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六)追寻者们(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天真。”巴窿冷面应对晴空的怒火,“就算你给再多的钱,组织也不会放你进去白白送死。”

    话说至此,气氛已然降到了冰点,晴空咬牙与之对视了几秒,最终愤愤地甩手而去。

    “晴空、晴空!冷静一点。”虚默随即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劝说,“或许勇者大陆游戏真的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任务,你想要救露娜的心没有错,但是不论如何都不要白白牺牲自己的性命啊……”

    “如果换作是诺兰你会如何?”晴空转过身来,抛出一个令虚默措手不及的问句,“如果今天被困在勇者大陆里的那个人是你的妹妹诺兰的话,虚默,你究竟会如何?你还会袖手旁观地等待组织的安排?眼看着那些本该马上进入游戏执行任务的猎人在外晃悠?还会担心着自己的安危,丢下诺兰一个人在那个未知的危险游戏里面不管吗?!”

    虚默被这一连串的问题难住了,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回答。

    晴空一把甩开他的手,字字珠玑地说:“不管那个勇者大陆游戏有多危险、有多难,我都要进去。如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最为救出娜娜——没有人、没有人!可以阻止我的决定!”

    这情景、这对话,被后面追来的小组其余三人撞见,但如此情感下,却无法劝。

    大家眼睁睁看着晴空步伐坚定地转身而去,走入电梯,消失在了视线。

    诺兰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出自己的看法:“我没有办法放任晴空姐姐的这件事不管。”她看看小组另外三个哥哥,“我一定要帮她!用尽我最大的能力,帮助晴空姐姐——救出露娜!”

    “看到晴空这个样子,作为同一个小组的成员,我们都不能不管了吧?”虚默抬眼对上其他三人的视线。

    “那是当然,我最受不了女人伤心、女人生气。”威特抄起了双手。

    “这么有挑战的事,我必然加入。”左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

    “你们这帮孩子可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巴窿从他们身后慢慢走了前来,“既然都这么想帮她,那就先跟我聊聊关于勇者大陆游戏的事吧。”

    虚默、诺兰、左慈、威特跟着巴窿的脚步又回到了幻梦吧之前围坐的位置。

    没有什么前序,巴窿直接切入主题:“你们应该知道组织在不断尝试着截取和读取被困在游戏中的受害者的脑电波,以此获得勇者大陆游戏的更多信息吧?”

    在得到四人的点头确认后,他继续说了下去:“通过被困者们的脑电波记忆,我们拼凑展示出来的勇者大陆是个自由度极高的开放式世界。在游戏的开始似乎并不能自由的选择自己的种族和出生地,而是根据世界内的势力平衡自动分配的。游戏内目前已知的种族已经达到12种,游戏中的国家和势力冲突也非常多而且复杂,在这么庞大的世界观下面,要达成救人的难度就非常之高了。”

    “所谓难度高主要体现在找人上吧?”虚默问,“因为世界太大所以找人很难,只要找到要找的人就简单多了,无非是先告诉他真相,再杀掉他在游戏中的身份……”

    “如果真是这么简单,组织怎么会把这个游戏列入级的高危任务列表?——当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巴窿不等虚默说完,就接过话来,“因为陷入的权贵人士太多,警方早就已经介入了对这个游戏的调查,奇怪的是整个游戏的主创团队已经全部消失,发动了所有警力也只找到了在游戏很早期阶段做过辅助开发的工作人员,他们对警方透露的是立项之初听说的这个游戏的构想……似乎,游戏的创作者们想要搭建一个开放式世界的架构,有着世界剧情和英雄剧情两种主线,但游戏最后的结局却是有着无数的可能性的开放式结局。游戏中有着肉体死亡和灵魂死亡两种形式,如果在游戏中肉体死亡是可以通过使用魔法或者道具拯救,但是如果是灵魂死亡,就将堕入无尽的黑暗,游戏者在现实中的肉体将进入无尽的睡眠中,变得跟植物人无异。也就是说,在这个勇者大陆里面,就算已经认知到自己的虚拟身份再被摧毁了身份也不一定回得来——”

