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八百八十九章 震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纪无双自打转世到地球之后,便没有真刀实枪的与哪家修士练过手,如今真到了交手的时候,感觉还真是有几分怀念。

    终于踏入筑基期了,总算可以稍稍展露些许锋芒,先前在神州的时候,越级战胜对手,于他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容易,那也是因为他十八岁第一次出关之后,便已经是聚元期的修为,放到地球,大致也有金丹期实力了。而今这一世,先前因为受限于炼气境的修为,完全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或许对于旁人而言,从炼气境踏入筑基期,只是形式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对他而言,便是天翻地覆的差别,至少如今的他,若是再次碰上燕京那一次劫持事件,即便结果还是一模一样,但也不会再像上次那般窝囊,甚至连对手都还没有察觉到,便已经让人掳走。

    九州有一门夺天地造化的涅槃功法,一世比起一世还要霸道,便有一位仙帝大能转世了三生三世,若不是在第三世前功尽弃,甚至可能凭此踏入八劫之境,成为仙帝之中顶尖的存在,尽管纪无双并不是修行的这种功法,但是好歹已经积累了两世的阅历,越境挑战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如今,刚刚踏入筑基期的纪无双对上了已经在筑基期停留了六年之久的亚特兰蒂斯之星罗琳。

    纪无双没有理会在场修士的目光,只是平静的望着罗琳。

    罗琳面色则是阴晴不定,不过尽管直来直去,但她也知道轻重,自信纪无双绝对无法硬抗下她的一招,因此并不准备一开始就使出全力。

    波特曼丽嘉酒店顶层很是开阔,有足够的空间令两人斗上一斗,两世仙帝的纪无双云淡风轻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罗琳一抖手腕,一种不同于华国修士的能量之光便在身上闪耀起来,抬手一掌下来,璀璨如昊日。

    恍惚之间,纪无双想起了当初在神州百战不殆的无敌战绩。

    信手拈来,便是一条大道雏形。

    刹那,一根手指轻轻抵在了罗琳的手掌之上,无数光辉犹如受到剧烈冲击一般,疯狂后卷。

    不知觉间,整个会议厅已经不再见到任何光芒,全场鸦雀无声。

    尤其是那些秘境之中的元婴期客卿长老,尽皆露出震惊的神色,便是龙宫的那位一直笑眯眯隔岸观火的古尘沙也禁不住动容。

    全场唯一没有认清楚形势的,唯有正在与纪无双交手的罗琳。

    被纪无双轻描淡写的以一根手指头挡住,她感到羞愤无比,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纪无双太强,而是自己未尽全力,让对面这个无耻的贼人有机会占了便宜还卖乖。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便是这个道理。

    “停下来吧,你不是他的对手。”正在罗琳准备全力以赴再发一招的时候,却让亚特兰蒂斯的长老亚休斯阻止了下来,罗琳闻言微微一震,不可置信的望向面前这个二十多年来一直照顾自己的男人,她知道亚休斯不会骗自己,但是却感觉自己输的不明不白。

    亚休斯深深望了纪无双一眼,说道:“纪少爷可真是深藏不露,刚刚突破到筑基期便有这份实力,恐怕年轻一代当中,金丹期下没有人再是你的对手了。”

    只是一招,金丹期下无敌手。

    元婴期修士的目光都老辣得很,知道亚休斯说的一点错都没有,然而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所有人第一次正视起这个一直被嘲笑为吃九天神女软饭的男人。

    罗琳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家长者对于这个男人评价太高的她不顾亚休斯反对,认真问道:“我可以认输,不过纪先生,我想尽全力与你过一招。”

    纪无双点了点头。

    漫天光芒轰然卷下。

    纪无双只是一拂袖子,无数辉光尽纳袖中乾坤。

    依旧轻描淡写。

    龙虎山太上长老之下的第一长老陈元旭望着纪无双微微鼓荡起来的西装蓦然睁眼,喃喃道:“竟然有了几分道教仙人两袖乾坤的味道。”

