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天神诀

正文 第973章 我欲问尘中客,浮生能有几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列皆非轻笑道:“意外不好吗?”

    杨青玄道:“好,当然好。上次你意外的出现,居然从夜后手中将我救了下来。这么久不见,我还以为你坟头草已经一米高了呢。”

    列皆非道:“那我为救你而死,你可有想过替我报仇?”

    杨青玄瞪了他一眼,道:“若杀你的是夜后,我怎么报仇?待将来我有机会超越夜后的话,会的。”

    列皆非笑道:“这样我就放心了,没白救你。”

    杨青玄道:“我之前很好奇,你有什么本事可以从夜后手中救我出来。现在看来,你至少也是道境修为吧,而且应该不是普通的道境存在。”

    列皆非道:“救你凭借的纯粹是智慧,靠实力的话我可不是夜后对手。”

    两人的对话将宫阳羽惊得目瞪口呆,身后那地龙还被震慑在那,一动不敢动。

    杨青玄道:“这两年你都待哪了?一直在黑海?”

    列皆非道:“说来话长,以后有空在详细跟你说,我先带你们离开这里吧。”

    说着,一抬手,轻轻一掌拍出。

    那地龙发出悲惨的嚎叫,就直接当空粉碎,无数碎末洒在大地上。

    不待两人回过神来,列皆非又是手臂一晃,三人就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竟是出现在一个小花园中。

    园内的植物全都枯竭了,剩下的硬硬的黑土。但园子的布局风格,却十分精巧,好似蕴含阵法。

    杨青玄问道:“这是哪里?”

    列皆非拿出一副草图,对照着翻了起来。

    杨青玄和宫阳羽都大吃一惊,齐声问道:“你有殷武殿的图纸?”

    列皆非淡淡一笑,道:“怎么可能?但数百万年来,进入殷武殿内的人可不少,而我曾经正好遇见过一位。那位就画了几张草图给我,并且告诉了我一些里面的情况。”

    杨青玄惊道:“难道是亚恒?”

    列皆非诧异的看他一眼,道:“你也知道亚恒?看来你的进步很快,能遇到亚恒,也是不小的机缘。但给我这几张图的人,却不是亚恒。”

    杨青玄目光落在那草图上,画着一些复杂的层次结构。

    宫阳羽见杨青玄偷窥,列皆非并没有生气,也急忙凑过脑袋来,能多了解一分,活下来的几率就会大增。

    但上面的图画的歪歪扭扭,而且极为复杂,大量看不懂的符文。

    杨青玄惊道:“黄庭上人?”

    这下列皆非也大吃一惊,道:“你还知道黄庭上人?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数。”

    杨青玄愣了下,微微皱眉,问道:“若飞兄可见过一双眼睛全白如雪,没有瞳孔的人?但却不是盲人。”

    列皆非再次大惊,反问道:“你在哪里见过此人?”

    杨青玄当即将刚才之事说了一下。

    列皆非呆滞道:“他居然也来了。”然后就陷入了沉思。

    杨青玄和宫阳羽都不敢打搅,两人静静的守在一旁。

    列皆非沉吟了下,道:“这殷武殿开启,的确是这些年来的大事,那厮会来倒也不奇怪。不仅是那厮,怕是会有更多的强者纷杳而来。这殷武殿中,怕是难太平了。”

    他转而望向两人,特别是对杨青玄说道:“以你的修为,陨落的概率极大,我建议你现在就离去。”

    杨青玄轻笑道:“古语有云:来都来了,还是淡定吧。”

    列皆非苦笑道:“既然你要坚持,我也不强求。这殷武殿的结构十分复杂,但大抵分为内殿和外殿。外殿有三层,在最上一层可以找到进入内殿的通道。至于怎么上到第三层……”

    他翻了下图纸,道:“黄庭上人也没标的太清楚,但是说每一层都有不同景象,其中暗藏传送阵。并且每一处景象中,都能获得机缘。”

    杨青玄道:“我跟着你就好啦。”

    列皆非点头道:“先跟着我试试吧,只要不遇到变态的空间随机,我都能带住你。”

    说着,便收起草图,四下望去。

    这花园中有两个门口,都通向另外一座花园。

    列皆非随便选了一个,便穿梭过去。

    杨青玄和宫阳羽都是紧随其后。

    杨青玄突然问道:“对了,刚才说的那个白眼之人,到底是谁?”

    列皆非道:“道影中人,排名第十一的那个。”

    杨青玄惊骇道:“又一位道影?盈者?”

    列皆非点了点头,道:“道影原本就和殷武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冥冥之中的天意,让数位道影成员在此相遇,倒也不足为奇。”他面无表情,继续跨步向前走。

    杨青玄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位韩若飞也是道影之人。

    三人穿过几个花园,来到一间小木屋前。

    那小木屋古朴雅致,墙壁上有藤蔓攀爬,光线透过绿叶,洒下斑驳光点,看上去幽静美好。

    列皆非皱了下眉,道:“这里黄庭上人也没来过,草图中并无记载,进去看看吧。”

    杨青玄四下望了几眼,道:“木制的台阶上还有尘灰,应该没人来过。”

    三人都心中火热,一处无人之境,极有可能发现宝物。

    当即走近木屋,推开“吱呀”的门来,直接进去。

    里面并不大,只有一张桌子,一张凳子,一个蒲团,墙壁上挂着一幅画。

    三人的目光都望向画中,画的是一名女子舞剑。

    淡淡的笔墨十分简单,几下就勾勒出一名女子的英姿,甚至那女子手中剑诀,仔细望去都十分深奥,令人一阵眩晕。

    列皆非惊道:“薇拉?”

    杨青玄更是心头狂震,那女子虽不见面目,但舞剑的姿态上看,直接给他一种子鸢的感觉。

    顿时对亚恒的话又信了几分。

    子鸢在星戒中凝视着外面,同样震惊不已。

    列皆非赞叹道:“好精妙的剑招呀。”

    杨青玄则是浑身一震,脑中莫名的浮现出景象。

    竹林之中,清溪环绕,如鸣佩环。

    听香水榭,男子执笔画朱颜,轻声吟道:“最肯忘却千般虚名,求一世清闲。我欲问尘中客,浮生能有几年?”

    女子舞剑,淡然笑道:“最愿将那万种风情,皆遥寄江月。共看那长流水,送流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