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 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到了锦川高铁站,凌雪还有聂龙尘因为因为有着特工的跟随,不论是检票还是安检,都是走的高速通道,基本上没有耽误多少时间,便已经来到高铁候车厅,凌雪联系了已经到了候车厅的梁涛,没费多少功夫,梁涛便见到了一路过来一直心存敬畏的化神期前辈。

    看到一脸紧张站在面前的少年人,凌雪的目光中闪过几分诧异,尽管在电话里听声音判断出年纪应该并不大,但她仍旧还是没有想到这个梁涛竟然这么嫩,看这样子,大概也就是二十岁上下的模样,而且更加令她诧异的是,尽管梁涛看着年轻,不过修为却是已经到了凝脉境二层,距离等若于筑基期的凝脉境三层也就只剩下一步之遥,

    不过,相比于凌雪的些许诧异,此时梁涛心中的震惊可谓是翻江倒海了。

    尽管在前来的路上已经有了些许心理准备,不过梁涛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遍,“您,您便是凌道友?”

    凌雪笑吟吟道:“如假包换。”

    如今凌雪去了鸭舌帽,只是戴了一副大蛤蟆墨镜,尽管仍旧遮了不少光芒,不过杀伤力依旧非同小可,哪怕是在特殊部门中有着万花丛中飘片叶不沾身之称的梁涛,也觉得有些吃不消,尤其是他在先前已经对凌雪有了一个与如今形象截然不同的第一印象,此时心中受到的震撼可真是难以言喻,因为无法直视凌雪那份国色天姿的绝美容颜,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正好看到如墨长发随意披散在波涛汹涌的胸前,那惊人的尺寸与那水蛇一般的纤细蛮腰形成了冲击力强烈的曲线,在心里念起清心咒的他下意识的更加垂低了眼帘,却看到那双百褶短裙下的黑丝大长腿,委实是性感诱惑指数爆棚,再加上一双洁白的高跟鞋,更是让人血脉喷张。

    打了个激灵的他猛然抬起头来,再次迎向她那张祸国殃民的秀靥。

    他在对方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修为的气息。

    然而便是这一份返璞归真,令他心中的敬畏之心更甚。

    凌雪美眸微眯,绝色丽颜上带着慵懒柔媚的笑意,问道:“你便是梁涛?”

    “对……正是在下。”

    聂龙尘颇为幸灾乐祸的望着愈发紧张的梁涛,心里想着,便是国家特别部门的人又如何,还不是得拜倒在我师父的石榴裙下,而且你这才哪到哪,若是教你亲眼看到那天我师父一剑斩下龙头后露出来的绝美真容,指不定要怎么犯花痴呢,聂龙尘一想对方的反应也没有比自己好到哪里去,脸上笑意不由得更加热情起来,笑道:“不必紧张,我师父可温柔了,又不是会吃人的洪水猛兽。”

    梁涛深吸了一口气,总算平复了一些心情,苦笑道:“委实是因为凌道友太过惊艳,让我一下子有些无所适从。”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直接夸便是。

    凌雪只是笑了笑,望了一眼检票口,道:“梁道友,如今我并没有身份证明,车票的事情……”

    一说到正事,梁涛登时就来了状态,尽管关于凌雪的许多信息李长秋都没有告诉他,不过关于凌雪目前没有身份证明这一点倒是提点了几句,梁涛当即正色道:“凌道友放心交给我便是,还有就是身份证明的事情,陆将军让我转告凌道友,在这几天里面就可以搞定,还请不要着急。”

    凌雪笑道:“现在倒是不急,能把我送回江南就成。”

    ※※※

    晚上九点钟的高铁班次,到江南正好次日早晨十点。

    凌雪等人都在商务车舱,聂龙尘还有梁涛坐在前排,凌雪则是坐在最后一排,周围除了商务舱的乘客,便是把凌雪围在中间的两男两女四位特工,火车都是提前预定的车票,不好实行特殊化,原先梁涛还有些担心这位看上去既年轻又漂亮的化神期前辈会心生不悦,不过如今看着凌雪恬然自若的模样,便也终于放下了心,凌雪可是李长秋和陆铮两人都点名要重点照顾的对象,他还真担心一个疏忽便没伺候好凌雪,开罪了她。

    聂龙尘望了一眼梁涛,笑了笑说道:“你就安心吧,我刚才可没有骗你,我师父她相当平易近人,只要不是真脑子缺根筋的,都是不会得罪她的。”

    眼见这时候终于有了闲工夫,梁涛才终于问出心中的疑问:“一直听你口口声声说师父师父的,你莫不是凌前辈的徒弟?”

    他从方才就开始留心聂龙尘,不过左看右看,却始终看不出聂龙尘亮眼的地方究竟在哪里,尽管他看不懂资质,却发现聂龙尘的资质也就算是比较好,但绝对不是那种顶级的天才,至少比之自己是明显不及的,唯一比较吓唬的人地方也就是丹田那股堪比筑基期修士的元气,不过这股元气只是郁结在聂龙尘的丹田之中,不会随着体内气机自行运转,不必想这肯定是凌雪的杰作,其实看到这里,聂龙尘的徒弟身份已经是板上钉钉,但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一般来说,凌雪这般层次的修行者收徒,都是千挑万选才终于下定决心,这般随意任性的主儿他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聂龙尘笑眯眯说道:“说好听点是徒弟,其实也就是半个记名徒弟而已,要成为她的门下弟子,我可还得加把劲才是。”

    “原来如此。”听说是记名弟子,梁涛尽管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不过还是稍稍释然了一些。

    聂龙尘正好坐在靠近廊道一侧,他起了身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梁涛微微点头,不过一看聂龙尘走的方向,便忍不住提醒道:“你走的那边远,这个车厢直接往前走,就有一个洗手间了。”

    “不用了,我顺便散散步。”聂龙尘笑着拒绝道。

    梁涛怔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的哑然一笑。

    Ps:有书友觉得我不看书评,其实我还是会看的。譬如说我前几天就看到有书友猜测说纪凌两人这次如果没见面应该得等到中秋了,其实我刚开始心里是拒绝的,毕竟从今个儿开始算起,到中秋至少也有四五天了,这还不把纪凌二人给熬死?不过后来心里一寻思,中秋破镜圆,千里共婵娟,还真有几分文内文外相互呼应的意思,于是啊,我认为这个想法其实还是很有建设性的,不知道元芳你怎么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