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剑斩轮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随着凌雪妖体现身之后,沧海便已经成了一处堪比九幽地狱的地方,那些个好事的看客也终于认识到折剑真皇对阵可不是一般的帝皇修士,也不光是一位绝代美貌的女子,而是一位生儿便与天道与这个世界完全相悖的妖怪,看着天上地下呈现出来的异象,他们禁不住感到几分毛骨悚然,此时再穿过万丈的距离看凌雪那张秀靥,在这样的强烈反差之下,都心生了一种荒诞的感觉,仿若对方的姿容充满了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忍不住生出想要靠近,甚至在这个念头刚在心头升起的时候,已经下意识的行动起来,猛然清醒过来的时候,不觉后怕不已,冷汗浸透了后背。

    美丽又致命的罂粟。

    折剑以剑道清心,这才抵挡住凌雪此刻举手投足便是神通的诱惑,他平静说道:“你妖化的程度又进了一步,尽管八年前我没有见过你,不过以你一代妖皇的名气,想要了解你的话,途径方法委实太多,我是个谨慎的人,早在来到沧海国之前,我便已经翻阅了数之不尽关于你的卷宗,甚至连你的喜好习惯都滚瓜烂熟,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才知道八年之后重现神州的你,与从前的变化究竟有多大,也因为这样,更加坚定了我要诛杀你以正天道的决心。”

    凌雪黛眉微微一挑,妖气毕现之后的她性子也发生了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饶有趣味的问道:“就凭你还有你的两仪微尘?”

    折剑道:“当然不止,毕竟我的身后,是神州天下。”

    他一步一步往凌雪这里走来。

    沧海上遍布的金色星河犹如充满怨婴的冥河一般,随着折剑的每一步落下都发出愈加凄厉的嚎叫,与此同时,这个黯然无光的世界也呈现出了非常荒诞怪异的变化,犹如扭曲了一般。

    凌雪淡淡一笑,轻吐二字:“轮回。”

    随着这两字落下,灵灭禁不住微缩起眸子,他能够感受到这片世界的时空规则都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眼前的天地正以惊人无比的速度进行着回溯。

    折剑距离凌雪不过千丈的距离,莫说是他这样已经半步跨入神玄境门槛的修士,便是锻魂境里的真王,也有不少人能够一步直接跨越这短短的千丈距离,然而此时此刻,这千丈的距离对于折剑而言,却有了几分咫尺天涯的意味,无论如何,他都跨不过这短短千丈的距离。

    折剑自然注意到了这一变化,不过他除了微微皱了下眉头之外,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情绪。

    他就好似闲庭信步一般,在泛着诡异星光的沧海之上一步步行走。

    大浪掀天,狂风怒嚎。

    他周身的气旋上倒影着沧海的光芒,每次闪烁的时候,都有鲜血在他四周崩裂炸开,同时显现出被一剑一分为二的阴森妖眸和可怖触须。

    他手中仍旧握着那一把神剑。

    逐渐攥紧。

    手指的关节开始渐渐发白。

    他漆黑的瞳仁里先倒影着波涛汹涌的沧海,然后转瞬即逝,倒映出悠悠白云,在清风中轻舞的竹林,还有他在林中小舍里谆谆教导李元仙的一幕幕。

    李元仙有一次问他什么是剑。

    他想了一下,说道:“剑本身并不具备任何意义,你用它来杀人,那它便是一件凶器,你用它来救人,那它就可以被视为吉兆,因此,剑可以是任何东西,只要你拥有通往那里的道。”

    “道又是什么?”

    “道,便是路。”

    瞳仁里的画面尽皆消失。

    只剩下远处可望不可即的那道妖异美丽身影。

    手缓慢垂下,长剑轻轻划过波光嶙峋的海面,泛起圈圈涟漪,划开妖眸的血肉,腥臭的鲜血流淌而出,又被狂涌的浪涛卷走。

    他越走越快。

    越来越多的妖眸被他斩杀,因为愈加频繁的缘故,往往鲜血还没散开就又有新血添上,不知不觉水面上已经浮起一道血色的剑痕,与折剑手中的长剑相互对应。

    瞬间。

    折剑踏出一步。

    这一步超脱了轮回时空。

    这一步直接来到了凌雪的身前。

    折剑的面色有些苍白,同时还有几分深深的疲惫,不过他的神情还是平静无比,轻声说道:“现在该你上路了。”

    不知何时,他的长剑已经归入木鞘。

    娇艳欲滴的鲜血沿着木鞘缓缓流淌落下,身后的扭曲世界陡然破碎。

    凌雪望着近在咫尺的折剑,这个当世最接近剑帝称号的男人,她的黛眉终于蹙了起来。

    噗哧一声。

    她的这道身影碎裂开来。

    下一刹那,千丈之外出现的她如同被巨剑轰击一般倒射,还没等身形停止下来,她已经瞳孔缩起,运起龙剑横在身前抵挡。

    好似来自四面八方的剑意穷追不舍,如同无数条极速奔涌的川河穿过她的身子。

    身影再次虚幻破碎。

    凌雪在万丈之外第三次现身的瞬间,胸口已经不知何时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剑伤,鲜血止不住的流淌而出,将她的一身红裳浸的殷红无比。

    但凡看明白这一幕的修士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凌雪掌握了轮回之道,着实教人无法置信。

    然而折剑这一次反击体现出来的剑道理解更是到了另外一个令人难以理解的层次。

    他以两仪微尘撑住了整个轮回世界,保住一方天地的因果不发生湮灭,自己则是在无数次轮回更迭之中不停歇的出剑。

    每一剑都与凌雪的妖体形成了因果。

    两世因果就可以形成非常强大的因果业障。

    更何况是无数次轮回叠加起来的因果力量。

    尽管这些因果之间的联系还是太过微弱,不过仍旧还是崩碎了凌雪布下的轮回世界,同时重伤了凌雪。

    为此折剑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尽管没有负伤,不过也难有再战之力。

    然而他此时目光淡然,看着远处胸口鲜血横流的凌雪就像是看着一具尸体。

    他说过。

    凌雪该上路了。

    这里的路,不是剑道,不是轮回道,更不是阴阳道。

    这里的路,只通向一个代表死亡代表终至的不祥之地。

    黄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