夕酋长:“酋长大人,另外,我们也杀掉了沉睡之森的宿主,那只潜伏在湖心的巨蛇。”

    “这么厉害?真是后生可畏啊。”月夕拿着那张记录着[消灭沉睡之森中催眠花的宿主]精英任务的牛皮纸看了又看,感叹,“看来,你们已经做好了会见守护者先知克雷雅的准备了。”

    说着,月夕又揉了揉沾满药粉的鼻子,从床上走了下来,并招呼三人与他随行。

    她走出卧室,朝着旋转楼梯向上的方向前行,拐过两个圆弧路线,来到了大屋的顶楼。

    初进时,只见得这是一间漆黑不见五指的阁楼,四处被封的严严实实。待月夕酋长掌上盏灯,整个房间被点亮,呈现一片空空荡荡。直到酋长拉动角落的一根绳索,启动机关将屋顶那扇圆形的天窗打开,硕大的月亮出现在眼帘,月光随着天窗的轮廓落下,瞬间形成了一个圆形的传送图腾,这个房间的精妙之处终于显现。

    “这个传送图腾是通向先知克雷雅所在的通天藤蔓的唯一入口,如今你们已经带着必要的证明出现,我相信前去朝见守护者先知是你们的心之所愿,我这就成全。”月夕说着,对虚默和朵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太好了!”虚默和朵瑞不自觉地击掌一下作为庆祝,立刻跑到了传送图腾的范围之内,但,就当零正准备迈步上前的时候,月夕却一个手势拦住了他。

    “去往通天图腾朝见守护者先知的通路只为身怀相应任务纸卷的人打开,你一个外族,不能擅入。”

    “我知道规矩。”零保持着一脸浅笑,然后眼神落到虚默的身上,走上前去,递给他一个锦布包好的长条包裹。

    “这是什么?”虚默好奇地问。

    “这是我送给先知克雷雅的礼物,是我的古琴,请务必送到。”白衣少年的笑容在月光下显得特别的妩媚,也不知是不是被那笑意所蛊惑,虚默一脸茫然却也乖乖地点了点头。

    待零退到了一侧,月夕酋长走到图腾的边缘正对虚默和朵瑞德方向,将手摊开朝上,喃喃地念起了传送的咒语,月光从头顶泻下,化为流动的光圈将两人团团包围,一圈圈,直至消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