    此刻,罗琳终于心服口服,她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二十三岁踏入筑基期,作为亚特兰蒂斯百年来天赋最出众的自己,距离突破也只不过就剩下一个门槛的事情,然而自己不仅不能够让纪无双后退半步,甚至没能逼出他的全力,两者高下立判。

    罗琳行了一礼算作道歉,说道:“我收回我刚才的话,您完全配得上九天神女。”

    还真是直来直去的大洋妞。

    没有扭捏,她便出了门到外面等候会议结束。

    她这一走是潇洒,会议厅内的各方大人物却都是震惊无比。

    见过纪无双这一手,不少人开始认为金丹期下第一人的说法恐怕还小看他了。

    那一对金丹期的龙女看得目瞪口呆,像是第一次认识纪无双一般,君拂低声嘟哝说道:“这小子现在看起来,还挺顺眼。”

    紫发的碧笙微微一笑,感受着怀中那个夜明对珠的温暖,在旁人面前向来冷淡的她却是在君拂面前开起了玩笑,打趣道:“想不到小君拂也有对男人刮目相看的时候。”

    一石激起千层浪。

    凌雪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挑了一张椅子坐下来,端起桌上准备好的高脚杯洋酒优雅的抿了一口,笑盈盈道:“那么诸位,咱们现在可以开始谈了么?”

    ……

    ……

    尽管纪无双与罗琳这一番比试看似无关痛痒,但却在无形之中震慑了国内外这些个心高气傲的修士,修道是自己的事情,哪怕凌雪道法通天,可也不可能代替纪无双修炼,她的这一位未婚夫能够在今天技惊四座,可靠的全都是真本事。

    如此一来,顶层的修炼界会议进展对凌雪而言,算是比预计的顺利不少,早先准备的一些说辞在纪无双的这一番震慑之下,都不必再说,在面对各方秘境修士的一些质疑时,纪无双还能够冷静的提出一些建议,甚至对九州修士的了解程度也远超众人预料,至于应对九州修士的方法也能娓娓道来,这已经远远超出了筑基期修士甚至是在场的几位元婴期修士的范畴,这更加进一步改变了这些秘境修士对于纪无双的看法,连带着,对凌雪这位九天神女,也在不知不觉之中有了几分敬佩的感觉,华国人口何止千千万,凌雪竟然能够在人海之中一眼找到在最开始都不被所有人看好的纪无双并与之确立关系,这一份眼力与能耐,真是不可思议。

    会议结束的时候,各方在九州层面上的问题取得了口头上较为一致的认同,那就是共享信息与情报,统一调派人手,联合起来一致对外,至于凌雪华国修炼者名义领袖这一身份,也多少随着这一次的露面取得了诸方的认同,但是要说让地球上所有秘境的修士都服气还是差了点火候,不过凌雪并不着急,名望这种事情,就是得一件事情一件事情慢慢积攒起来的,急不来,现在距离九州修士大规模降临也还有一段时间。

    散场之后,那些筑基期的年轻天才们看纪无双的目光显然与刚开始大有不同,都带着几分敬畏钦佩,对于纪无双的履历,他们可都是了解过的,知道一位十九岁的年轻人仅仅在秘境中修炼一个月就能进入筑基期究竟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李长秋也笑呵呵捧了纪无双一句:“今天多亏了纪少爷,帮凌大人省了不少心思。”

    尽管夸的是纪无双,不过凌雪听着心里面也美,虽说对于这些事情不甚在意,但看到纪无双终于是让那帮鼻孔朝天的家伙大吃一惊,也感到心情畅快。

    纪无双笑了,“李老先生过奖了,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楼下宴会依旧还在进行着,不知不觉纪无双在楼顶威风八面的事情就传了下去,没一会儿功夫,就有许多人来凌雪这边敬酒,一边是和凌雪套近乎,二来也是对纪无双生出了好奇,想过来看看这位少爷是否真的有三头六臂。

    凌雪这一位神女再如何无所不能,那也是一位千娇百媚的大美人,而且有未婚夫在场,接受敬酒的事情自然就由纪无双揽了下来,可以看出那些公子哥端着酒杯时望向纪无双的目光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不仅多了几分羡慕少了几分忌惮,同时平添了若有若无的佩服,一杯接一杯的酒下肚,杯底滴酒不剩、一干二净,若说先前对纪无双的尊敬还是看在凌雪的面子上,那么现在就更多了一些真心实意。

    纪无双是非同寻常的筑基期修士不假,但也架不住这么多人灌酒,不觉间脚步便有些虚浮起来。

    凌雪附耳柔声说道:“你要不少喝点?”

