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一章 最后的骄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ps:3k章节

    东流震惊不已的望着东辽,他本以为自己早就已经看清楚了这个固执又陈腐的男人,看清楚了他的冷血残忍,东辽对于任何触犯斩妖师铁律的族人一律冷酷铁血,哪怕那个人就是他的结发妻子,他也会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处死对方。

    东流跟在这个佝偻着身子走路的男人身后,忍不住问道:“难道你要帮我?”

    “帮你?”东辽脚步没有停下来,只是沙哑着嗓子平静说道,“我只是帮我自己而已,不论是你死了还是他们母子俩出了什么事情,我都输了,事实上我并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结果,既然迟早要输,那还是输得体面一些为好。”

    ※※※

    东辽面对旁系族人的步步紧逼,终于出了手,他调动了手上掌握的所有兵力,以雷霆速度控制了玄寒幽狱的所有防守,从走出看押东流的牢房到完成这一切,只不过短短的一盏茶时间,这个斩妖师族长就展现出了他强硬无比的手腕,很显然,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反击,不论东流来与不来,最后东辽都打算这么做,如今只是因为东流的到来,提前了这个在斩妖师一族万人之上的男人怒而反击的时间。

    血流成河,东辽踏着鲜血往玄寒幽狱的最深处走去,手上的剑上也流淌着鲜血。

    东流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怔怔的跟在东辽的身后。

    原本在梦紫陌膝上沉沉睡去的东尘似是被外面的动静给惊醒了,他警惕无的望着四周,倒是梦紫陌此时显得沉静无比,仿若再天大的一个浪潮拍打过来,都不能令此时的她感到真正的畏惧,此时的她,万千情绪只剩下对见到东流的殷切期待。

    恍惚一下,在阴森朦胧的光线中,出现了十几道身影,为首两人,她非常熟悉。

    但是,在分别认出这两人身份之后,梦紫陌的心情却是复杂的。

    她已经知道东流会来,因此见到东流的时候,唯有难以言表的欣喜与阔别重逢的感动。

    不过她不知道也没有料到东流的父亲东辽竟然也会来到这里,当初就是这个男人下的命令,将她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幽寒牢狱里九年时光。

    如今这个男人却带着东流来这里见自己。

    这其中代表的意味,令梦紫陌感到又惊又喜。

    东尘有些好奇又有些胆怯的望着斩断囚牢枷锁,推开牢门来见他们的两个男人,尽管这是他有记忆后第一次见到这两人,然而骨子里的血脉相连感觉又令他隐约判断出这两人的身份,知道这两人对于自己有着怎样重要的意义。

    只不过他又不敢确信。

    因此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能喊出他最早学会的两个称呼。

    ※※※

    杀声震天中,东流与东辽这一对父子终于来到关押梦紫陌的地方。

    时隔九年,东流终于有机会再次见到这一对母子,禁不住觉得眼眶一热,他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不过他知道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机,于是深吸了一口气,将万千情绪都压了下去。

    梦紫陌拉着东尘的手往外走了几步,脚步一顿,终于还是鼓起勇气问了这个冰寒摄人的男人一个问题:“您这是认可我与东流了么?”

    东辽不置可否,只是望向甬道的尽头,那里是玄寒幽狱的密道出口,平静说道:“你们再不走就不来及了。”

    东流深深的看了这位父亲一眼,拉起梦紫陌的手,转身便走。

    玄寒幽狱内灯火通明,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光与热,东辽一直目送着这一家三口离开,一直到他们三人到了尽头的时候,他终于准备闭上那双冷漠却又疲惫的眸子的时候,他猛然睁开眼睛。

    随着牢狱大门洞开,照射进来的,是更为杀气四射的火光。

    火光将他的眸子映的通红。

    东辽喃喃自语说道:“原来东氏一脉已经没落到了这个地步。”

    他的亲信里必定被人安插进了棋子。

    ※※※

    无数的修士已经将玄寒幽狱重重包围,哪怕是另一头的密道出口都没有放过。

    旁系一族的斩妖师首领也有半步神通的修为,一双眸子带着些许残忍的明黄。

    “东族长,这三人乃是我们斩妖师一族的重犯,本以为您这个族长铁血无私,我们都信任您的品行,才放心将他们三人交给您来看押,却没有想到您最后还是辜负了族人的期望,监守自盗。”

