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八百九十六章 飞机上那点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凌雪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这阵子都没见九州和暗神的修士出来闹腾,原来是跑澳洲那边搞事去了,“你们去人了没有?”

    电话里头道:“因为这件事非同小可,已经有华国秘境的修士还有国外秘境的修士到达澳洲了。”

    凌雪听到这里,心头一凛道:“麻烦你们把这次拍卖会的详细情况发过来让我看一眼。”

    那边嗳了一声道:“这就准备给您发过去呢。”

    很快,凌雪就收到了国家特别部门发过来的邮件,点开之后,可以看到密密麻麻却整齐有序的各种信息,关于主办方嘉世奇的资料、拍卖会场的资料,对于这一次拍卖会的具体介绍,以及将要在这一次澳洲拍卖会上展示的竞拍品的详细说明。

    纪无双也一块看着,忽然目光微微一变,“这是……”

    凌雪问道:“怎么了?”

    这一次的嘉世奇拍卖会上出现了一件让纪无双动容的拍卖品。

    那是一把破损的剑,剑身只剩下一半。

    国家特别部门发送过来的图片清晰度非常之高,上面的每一处锈迹都清清楚楚,因此也可以看出来剑身确实是氧化极为严重,但细细观察却能发现其上的纹饰精美,而且具有一种古朴沉重的美感,也因为如此这把损坏严重的剑才能被拿到国际拍卖会上进行展示拍卖。

    纪无双说道:“这一把剑我十几年前见过,那会儿我爸还在,当时正好有人相中这一把剑,那时候这把剑就是这个样子了,我爸大概想着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这么残破的剑收藏价值也不是很高,因此就把这一把剑交换了出去。”

    凌雪轻声道:“龙剑是剑,玄灭会不会也是一把剑呢?”

    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不约而同产生了一个同样的想法——这一把残剑很可能就是他们一直想要找到的玄灭。

    在这把残剑的资料中写着:

    唐朝无名断剑。

    年代约莫一千二百年前。

    文物价值:尽管文物损毁严重,但是仅存的一半断剑却有着极高的收藏价值,众所周知,文物在高度氧化之后,锋锐程度都会大不如前,然而这剩下的不到一半的断剑,却仍然能够做到削铁如泥,而且看似腐朽不堪,实则坚硬无比,根据专家分析推测,其坚硬程度,其硬度堪比现代合金,光是这两点,就已经远胜现存的所有古代名剑,这把剑的来历已无从考证,因此颇为神秘。

    凌雪回拨了电话,说道:“拍卖会的详细资料我已经收到了。”

    “好的,凌小姐您有时间过来一趟么,邀请函、酒店还有其他事宜我们都会帮您准备妥当。”从声音里面可以听出来紧张与期待,毕竟凌雪是如今唯一可以与九州仙帝进行抗衡的人物,若是这样的人物没有出席,就像是西游记里的龙宫没了定海神针,不管做什么都没底得很。。

    凌雪看了纪无双一眼。

    纪无双点了点头。

    凌雪道:“行,我们这边是两个人,麻烦了。”

    听到凌雪答应了下来,那边也很激动,“应该的,那我这就为您安排,对了,请问凌小姐需要我们派遣私人飞机接送吗?”

    凌雪摇头道:“不用了,多谢。”

    自从纪老爷子知道凌雪身份之后,便吩咐过老赵,将自家唯一的那一架私人飞机留给纪无双还有凌雪两人使用,他也明白,以凌雪如今的名气,哪怕是坐头等舱都容易暴露,纪老爷子估摸着自己也用不上,与其留着生锈,还不如留给儿孙去用合算,而且他也知道凌雪如今在华国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样子也算是为国家作出了贡献。

    挂了电话之后,凌雪笑道:“得,正好一筹莫展呢,这下子就来了一个突破口,打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这感觉真不错。”

    纪无双道:“看来真可能让你猜对了,那一件至宝,就是与我有关。”

    凌雪轻笑道:“九州修士许久都没有什么动作,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眼下终于忍不住出手,肯定是有什么发现了,说不定真的就是奔着这一把断剑来的。”

    纪无双道:“我和老赵说一声,改道澳洲。”

