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天神诀

正文 第1197章 夜叉兰斯,就你杀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元魁冷笑道:“你别管我吞了什么,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再给你一个机会,将夜叉令拿出来,再跪下认错,便可饶你不死。”

    这时,天空上又飞来数道遁光,落在两人身侧。

    都是统一服饰,全是战凌宗弟子。

    傅鸿大喜,急忙道:“大家来的正好,快与我合力将此贼子击杀!”

    来的八人全都面色怪异。

    其中一人冷笑道:“傅鸿,你就别不识好歹了。元魁师兄可是为你好,以你的实力,有什么资格拿那夜叉令?”

    另外一人道:“就是。论实力和资格,我们只服元魁师兄。你算老几?不要作茧自缚了。”

    傅鸿大惊,一张脸铁青的要喷出火来。

    “好,好!你们……你们……”

    傅鸿气的说不出话来,自知大势已去,只好取出夜叉令,狠狠的扔了过去。

    杨青玄只见到那是一块银色银牌,上面布满花纹,似乎有夜叉的图案。

    元魁眼里掠过一丝喜色,伸手一抓,便将令牌接住,看了几眼后,喜不自胜的收了起来。

    傅鸿寒声道:“现在你满意了吧?”

    元魁微微一笑,道:“自然是满意了。”

    傅鸿道:“那我可以走了?”

    元魁做了个请的手势,嗤笑道:“请便。”

    傅鸿怒哼,甩手就去。

    但就在转身的刹那,元魁眼底闪过一丝厉芒,抬手一拳便是轰击而出,其上黑芒炸开,被压成一个半弧,杀气迸射。

    “边境炸裂。”

    “嘭!”

    傅鸿后背受袭,而且是元魁的杀招,弧光直接穿胸而过,炸裂开来!

    “你……不守信用!畜生!”

    傅鸿低下头,从胸前的洞口内,看到了身后元魁的狞笑,怒吼一声,满脸的不甘,就双膝一跪,然后倒在地上死了。

    杨青玄平静的看着这一切,内心没有半点波澜。

    以他对元魁的了解,会杀傅鸿是必然的。

    战凌宗弟子们一个个噤若寒蝉。

    其中一人高声道:“傅鸿不自量力,自取灭亡,是他活该!”

    “对对,自取灭亡,活该!”

    其余弟子也都急忙应道,满脸堆笑。

    元魁道:“你们可别乱说,傅鸿师兄是不小心被磁极真光击中才死的。”

    几名弟子立即反应过来,忙道:“对对对,是被磁极真光杀死的,真是可惜了啊。”、“我见那磁极真光照射下来,让傅鸿师兄小心点,他就是不听,唉。”

    几人满脸惋惜,谈论着傅鸿的死因。

    元魁冷笑一声,取出那块夜叉令,仔细看了一会,目光又往四周扫了下,道:“应该就是这附近了。”

    就在这时,无尽的黑夜中,悄然降下一道影子,没有任何声息,如幽灵一般。

    好像这影子原本就是夜的一部分。

    杨青玄瞳孔骤缩,心中大骇,这降落下来的人,正是那夜叉族的男子。

    只不过自己躲藏在这许久,居然没有发现他是怎么来的!

    不过自己窥视外面的目光,只能通过熊猫阿宝,无法运转火眼金睛,否则夜叉绝不可能躲过自己的目光。

    只是这夜叉和战凌宗的人怎么会走到一起?

    夜叉降临下来,双脚并未落地,而是悬浮在空中,冷声道:“夜叉族王子,兰斯。”

    元魁心中一惊,想不到来者竟是夜叉族的王室,他警觉道:“你来这多久了?!”

    兰斯双手抱胸,轻蔑的扫了他一眼,哼道:“你来之前,我就已经到了。”

    元魁脸色数变,寒声道:“这么说来,你都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

    兰斯嗤笑道:“杀戮同门,对你们人类而言,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我看到与不看到,并没有关系。我来只是办正事的,没兴趣知道,更没兴趣参与你们的同门之争。”

    元魁这才略显轻松,道:“夜叉令我已经带来了。”

    兰斯哼道:“我已经看见了,令牌拿来给我。”

    元魁警觉道:“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拿了令牌就跑?”

    兰斯怒道:“你当我和你们人类一样卑鄙无耻?那祖殿就在这附近了,只有两块令牌合一,再用夜叉之血激活,才能真正找出祖殿。”

    元魁想了下,便将令牌扔了过去。同时使了个眼色,暗示其他弟子散开,呈弧形包围过去,以免那夜叉逃走。

    兰斯对这些视而不见,接过令牌后,眼里露出惊喜之色,然后翻出一枚同样的令牌,只不过是金色。

    两个令牌一接近便是发出淡淡微光,产生共鸣。

    兰斯将两个令牌拼接在一起,迸射出金银二色的光芒,冲天而起,没入深黑的天际中。

    然后,他双手飞速掐诀,不断打入虚空内,化出一个个巨大的符文,如烟火般扩散。

    熊猫阿宝就埋藏在一块巨石内,只露出双眼。

    杨青玄通过这双眼睛,看着那繁复的夜叉符文,一点点的记忆在脑海中。

    因为他发现这夜叉符文,与其它种族的非常不同,唯一相同的是,都蕴含着大道之意。

    兰斯施展了一套法诀后,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伸手一抓,一股云气如匹练而出,直接将两名战凌宗弟子卷了起来,分别抓在两手中,掐住他们的脖子。

    两名弟子大骇,拼命挣扎,嘶吼,但脖子被掐住了,完全说不出话,脸孔憋得通红。

    元魁惊怒喝道:“你做什么?!”

    兰斯冷笑一声,双手用力一抓,“砰砰”两声,两名弟子的脑袋就被捏爆了,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

    令人震惊的现象出现了,那两道血柱像是被虹吸一般,往长空飙射而去,直入那黑夜之中。

    那令牌立即化出血色,将天空侵染。

    兰斯邪恶的笑了一声,再次抬手,又将一名弟子摄入手中,抓住他的脖子。

    “救、救我啊!元魁师兄!”

    那名弟子拼命挣扎,从喉咙里挤出几句话来。

    元魁怒喝道:“放下我师弟!你不是说要夜叉一族的血液献祭才行吗?”

    兰斯嘿嘿一笑,阴邪的说道:“我说的话你就信了?不过是骗骗你而已。用我高贵的夜叉一族血液当然可以,而且一滴就够了。但这里有这么多的垃圾在,可以用来献祭,我为何不用呢?况且什么战凌宗弟子,呵呵,就你杀得,我就杀不得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