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八百八十章 提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4K章节)

    开学的第一天,京华大学就被送上了微博热搜话题第一。

    京华大学向来是学术清修之地,若是搁平时,别说是当红大明星,便是国际明星,但凡可能对清修之地内的学生带来影响的,都不被轻易允许进入校园之中,可是碰上亲自送着纪无双到宿舍楼下的凌雪,京华大学的各位校领导教授都只能眼睁睁看着全校沸腾而无可奈何的苦笑,毕竟这位主子可是数次救华国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全民女神。

    这样一位大人物竟然成了他们在校学生的女友,真是一件教他们哭笑不得事情。

    “风光啊,纪大少爷,神女大人现在是越来越依你了。”徐凯之听到了动静之后早就探出窗户围观了,就一会儿的功夫,就感觉好像吃了好几斤的狗粮,这厮与全民女神在宿舍楼下卿卿我我的样子,让整座男生楼都哀鸿遍野。

    自打凌雪成为全民女神之后,寻常女星已经再难入他们的法眼,全天下男人的魂儿几乎都让她一个人给勾走了,结果现在心目中的女神就在自家楼下和自家宿舍楼的学生你侬我侬,造成的伤害可绝对是成吨的。

    纪无双正低头收拾着铺子,听到徐凯之的话微微一笑道:“女人啊,还得和你确立关系了,感情才会极速升温,不然再亲密也有个度。”

    徐凯之阴阳怪气道:“好家伙,一个暑假不见,纪大情圣现在灌起鸡汤也是信手拈来了。”

    楼下还有全民女神等着自己,纪无双可没工夫和徐凯之磨嘴皮子,只顾着收拾。

    徐凯之坏笑问道:“晚上还回来不?”

    纪无双没好气道:“我倒是想不回来。”

    “说真的,你小子上二垒了没有,这三垒还没上也就算了,二垒总该得有吧?”

    纪无双嘴角微微抽了一抽,没有理他,把被子铺好之后,拿了桌上的手机便出了门。

    徐凯之到底是在学生会里面混成了人精的人物了,哪里还不知道纪无双现在什么情况,啧啧道:“这家伙也不容易,九天神女那么一个尤物天天黏在身旁却吃不着,换我估计要直接崩溃不可。”

    纪无双其实也乐在其中。

    更准确说,是痛并快乐着。

    照他最开始的想法,能再见到凌雪便已经是天大的好事,哪里还敢主动提出一些“亲密”的要求,如今这个曾经恨他入骨的女人已经搂着他的臂弯了,别提让他多么心花怒放了,便是现在想起来他都还是觉得有几分不可思议,只不过人心总是难以得到满足,比方说,眼下一低头看到凌雪红色高跟鞋里的那双撩人的黑丝大长腿,小腹便不自觉窜出一股无名邪火来,然而美人的亲自侍奉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有的,无从发泄的纪无双也只能硬是忍下去。

    ……

    ……

    暗神的地下根据地。

    天华帝君与六劫仙帝青锋仙帝各自身着这九州的装束,平静的望着圆桌对面的三位暗神高层,除了上次见过面的光头白人冰河,还有两位华国人。

    其中一位西装革履,另一位则是穿着老式的中山装,若是站到台面上去,还会有人发现西装革履的那个中年华国人还是华国圈内数一数二的电商大亨马飞腾,不过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家庭美满、平日里都是以正面形象示人的男人,竟然会与暗神扯上关系,而且还在这个组织之中爬到如此高的地位,至于那个穿着旧式中山装,看上去年过半百极为有城府的男人,则更是让人感到吃惊,因为此人拥有着化神期的惊人修为,凭着这份实力,已经足以与龙虎山的太上长老或者掌教一较高下。

    天华帝君却是对其他两人都视若不见,只是平静望向先前与他有过交谈的白人冰河。

    对他而言,元婴期修士也好,化神期修士也罢,都让他提不起多少兴致,如今在地球上能够让他提起一些兴趣的,除了那件至宝玄灭之外,便是那个拥有盛颜仙姿的女人,而此行,最大的目的,也是为了那个女人而来。

    看到天华帝君的表现,那个身着中山装的男人眸子微微眯起。

    冰河则是微微一笑,操着流利的中文介绍道:“这位是我们暗神的长老魏辞,您这一次想要见的宝物锁妖环,也是由魏长老亲自看管的。”

    天华帝君这才望向他,微微一笑,道:“原来是魏长老。”

    冰河并没有在意天华帝君的傲慢,只是道:“上次帝君与那妖帝在厦云市一战,可有什么收获?”