    凌雪道:“让他用我的名义申请航线更改,如果机场方面有什么疑问,直接联系我。”

    更改航线是需要手续的,因为航线这种事情,都是牵一发而动全局的,其中一个航线做出往往需要多方面协调,若是没有过硬的背景和理由,往往一个申请手续批下来都得超过一天时间。

    事实证明,凌雪的名头还是极其好用的。

    两个小时后。

    停靠在南陵机场的私人飞机已经准备就绪,顺着特殊通道,凌雪和纪无双避开了机场的人流,顺利登机。

    飞机起飞之后,机务人员都在驾驶舱内,机舱一下就剩下纪无双还有凌雪两个人。

    里头什么都有,一应俱全,比旅行车还要豪华太多,甚至连浴室都有一间。

    各式名贵红酒就摆放在机舱右侧的廊道上,整体的装饰极有未来的科技感,而且还带点欧式的奢华之感,可以想象纪老爷子年轻时候也是极会享受的一个人,只不过现在年迈腿脚不便,也没有以前那么旺盛的精力,许多从前计划好的事情就全都搁置了下来,如今正好便宜了纪无双。

    纪无双挑了一瓶上了年份的红酒,拿了两个晶莹剔透的高脚杯,分别给凌雪和自己倒上,小酌了一口后说道:“倘若没有在地球遇到你,恐怕我也想不到来老爷子的私人飞机里享受一下。”

    凌雪笑道:“所以这还是沾了我的福了。”

    纪无双道:“那当然了。”

    凌雪也喝了一口,她属于不管醉没醉,一口下去,两颊准能浮起淡淡红晕的体质,加上那柔媚动人的俏脸,当真如桃花一样令纪无双着迷,注意到纪无双的目光,凌雪的脸颊又红了几分,“你小子看什么呢,这可是在飞机上。”

    纪无双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就是单纯觉得我夫人真是太漂亮了,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凌雪噫了一声,似是转移话题道:“华国现在是秋天比较凉快,不过在澳洲那里就热了,咱们得换身衣服。”

    她堂堂一代妖帝自然不畏寒暑,纪无双距离这个境界虽然还差了点火候,但不换衣服其实也可以,只不过这样子穿出去总显得违和与格格不入,换上一身与时节搭配的装扮,才不至于太过引人注意。

    纪无双点头道:“没问题。”

    凌雪望了一眼装潢华丽的浴室,道:“我先去洗个澡了啊。”

    纪无双哑然,“我看你换衣服是假,想图新鲜在飞机上洗个澡才是真的。”

    凌雪瞪了他一眼,“就你知道。”

    纪无双问道:“其实我也挺想洗个澡的,不如咱们一块吧?”

    凌雪没好气道:“你想得美,老实在这里呆着,不许偷看。”

    纪无双无奈道:“行,那我先等你。”

    不过虽然看不到,但是光听着音,还是相当不错的,飞机外的噪音不算很大,加上纪无双的位置距离浴室也近,里面的声音清晰可闻,纪无双甚至可以凭着声音自行脑补出一幅幅旖旎无比的画面。

    半个小时后。

    凌雪裹着个白色浴巾就出来了,头发还没有擦干净,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白里透红的香肩缓缓滑下,一对性感的锁骨也勾动着纪无双的心神,浴巾将胸前的胸器裹紧,挤出来的事业线可谓是深不可测,饶是纪无双看遍了凌雪浑身的每一处肌肤,可是在这样若隐若现的遮掩下,还是让他觉得血脉贲张。

    两人更换的衣物纪无双早就联系乘务员空姐准备好了,眼下纪老爷子已经算是将私人飞机送给纪无双了,飞机上的乘务人员自然需要这些东西都提前准备好。

    纪无双知道轮到自己了,三下五除二,马上就脱得只剩下内衣裤了,露出一身匀称的好身材来,只不过这脱了衣服,看见只裹着一件浴巾的凌雪不禁就走不动了。

    车上那叫做车震,这私人飞机上是不是该叫做飞震?或者说是……空震?