    “啊?”诺兰发出了一声疑惑的惊叹。

    “那这不是一个死局吗?”虚默喃喃。

    “这游戏就是注定有去无回?”威特向巴窿确认。

    “并不是,如果真是死路,组织决然不会再派人进去再添伤亡了。通过游戏者的脑电波记忆截取和早期工作人员的说明,目前已知能够出来的方法只有一种——就是通关这个游戏的世界剧情。”巴窿说完,长长地呼了口气,“据说,如果通关了这个游戏之后,困在游戏中的所有人都会一同被释放——当然,这只是据说而已。”

    信息量有点大,四个人沉默了几秒,巴窿便继续说了下去:“有一件事情,组织应该还没有告诉晴空,她的妹妹露娜在游戏中已经灵魂死亡了,我们是通过监测她的脑电波发现的——就在几天前,她的脑电波已经停止了活跃波动,所以我们猜测她已经进入了睡眠状态。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的勇者大陆游戏ID便已解锁,可以用作让一个新的人进入代替,所以组织上才有了派我前去的安排——我将会使用露娜的ID进入这个世界,作为替代品,也因此,我才需要更多的关于露娜之前的记忆信息。如果按照晴空前面说的那样,露娜在游戏中扮演的是个牧师的角色,我进去之后有很大的可能性还是以同一个种族同一个职业的虚拟身份出现,我之后会面临的挑战和危险也会是她曾经历的那些。”

    听完此话,虚默不觉叹了口气

    如果晴空听到了这番话,不知会作何反应……他无法想象。但是,作为朋友、作为组员,他们势必要担起告知的责任,以免晴空作出不可挽回的决定。

    之后,巴窿给他们做了新手任务的指导和挑选,随即起身告辞,并约定第二天一早九点在幻梦吧的同一个位置集合,以验收他们的成绩。

    “加入组织之后,所有猎人的通讯信息都可以在系统里查到,要找我,只要搜我的名字便可以及时通信和会话,很方便。期待你们今天的成绩和成长,加油吧。”

    眼看着巴窿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诺兰转头对着其余三人说:“指导员走了,我们赶紧商量一下帮助晴空姐姐的策略吧!”

    三人却一致地沉默着。

    左慈第一个站了起来,丢下一句:“我先去赚积分了,明天见。”

    威特挠了挠头,也站了起来:“这事我好好想想,有了想法明天再聊。”

    “喂!”诺兰气恼地站起身来,却也只能无奈地看着他们两个越走越远的背影,只得转过头去看向虚默。

    虚默对上她微皱眉头的那双圆眼,又习惯性地伸手过去揉了揉那头金色的卷发,安慰道:“这件事太危险了,你就别搀和了,交给哥哥吧。”

    “不行!”诺兰想也不想就发声拒绝,“我刚刚已经说了——我没有办法放任晴空姐姐这件事不管!”

    “可我也没办法任凭你陷进危险的境地不管啊!”虚默也想也不想就做出了回应。

    诺兰重重地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就向外跑去。

    “诺兰!——”虚默刚刚出声喊她,就被幻梦吧内走过的服务生打断,他“嘘”了一声,将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虚默来不及回应服务生的手势,就拔腿追着诺兰而去。

    躲过了哥哥的找寻,诺兰给躲在大楼的一个角落认真的研究了一下巴窿刚刚提到的猎人系统中的通讯信息,从中找到了晴空的的头像。她立刻点开向其发去请求通讯的信号,在嘟嘟响了七、八声后,晴空接受了她的通讯请求。

    “晴空姐姐,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商量解救娜娜的计划吧?”晴空的投影一出现在屏幕,诺兰就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在家里,救娜娜的事情我已经在准备了……”晴空说着,垂下眼睑沉思了一下,再又抬眼,“诺兰,你来我家吧,我正好有事要找你帮忙。”

    诺兰忙点头说好,晴空一秒之后就将家里的地址定位发给了她,并指派了一架飞行器到猎月大厦的停机坪接人。

    遵循着晴空妥善的安排,不一会儿诺兰就出现在了晴空所在牙海边上高档别墅社区里的豪宅上空。

    看似木质结构搭建的三层式建筑之外有有着花团景簇的园林组合,所见之处有喷泉、游泳池和网球场,这让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诺兰,一时之间有点目瞪口呆。

    待飞行器停稳在网球场旁边的小型停机坪上,晴空打开了别墅的大门,亲自走来迎接,并对她说:“诺兰,我就等着你来,开始我的计划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