    妖帝。

    提起这两个字,天华帝君脸上笑意微敛,轻声道:“经过上次在厦云市与她的交手与试探,我可以断定那个女人确实拥有七劫妖帝的实力,不过她的妖体极为特殊,并不像是来自九州的妖怪,我也捉摸不透,要说起修为,她施展开妖体之后,还要比我更胜一筹,不过还没到八劫妖帝的范畴。”

    “不是九州的妖怪?”魏辞目光一闪。

    天华帝君瞥了他一眼,问道:“魏长老可有什么高见?”

    魏辞平静道:“不知道冰河上次有没有与帝君提起过伏妖环主人留下的手札?”

    没等天华帝君点头确认,他便继续说道:“巧的是,您先前对于妖的描述也与那位强者先辈留下手札中的描述有所不同,你们九州的妖,是由生灵所化,有心肠歹毒的蛇妖,也有颠倒众生的狐妖,而手札中的妖,却像是恐怖寄生兽一样,寄宿在人类体内,一点一点吞噬宿主神智,最后不知不觉取而代之,这可不同于九州的妖。”

    天华帝君皱了皱眉,莫不成那个女人与暗神口中的那位先辈来自同一个世界?天华帝君紧紧望向魏辞,这还是他第一次正视这位不知修炼了多少岁月的暗神长老:“那人留下的名为锁妖环的宝物可带了过来?”

    魏辞微微点头,从怀中取出一道金色的圈环,看上去朴质无奇,如若凡物一般,即便是贵为七劫仙帝的他也无法从中看出任何端倪,随着魏辞在其中注入灵气之后,锁妖环四周才开始有了淡淡的光晕,匆忙看上一眼,便觉仿若有诸天神佛在耳边梵唱一般,如同受到净化洗涤,心中空灵无比,极为神奇。

    这已经不是天华帝君第一次见到类似的东西了,他之前在冰河那里见到的应该是一种半成品,而眼前这个锁妖环则更为返璞归真锁蕴含的力量层级也更高。如今他已经被这个神秘的手环所震惊,与凌雪一战之后再看这个锁妖环,却是又有了新的发现,他隐隐感觉到了这东西和凌雪的力量在某些层面上比较类似但又完全相反,而且玄妙至极,在他看来,即便是九州的无冕之王圣元天帝,也不定有能力制造出这样一个宝物出来。

    “按照我们找到的记载,这个锁妖环足以克制所谓神玄境的妖怪。”

    神玄境。

    天华帝君目光闪烁,半晌问道:“如何使用?”

    “将它戴在妖物的身上,便能永远锁住,即便是有通天威能的大妖也会变得和猫儿一样乖。”

    “就算此物真有记载那般强大,但那个女人可难对付得很,可不会老老实实就任由我们为她戴上伏妖环。”

    从刚才到现在一直一言不发的马飞腾轻笑开口:“这个不必我们操心,自然会有人让她戴上的。”

    天华帝君微微一笑道:“哦?看来诸位已经是有所准备了。”

    马飞腾轻声道:“我们安插在龙虎山秘境的一位同伴会负责此事,根据目前我们收到的消息来看,成功概率很大。”

    天华帝君轻轻点头,问道:“那么戴上之后呢?”

    马飞腾笑了笑,道:“戴上之后我们就不必管后续的事情了,因为伏妖环这个东西一旦戴上去就再也取不下来了,从此之后,地球上便少了一位叱咤风云的妖帝,多了一位沉鱼落雁的倾世谪仙。”

    天华帝君饶有趣味道:“真有意思,那么需要我们做些什么来配合各位呢?”