    也不知道到底应该叫什么专业术语的纪无双开始期待了起来。

    车震也好飞震也罢,那可都是他还没有体会过的新姿势。

    凌雪没好气道:“还等什么,快进去洗澡。”

    纪无双大概知道凌雪也不会答应,退而求其次道:“不急,我先等你换好了衣服再去。”

    凌雪白了这个打从与自己啪啪啪后就愈发胆大的男人一眼,娇媚一笑道:“好啊。”

    她背过身去,玉指刚要拉起遮掩住曼妙娇躯的白色浴巾一角,忽然停下来,回过头来看了纪无双一眼,盈盈道:“那你乖乖坐好,别乱动。”

    纪无双应了一声,好整以暇的坐回位置上。

    手指轻轻一挑,浴巾就顺着那光滑无比的身躯滑落下来,这一刹的风姿,让纪无双登时看得口干舌燥。

    她拎起一条橘黄色的镂空花纹内裤,先将白嫩秀美的足趾伸了进去,然后一点点顺着纤细的脚踝缓缓往上提起,沿途经过一寸寸羊脂白玉般的肌肤,最后一点点的裹紧了那翘挺无比的丰臀。

    当真是颠倒众生的尤物,磨人无比的妖精,感觉到自己的二兄弟已经斗志昂扬恨不得立刻“精忠报国”的纪无双不禁开始后悔起来,这哪里是正常男人能够把持得住的香艳场面?

    就在纪无双展开天人交战的时候,那双妙如春葱的手指已经将淡黄色的花纹文胸扣带扣好,凌雪转过身来,动人一笑道:“怎么样,这么穿好看么?”

    文学课的教授经常感慨出水芙蓉的惊艳动人,纪无双一直无法做到真正心领神会,此时一见到此时此刻的凌雪,可算是彻底体会过来。

    纪无双喃喃说道:“好看。”

    凌雪眨眨眼,“什么好看?”

    纪无双想当然道:“你好看啊。”

    凌雪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我是问你我穿的好看不?”

    纪无双这时候才回过神来,仔细认真的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凌雪的这一身镂空花纹的内衣委实是大胆,那两点樱红若隐若现,下身的神秘黑花园也半遮半掩。

    纪无双只觉下身撑的难受无比,舔了舔嘴角道:“真美。”

    因为他现在就剩下一件贴身背心和一件裤衩穿在身上,那第三条腿的分毫变化凌雪都明察秋毫,男人嘴上能说谎,这小家伙可实诚得很,微红着脸扑哧一笑,“算你过关啦。”

    接下来是丝袜,凌雪选了一条超薄款的黑丝连裤袜,她将其中一条丝袜套在了她那纤细优美的趾尖上,那薄如蝉翼的丝袜一点点顺着足尖往上,随着她的动作,包裹着她白皙小腿的丝袜开始缓慢地吞没她玉腿上的所有肌肤。

    待到一双丝袜彻底穿好的时候,纪无双的一双眼睛也已经彻底直了。

    他不知不觉就站了起来,朝着凌雪那边走去。

    忍不了了,今个儿不震这么一下实在平不了心中之火。

    让纪无双感觉眼睛一亮的是,一身打扮撩人到爆的凌雪也迎着他走了过来。

    来得正好。

    看来凌雪也忍不住了。

    正当两人越来越接近,纪无双已经忍不住要高唱“在天愿作比翼鸟”的时候,凌雪伸出手来推了他一把,直接把他推向了浴室那边,没好气道:“洗你的澡去,成天想什么呢。”

    还是没飞起来啊。

    纪无双惋惜一叹,霸王硬上弓?不要闹了,要是曾经的他倒还有戏,现在十个他撂一块都不是凌雪对手,真来这么一下他只能躺着去参加拍卖会了。

    十分钟后。

    纪无双很效率的就洗完澡出来了,一样披着一条白色浴巾,看了一眼凌雪,这时候凌雪已经穿好了衣服,一身嫣红色的衣裙,还有红色的高跟鞋,妩媚无比。

    纪无双拉住浴巾的一角,目光闪动。

    好!

    表演时间到了!

    然而也准备在凌雪面前大秀一把穿衣秀的纪无双刚一开始换衣的时候,凌雪却已经从他旁边走了过去,淡淡道:“我去趟洗手间,你快点穿好。”

    “……啊?”

    这是什么剧情?

    不按套路出牌啊!

    纪无双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gegegengxi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