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六)追寻者们(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飞行的士停在了位于海华市东北角落的烂仔区边上唯一的一个飞行停机坪,左慈下了飞行器,套上兜帽,一瞬间就没入了肮脏小巷的人流中。

    烂仔区是海华市治安最差的贫民窑,房屋都是百年前遗留下来的老屋修补又修补,低廉的流莺流连于巷尾街角,垃圾四处堆放着异味丛生,不穿衣服或者穿着破烂衣服的小孩和乞丐四处流窜。左慈躲过一帮衣衫褴褛小乞丐的迎面冲撞,连转两个弯,来到一个布满铁丝和发霉苔藓的小破楼后面,一道地下室大门紧锁着,旁边石阶上一个头戴兜帽的男子正盘腿坐着打瞌睡,左慈经过他身边时打了个响指,他立刻按下右手拇指上的戒指,大门随即打开。

    走下漆黑的窄长楼梯,左慈来到了一个灯光昏暗的巨大长方形房间,房间内密密麻麻布满了上百个保温舱,一半的舱位内都躺着正在进行脑电波游戏的人类。

    “左慈,你来了。”一个男生女相的年轻男孩从角落走到昏暗的蓝光下面,对他招呼。

    “我来了。”左慈点点头。

    “猎人考试可还顺利?”男孩又问。

    “当然。”左慈向前走了几步,也来到了灯光下,“司马,我得去看看他的舱位。”

    “我们把他挪到内室去了。”司马指了指八点钟方向。

    “辛苦你了。”左慈说着,朝着内室的方向走去。

    穿过一道石门,走入一间四方的石屋,室内唯一的摆设——保温舱里躺着的人是左慈唯一的焦点。

    他走上前去,轻声地说:“猎人考试通过了,特来跟你说一声。”

    这时,左慈的手环嘟嘟地响起了通讯请求,一接通通讯,巴窿的身影出现在空气中划出,出现在蓝色光屏之上——“左慈,晴空、虚默他们几个跟你在一起吗?”

    “没有,我们分开了有将近一个小时了。”

    “跟你们几个的通讯我都尝试过,只有你的能接通,他们几个在做什么你知道吗?”

    “并不是很清楚。”

    “刚刚组织告诉我露娜的ID已经被新的进入者占用,然后晴空便失去了踪影,我刚刚去过她家,客厅中间还留着一个保温舱,我们估计应该就是她使用了露娜的ID。可奇怪的是,虚默、诺兰和威特我也联系不到了,你们不会……”

    “我跟他们只是认识几天,你要是问我关于他们的打算,我实在是回答不了。我现在正在忙,有事我们之后联络。”左慈说着,不给巴窿留下任何反对的机会,切段了通讯。

    可是,巴窿的声音却切实地从身后传来——

    “自作主张切断通信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我还有一句要问你——关于你的打算——难道你也要背着组织进入勇者大陆吗?”

    “你知道这里?”左慈转过身来,看下还在阴暗中的巴窿的身影。

    “组织告诉我你是索伦斯的义子,我只是过来碰碰运气——怪不得资质不错,原来你是猎人排行榜第三的索伦斯,以做事干净俐落、速战速决著称的’速杀索伦斯’的义子。”

    左慈轻声叹了口气:“组织关心的事情还真是多。”

    “左慈,别进勇者大陆,组织不希望一再损失人才,索伦斯现在还陷在勇者大陆里出不来,他一定不希望你冒这样的风险。”巴窿尽力劝说。

    “会说这样的话,看来你们是真的不了解他。”左慈语调悠悠地说,脑子里不自觉地浮现出了那些深入灵魂的回忆——

    在无数次遍体凌伤之后,索伦斯的身影笼罩着他瑟瑟发抖的身体,这个男人背着光,恶魔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左慈,你给我牢牢记住,这个世界不怜悯弱者,唯一能证明我们真切活在这个世上的方式只有一个——变强!——唯一能够让你摆脱我控制的方法也只有一个——打败我!]

    左慈瞄着平躺在保温舱里的男人,轻声喃喃:“打败你,这是理所当然的事。索伦斯——我已经等不及了。”

    跟随着罗素管家的脚步,虚默和威特来到了南馆二层最大的房间——监控室。

    监控室被玻璃切割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房间内整齐地摆放着四个保温舱,其中两个躺着已经装备完备的晴空和诺兰;而另一部分则忙碌着五位工作人员,正在布满数据的大屏幕上监控着两个女孩的各种体征。

    “我们请来了世界一流的科学护理团队,以确保少爷和您的朋友们在游戏期间得到最顶尖细致的照顾。”罗素恭敬地说。

    “很好。”威特冲他点点头,然后直接走向晴空身旁那一个空着的保温舱,其中已经摆放着一个处于启动状态的Braintation头盔。

    “威特!”在威特正准备躺进保温舱之时,虚默叫住了他,“……你确定准备好了吗?”本来有好多话想要对威特说,可一对上他回视的眼神,虚默却只是问出了这一句。

    “虚默,不用担心。”威特恢复到一贯大大咧咧的笑容,“还记得当我们从猎人培训的程序里即将出来的时候,沃森说过’人生就是一场虚幻一场梦’,我们现在只不过是即将从一场梦中进入另一场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说真的,我还挺期待在另一个世界与你相遇呢,不知道那时候我们是用怎样身份和形态相见,想想都觉得有趣。”

    “可是,这可能意味着你要放弃在这个世界的所有,你没有留恋吗?”虚默试着再劝一句。

    “我留恋的只有那些真实的相遇,和对新生的期待。”威特眼睛弯弯地,然后走到虚默面前,递给他一个游戏头盔,说道,“来吧,晴空、诺兰和左慈,已经在另外一个世界等待着与我们的相遇。”

    巴窿堵在走入索伦斯游戏房间的入口,看他的架势,今天定是不打算放任左慈单独行动了。可左慈却丝毫没有担心,对于甩掉这个指导员,他早有了打算。

    右手抚过索伦斯保温舱的玻璃罩子,左慈后退几步将身躯没入房间角落的黑暗之中,在巴窿出声阻止他之前,他已经贴近角落的一面整块石墙,按动机关,随着石墙的旋转力道,被带入了另一间房间。

    这个地下游戏场由一个防空洞改造,是左慈多年以来的练习场,也是他人生中待得最多的地方。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个地下设施的构造,包括这里的每一个机关。

    甩掉巴窿只是分分钟的事,他推开空房间的门,在错综复杂的地下通道中穿梭,最后通过另一道机关旋转门,来到了一个四面无门的石屋,司马正抱着一个Braintation头盔靠在房间中心的保温舱边上等他。

    “真慢啊……”一见到左慈出现,司马忍不住抱怨。

    “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状况。”左慈说着走上前去,接过司马递过来的游戏头盔——“接下来,就要拜托你照顾了。”

    坐在监控室内的保温舱内,虚默双手捧着Braintation头盔,透过上面流动的蓝光图案,他仿佛看到了诺兰和晴空的笑脸。

    “我们数三声,然后一起戴上头盔、进入游戏,如何?”威特提议。

    虚默点头:“谢谢你的安排,期待在另一个世界的相遇。”

    威特向他竖起大拇指作为打气,然后两人一同开始了倒数——

    “3!——”

    “2!!——”

    “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