    ……

    ……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凌雪时不时的去京华大学与纪无双见面,两人也时常出现在燕京的各种餐厅,大型商场等地,还让人拍到了纪无双的猪蹄子放在了凌女神的纤细蛮腰上的画面,随着这段时间以来两人疯狂伤害单身狗的行为,FFF圣火团也顺应民心作出了符合时代主旋律的调整,眼下FFF的宗旨已经从原来的“烧遍天下情侣,祝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到现在的“祝天下情侣百年好合,烧死纪无双人人有责”,如今千万圣火的烈焰全招呼到了纪无双一人身上,每每有这样的照片曝光出来,都会有FFF团的跑出来队形:凌女神是全世界男同胞的,快放开你那肮脏的猪蹄子,这句话后面还跟着一排的火炬表情。

    再过两天就到国庆的放假时间了,回到家里的聂龙尘正在床上刷着微博,结果被突然团结起来的FFF团给逗乐了,不过紧接着看到自家师父与纪无双亲密无间的模样,面庞上的笑容便微微僵硬起来,忽然心中一动,他一个鲤鱼打滚便从铺上跳了下来,不敢耽误就来到了自家楼下的公园里。

    来者正是那位无心居士李云心。

    其实聂龙尘还真是想念了这位风轻云淡的前辈了,在他看来,如今能够在他晦暗人生中指出一条明路的人,便非李云心莫属了,“李师叔,什么风将您吹来了。”

    刚开始聂龙尘还称呼着李云心无心居士,后来叫着叫着感觉生分,便改成了眼下的李师叔,凭着他师父与龙虎山的关系,这一声师叔倒也不显得孟浪。

    李云心不置可否,只是温声道:“近来你修炼如何?”

    “还行吧……”

    “我观瞧着你,最近不太顺心啊,是怎么了?”

    说起修炼,聂龙尘便有些没了底气,顾左右而言他,早就看明白他心思的李云心只是笑了笑,便道:“还在挂念着你师父的事情吧?天下万事,唯有情之一字最让人割舍不下,如今你这番表现,我也理解。”

    聂龙尘感到羞惭不已:“我……”

    李云心摇了摇头,道:“我都知道的,你离开秘境之后我也悄悄来这里看过你两次。”

    聂龙尘闻言微微一震,尽管知道这位李师叔待他确实不薄,但他还是没有想到李云心竟然对他关心到这个份上了,这令他颇有几分受宠若惊的感觉,鼻子一酸,差点掉下眼泪:“您这是……”

    李云心目光中流露出几分追忆,感慨道:“我明白你的心情,因为我也是过来人了。”

    聂龙尘一怔。

    “曾经我也有个师姐,我自幼就是孤儿,10岁被带入秘境,是师姐把我一手抚养长大的,不过后来她嫁人了,我到最后都没有鼓起勇气去找她诉说我的一片衷情,我李云心修道几十年,没有什么后悔与遗憾的事情,唯有这件事情,我至今每每想起,仍旧觉得心有不甘。我想……她对我应该是也是有情意的,只可惜双方都没说出口……”

    聂龙尘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

    “所以我不希望看到你步我后尘,像我一样留下一生都无法改变的遗憾,因为错过就是错过了,再也无法知道对方的心意究竟如何。”

    聂龙尘不自觉握紧了拳头,喃喃道:“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谁知道会在半路杀出一个纪无双来。”

    李云心望向他,问道:“如果没有纪无双,你觉得你有机会吗?”

    聂龙尘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当然有机会,师父她对我很不错的,人都是情感动物,不论是谁,朝夕相伴之下都会日久生情,而我近水楼台,久而久之师父喜欢上作为徒弟的我,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云心点了点头,忽然道:“那么现在有了这个纪无双,你真的就没机会了吗?”

    聂龙尘紧紧望向他:“您的意思是……”

    李云心轻声提点道:“你就不会主动点吗?你都说了你师父对你好,你也得对她好才是,一味只知道索取,你一辈子都比不上纪无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