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天神诀

正文 第993章 空间弹震,神勇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完全是赤裸裸的蔑视,气的褐贤者脸色发青,周身更是浮现出一层灰色的原力,让褐贤者的面目有些狰狞起来。

    阵法之内,玄天机笑道:“原来是列子,我说怎么这人有些眼熟呢。”

    列子哼了一声,道:“古语有云:贵人多忘事。你这贵人,自然容易忘记同伴的样子。”

    “哈哈。”玄天机笑道:“不是我忘了,而是你变了。啧啧,不死躯也死了,这感觉不好受吧?”

    列子点头道:“的确不好受。我说,这大阵是怎么回事,怎么破它?”

    玄天机冷哼一声,道:“要是我知道的话,还会被困在这吗?”

    列子皱了下眉,道:“只能一力破万法了,以你们的修为,联手之下并不成问题吧?哦,我明白了,一旦以力破阵,这内殿怕是也完蛋了。”

    他自顾自的聊着,完全无视那些海族。

    褐贤者羞怒交加,手中的拐杖轻轻一抖,就化作赤红色,上面有流光浮现,同时散出大片花纹,如铁锈一般在空中生成,并且蔓延出去。

    身上的气场倏然扩散,将所有人全部罩入其内。

    杨青玄眉头蹙了下,顿时感到极大压力,像是有山压在背上。但他只是两鬓淌下冷汗,眉头的拧结一下散开,就恢复淡然,继续掐诀修炼,就连双眼都未曾睁开。

    这是对列皆非的绝对信任。

    周围几名人族则是惊恐不已,转身就往外逃,不敢逗留在这气场下。当他们冲出十余丈远,就发现身上的压力骤然提升了百倍不止,到达难以承载的程度。

    “怎么会这样?!”

    “砰!砰!”

    有几人当场被气压直接碾爆,化作肉泥和血雾,散在空中。

    那些没跑几步的人,全是心头大震,喷出血来,受了重伤。这其中就包括子夜的几名弟子,妍雪和奎英等人在内。

    只有那些待在原地的,反而安然无恙。

    褐贤者狞声道:“嘿嘿,在老夫的气场下,每走一步,便会增加一倍气压,二步就是四倍,三步就是八倍,以此类推,任你是绝代高手,在这气场下也走不出十步。”

    “贤者大人神通盖世!”一名海族激动的大叫,虽然他也在气场下,感到呼吸困难,但还是兴奋不已。

    “贤者大人神通盖世!”

    “贤者大人神通盖世!”

    众多海族一个个打了鸡血一般,欢呼起来。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在无边云海激昂回荡。

    反观人族武者,一个个脸上充满惶恐,面带惊容,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一下。

    褐贤者抬起拐杖,指着列皆非,寒声道:“老夫乃是黑海王座下,七贤者之一的褐,报上你的名字!”

    海族欢呼的浪潮声停了下来。

    慎重的自报姓名后,再问对方名讳,一般都是要挑战的前奏。

    贤者乃是海族中具有莫大能力的强者的称谓,整个黑海,也只有七人获得此殊荣,在黑海的地位之高,可见一斑。

    浮空岛上的海族全都是睁大双眼,兴奋的看着,想见识一下贤者的真正力量。

    他们唯一担心的就是,那个人族太弱,褐贤者动动指头就杀了。

    列皆非并未转身,依然面向内殿,取出一张画卷,正是黄庭所留的地图,在身前徐徐展开,沉吟道:“内殿中封印宝物无数,但却有轮转大阵,每人只能取一样宝物,就会被传送出去。奇怪,当初黄庭是怎么通过这乾坤定一妙法莲华大阵的?除了彼岸金桥这种圣器外,没有理由可以绕过去啊。”

    整个岛上就听见他喃喃自语,所有人都愣住了。

    阿德等人则是满头冷汗,在这气场威压下,衣襟全部打湿。

    诗玉颜和子鸢都是闭住呼吸,脸色苍白。

    唯有杨青玄依然闭目修炼,对外界之事完全不理。

    短暂的寂静后,褐贤者震怒的大喝道:“死!”

    那拐杖在空中一卷,岛上众人只觉得身躯一颤,那无尽的气场完全被收了回去,全都灌入杖中。

    浮空岛上的空间,完全扭曲下来,以褐贤者手中拐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极大的涡状,就像是一根弹簧被压缩到了极点。

    别说攻击,单单是这空间弹震,就足以将这岛屿毁了。

    子鸢抬起剑来,护在杨青玄身前,一脸决然。

    诗玉颜转头看着那盘坐的少年,在这雷霆万钧之下,依然镇定自若,眉宇间没有一丝皱纹。

    她心中一颤,忽然想起先前的话,‘好吧,你是女英雄,我只是一个没什么远大理想抱负的凡夫俗子。’

    她内心一阵失落,自嘲道:“血勇之人,怒而面赤;脉勇之人,怒而面青;骨勇之人,怒而面白;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我之道心,不过骨勇,能舍身取义,杀身成仁,已是极为难得。但杨青玄旁若无物,渊渟岳峙,可以拔剑生死,面不改色,方是神勇之人。无论是天赋还是道心,我都输了。”

    她忽然有所明悟,神色恢复如常,在这万钧之势下,收起蛮神戟,当空盘坐,掐诀修炼。

    乾坤定一妙法莲华大阵内,不少人看见诗玉颜的动作,都脸上露出异色。诗衍轻轻点头,眼中含着一抹笑意。

    “敢蔑视吾之威严,就要承受吾之怒火!死,便是尔之下场!”

    褐贤者面色铁青,已被压缩到极致的空间,正要随着那拐杖释放出去,扫荡一切。

    但那握着拐杖的右手,抖了一下,就出人意料的停了下来。

    整个岛上时空像是被定住了,列皆非始终背对着他,仔细的翻阅黄庭上人留下的地图,对外界根本置若罔闻。

    而褐贤者的脸色,由铁青变成了震惊,随后变成了煞白,光秃的脑袋上,冒起密密麻麻的汗珠。

    在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人。

    悄无声息,如鬼怪一般。

    别说在这扭曲的空间和气场下,就算是平时,也不可能出现这种事,几乎要贴到他身躯了,才察觉到。

    “咕噜。”褐贤者艰难的吞咽了下,整个脸几乎都要绿了。

    身后那人“桀桀”的怪笑一声,“刚才那个‘死’字,说的是你自己吧?”

    那人狞笑的脸上,一双瞳眼洁白如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