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七章 嫣然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星海灿烂,流萤绚丽。

    凌雪一道白衣立于星海之中,银发金眸,仅仅她一个人,就将身后星海的所有瑰丽壮观尽数遮掩。

    方才谈话的两位公子哥此时已然被倏然出现的凌雪惊艳到无以复加,诚然九州世界广阔无比,然而要从九州的千千万万女子中挑出如凌雪这般凛丽明艳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她还拥有堪比三劫仙帝的修为,这就更加难得了,因而,此时他们望着凌雪就像是在看着一件稀世奇珍一般。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已然被凌雪迷得神魂颠倒。

    事实上,秉着事出反常必有妖的经验,此时这一行九州修士对于凌雪的警惕不减反增,他们很默契的运起仙诀抵御凌雪带来的心智魅惑,然后御剑防备着这个不知道来路的绝美女子,尽管对于这个女子的无礼窥探感到恚怒,然而他们并不准备即刻动手,因为他们忌惮这个女子。

    能够在他们一行十人的眼皮底下隐匿气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真动起手来,他们也吃不准会有多大损失,眼下这个当口,多一事自然还是不如少一事。

    为首的蓝袍修士认真望着凌雪,他发现这个女子古怪的很,身上竟然有纯正无比的仙气存在,他可不记得除了九州之外还有哪个世界也是以仙气作为修道基础,而且他还感受到了这个女子身上有股似是而非的气息,和九州的妖族有些相近。看来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应当不是人族修士,否则凭借这个女子的卓越程度,在人族修士中就算没有“天下无人不识君”这般夸张,但也决计不会是默默无闻,至少以他的身份地位不应该从未耳闻,只可能是千百年都不一定会露一次面的妖族。

    骤然一道电光闪过脑际。

    他的眸子微微一寒,似是想到了什么令他怒火中烧的可能,很快又平静下来,缓缓问道:“在下天机仙帝,不知道这位道友来自何处?”

    凌雪所修剑胆琴心最擅长观察人心,并没有错过天机仙帝转瞬即逝的神色变化,不卑不亢道:“神州大陆。”

    天机仙帝紧紧望着她,道:“你说谎。”

    凌雪眉头轻轻一挑,问道:“那依照阁下的想法,我应该来自何处?”

    天机仙帝冷冷道:“我不仅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唯有九州仙帝才有的特殊造化,而且还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另外两股截然不同却又同样惊人的力量,人族修士不可能像你这般,你应当是九州妖族中罕见的存在,你至少吞噬了一位仙帝。”

    此话落下,余下九人尽皆变了脸色,此时再看凌雪,就像是看着一个心狠手辣的蛇蝎美人。

    九州也有妖族的存在,尽管不同于神州的妖怪,但也是与九州的人族不太对付,双方偶有摩擦。

    神州的妖就像是一种特殊无比的存在,数量极其稀少,每一只妖都具有令人忌惮无比的成长性,而九州的妖则没有神州这般极端,九州的妖数量众多,整体实力强大,自成一族,足与人族修士分庭抗礼。

    青袍修士望着凌雪,目光闪烁,心中暗道:“莫非真是妖族?不过倒也不奇怪,出落得如此美艳,远非寻常女修能够媲美,怕是唯有妖族女子才能有这般风姿。”

    凌雪却是没有被对方的阵仗吓到,只是摇了摇头,笑吟吟说道:“诸位道友是误会我了,我曾经到过九州,但并非九州的妖族,我是九州七劫仙帝玄清的朋友,虽然我已经许久没见过他了,不过我这里还留有他交给我的信物。”

    “我离开九州的时候还听闻玄清准备与昊月仙帝的女儿珈玥结为夫妻,不知他们现在如何了?”

    说到这里,凌雪俏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暗,“不小心”流露出些许落寞的神色。

    如此绝艳的美人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落寞真情才最是牵动人心,星梭上不少九州修士都禁不住心中生出疼惜来,在他们看来,这个女子应当曾经也对玄清情根深种,只不过后来听闻玄清要与珈玥成亲,才死了心,失望伤心的离开了九州,然而还没等心中的柔情发酵,这些九州修士转念一想,却又多了几分对于纪无双的妒忌与讥讽来,玄清再得天独厚,再如何得到美人青睐,最后下场又是如何?

    天机仙帝可没有其他人那么多怜香惜玉的柔情,凌雪这番话,倒是让他听出了几分拉虎皮扯大旗的意味,若是玄清眼下还活着,他大概还要犹豫一下,不过他清楚得很,百多年前玄清便死在了七劫仙帝昊月之女,同时也是玄清的未婚妻——珈玥的手中,死的滑稽可笑,死的无法瞑目,眼下凌雪提起玄清,倒是让天机等人松了口气,本来对不知底细的凌雪还有一些忌惮,此时听闻凌雪这般说,心中不禁冷笑起来,道:“真是巧,我们离开九州之前才和玄清见过一面,倒是听他提起过他是有一位妖族的故人,不过还请解释下阁下为何身负仙帝的造化?”

    凌雪听到这里,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她连落仙天城都敢硬闯,怎么可能惧怕这一行九州修士,之所以提起纪无双前世的名字,不过是想试探一番他们与玄清的关系。

    若是九州的寻常修士,也许没有听说过玄清的名头,不过这一行人明显在九州地位不低,极有可能与纪无双的前世有些瓜葛,果不其然,当她提到“玄清”、“信物”的时候,这些九州的修士便不自觉的产生了诸如敌意、妒忌以及幸灾乐祸这样的情绪,饶是他们在表面上掩饰的很好,皆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正道模样,但凌雪通过剑胆琴心神通已然对这些情绪洞若观火,尽管那张精致的秀靥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变化,但是在心里头已经将这些修士判了死刑。

    玄清都已经死了,这些人竟然还在这骗自己。

    凌雪忽然嫣然一笑,轻声道:“因为啊,这些造化本就是玄清送给我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