    纪无双轻轻摇了摇头,“没事儿,不用担心我。”

    凌雪没好气道:“你小子倒是挺看重面子。”

    纪无双不置可否,又来几个敬酒的风流名士,他微微一笑,便跟人碰杯喝了起来。

    秦源君注意到凌雪与纪无双之间的亲密互动,不由得生出无限羡慕来,小声对身边的赵欣兰说道:“纪无双与凌雪二人可真是恩爱啊,欣兰你看我们是不是……”

    赵欣兰横了他一眼,哼道:“你想怎么样?”

    秦源君噤若寒蝉,只是委屈无比的望着这位华国第一名媛。

    凌雪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叹了口气,笑道:“以后这个秦源君肯定是个气管炎。”

    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纪无双回头一看,也笑道:“如果你愿意,我以后也做个气管炎怎么样?”

    凌雪风情万种的白了纪无双一眼:“算了吧,我舍不得。”

    纪无双一笑,“李老先生不是拜托你帮衬着说些好话么,想到该怎么说了没?”

    凌雪自然还记得这个茬,“你先应酬着,我去找赵欣兰小姐喝几口。”

    “去吧,可别一误伤倒成棒打鸳鸯了。”

    凌雪笑了笑,“我出马,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这头觥筹交错,凌雪也端着酒杯到了赵欣兰那里,这位传奇女总裁看了论长相完全可以到十分的美少年秦源君一眼,这家伙还真如纪无双说的是个气管炎,只是一个眼神便灰溜溜到纪无双那边去了。

    凌雪掩嘴笑道:“他可真是怕你。”

    赵欣兰没好气道,“好像我是会吃掉他的洪水猛兽似的。”

    凌雪不置可否,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这是我今晚的第一杯酒。”

    赵欣兰笑道:“凌小姐第一杯酒就和我喝,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凌雪笑了笑,“之前其实有很多机会喝的,不过全让纪无双帮我挡下来了。”

    赵欣兰望了纪无双那边一眼,尽管只是十九岁的学生,也并非是大富大贵的家底,但她却能够感受到纪无双在这种场合并不露怯,相反显得游刃有余,道:“他对你可真是一往情深。”

    凌雪笑道:“我对他也是一样。”

    赵欣兰听到这里,又看了一眼走向纪无双那边的秦源君,目光微微一闪问道:“其实我有个疑问想请教你一下。”

    凌雪笑吟吟道:“赵小姐可不必和我客气,想问什么便问吧。”

    “像凌小姐这么厉害的女人,为什么会挑中纪无双呢,或者说为什么就这么轻易的……坠入情网了?”

    “其实啊,我有多厉害和我与谁相爱并没有太大关系。”

    “我是觉得像凌小姐这般完美而又厉害的女人,也应该是很独立的吧,很难想象您会……投入某个男人的怀抱。”

    凌雪笑了笑,“我想赵小姐应当是哪里误会了。”

    “怎么说?”

    “没有人规定女人和男人在一起之后,就得整个世界都围绕着他转,每时每分都黏着对方,事实上我现在依旧很独立,我是华国修炼者的领袖,也是全民的偶像女神,和他在一起之后,并没有落下什么事情。”

    赵欣兰若有所思。

    凌雪话锋一转,笑盈盈道:“而且,像我们俩这般强势的女人,当然有这种特权嘛。谁说非要嫁给某个男人,让那个男人嫁给你不也一样嘛。”

    赵欣兰扑哧一笑,“凌小姐可真幽默。”

    凌雪促狭道:“就像那位秦源君,我看他对你言听计从的,就像一个小媳妇似的,把他娶回家也不错。”

    “那小子……哼……”

    凌雪抿嘴一笑,道:“来,咱们干了这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