    同样半步神通修为的东辽眸子微眯,平静说道:“然而斩妖师这三个字已经名存实亡了,又何来所谓的斩妖师一族重犯之说。”

    他的这句话无疑是踩到了斩妖师族人的尾巴,无数双眼睛不可置信的对他怒目而视。

    ※※※

    东流望着面前茫茫一片的修士人海,目光流露出几分绝望。

    他转过头,望向梦紫陌,目光闪烁。

    正在他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梦紫陌忽然抬起一根手指,抵住了他微微启开的嘴唇。

    “我们都会没事的。”

    她露出几分发自内心的笑容,轻声说道:“凌姐姐,已经足够了,你可以出来了。”

    到最后,她还是不想知道心爱的男人究竟会做什么选择。

    “考验”这种事情,留给自己就好了。

    ※※※

    凌雪问梦紫陌怪不怪她的时候,梦紫陌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说并不怪她。

    凌雪沉默良久,问道:“为什么?”

    梦紫陌轻声说道:“我并没有预测未来的大神通,唯有自己选择了才知道走到尽头是什么,只要选择是我自己做的,那么一定代表了我当时的渴望,我始终相信世界是有奇迹的,你能相信一个冰冷无情的斩妖师在斩心魔的时候会选择斩断自己么?在我看来,这就是奇迹,正因为这一个个奇迹存在的可能,我才觉得人生到处充满生机,就像我于这个暗无天日的牢房里遇见了凌姐姐你一样,这不也是奇迹?所以我认为我并不需要后悔,更没有理由去怪你。”

    凌雪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唯有做出了选择,才有可能看到最后的结果,现在东流来找你了,你想不想看他会怎么选择?”

    ※※※

    东流微微一怔,凌姐姐?

    已经在神州天下销声匿迹了一年多时间的妖皇凌雪?!

    梦紫陌的口中怕也是只有这位凌姐姐了。

    刹那。

    惊人的帝威乍现于世,压得枝桠下垂,压得虚空碎裂,压得千万人膝盖一软。

    在帝威与妖威的双重威压面前,无数斩妖师无法克制的如同潮水般跪拜下来。

    火光摇曳的地牢内逐渐走出两道身影。

    两人的影子被通天的火光拖拽的越来越长。

    东辽目光骤然缩起,紧紧盯着那道妖冶的白衣身影,哪怕对方的威严没有针对他,但他仍旧够从这个女人体内流淌的纯粹无比的妖血中感受到一种空前压力。

    这是一种强烈的本能。

    忍不住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敌意,但更有一种想要对其跪伏的冲动。

    这个女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他坚守了一辈子的斩妖之道,如今终于第一次见到这位如今在神州如日中天的一代妖皇,他却已经对其恐惧到连挥剑的勇气都丧失了。

    这一瞬间,他忽然理解了为什么斩妖一族的那些老祖宗要以斩妖为己任。

    因为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耻辱。

    恐怕唯有奴性深种的人才可能接受的了这种天生低人一等的屈辱。

    所以他们奋起反抗,誓要斩妖。

    因为要守住最后的骄傲,所以他们自命为斩妖师。

    ※※※

    不知何时,凌雪已经与东流等人一起回到玄寒幽狱,至于那些旁系族人,在凌雪的威压面前已经彻底失却了拿起武器抗争的勇气。

    东流望着此时平静坐在榻上的男人,目光流露出复杂。

    梦紫陌禁不住掩住小嘴,神情中露出悲伤。

    东辽,这个在斩妖师一族万人之上这个位置上已经坐了数千年之久的男人,如今在这个阴森潮湿的天牢之内,以自刎的方式终结了自己的生命。

    不知为何,看到静静死在面前的斩妖师族长,跟随凌雪一同来到这里的沈凝霜想起了另外一个男人。

    天云国的听天阁阁主皇天赐。

    沈凝霜在心中隐隐有了一些明悟,喃喃说道:“当初皇爷爷便也是这么死的吧。”

    既然杀不死对方,也不想承受对方的任何恩惠,那么杀死自己便是挽留那最后丝许微不足道骄傲的最简单方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