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六章 一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孤鸿大帝。

    数万年前,进入帝座囚笼之前,他是神州上行走的传奇,半步神玄便曾与真正的神玄大帝一战平手,有人说他便是大帝转世,加上眼前这一世,便是两世为帝,委实是提到名字便教人心神颤栗的盖世人物,也许东域证道大帝的人杰并不止他一人,不过要说起名望香火,那必然要以孤鸿之名称尊,不说别的,单说在东域修士口中传诵最为广泛,供奉香火最为浓烈的,唯独孤鸿一人超然在前。

    然而眼下,这位已经不能以翘楚天骄四字来形容的人物却感受到了一股连他都忌惮的气息。

    孤鸿大帝凌空立在血峡谷之中,周围重峦叠嶂,血色嫣红。

    他牺牲了巨大到难以估量的代价挣破了帝座囚笼,来到了人间,成为了真正行走天下的大帝,若说有哪个人看到这一幕,必然会感到震撼无比,并非为他那堪比神灵的大帝身份,而是因为他此时此刻流露出来的惊人气息还有可怖威压。

    仿若他自身就代表了独自的一个世界,和神州一样复杂的世界,当这两个世界在血峡谷遭遇相逢,带来的是无尽虚空的碎裂与扭曲,哪怕是真王修士经由此地,只怕也会在顷刻间,被这种超越修士理解范畴的力量冲撞所彻底碾碎肉身元神。

    孤鸿大帝神情凝重,目光始终望着一个方向。

    一炷香之前,这里还空无一物,除了漫天的黑沙,便是数之不尽的血色山峡。

    现在,一座神秘又诡异无比的巨大古庙开始逐渐显现出其不可一世的状貌,在看到这一座古庙现出原形之后,孤鸿目光闪过几分复杂。

    荒古,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个字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修士而言,变得越来越陌生,而且也变得越发没有威慑力与震撼力,就像是王朝兴衰一样,逐渐从辉煌走向没落,只不过在他们这些长者眼里,荒古这两个字,仍旧还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庞然大物,尽管已经不再肆无忌惮的散发令人忍不住顶礼膜拜的威势,而是以残烛摇曳一般的目光注视着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然而当他们真正直视那双古远浑浊的眼眸之时,便会不自觉在内心深处产生敬畏之心。

    这座古庙的主人,便是曾经在荒古时代站到最顶点的男人,从某种意义来说,他也是荒古时代的主人。

    面对这样的存在,哪怕他是俯视苍生的大帝,也难以再保持超然在上的心态。

    孤鸿目光微微眯起,轻而缓慢的说道:“你我所处的立场并不相同,你代表的是一个已经逝去并且还在更进一步被世人遗忘的古老时代,那个时代,天道鼎盛,普天之下,举头便是神明,然而现在已经不同了,因为天道接连死亡,这世间的规矩也开始变得不同,也许在你看来,我是鼠目寸光,但在我的眼里,我只是做了我必须做的事。”

    血色古庙内那个负手站在漫天风雪里的男人望着天穹淡淡一笑,道:“真是如此么?你觉得我老了,所以无法理解你们这些年轻后生的想法念头,然而我早就料到了你们会动手,甚至料到了你会前来这里,我算准了你们的一切想法,你们却根本摸不到我的心思。”

    孤鸿依旧面色平静,轻声开口道:“那我反问剑帝大人一句,既然您料事如神,不知道您是否也算到了沧海国的变化?”

    独孤夜说了四个字:“了然于胸。”

    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只不过我还在这里等你。”

    孤鸿目光微微一缩,隐隐之间,他发觉到自己等人似是在哪里出了偏差,只不过他听到独孤夜的话后,仍旧想不到究竟漏算了什么,他不知道独孤夜还有什么手段可以保住妖女的一条命。

    “神魔了不得么?我从来就没有踏入过神隐,然而当年我登上了斩神台。”独孤夜的声音如同亘古洪钟,“同样,大帝就真那么了不起?当真是大帝一出,谁与争锋?你们都太高看了自己。”

    这句话落下,天地无声。

    孤鸿紧紧盯着那一座亘古长存的神庙。

    不知何时,他的神情开始变得阴沉而冰寒,周围的空间因为承受不住他节节攀升的威压而进一步崩溃开来。

    最后所有的情绪涟漪都平静下来,他的一双深邃的眸子好似一池古井无波的深潭。

    随后,深潭中蓦然生出一团火焰,似要燃尽天穹。

    轰然一声,风云这一刻倒卷,一种吞天灭地一般的气势从孤鸿大帝的身上爆发而出。

    一对数十丈大小的羽翼骤然从孤鸿大帝的背后撑开!

    昔有鲲鹏扶摇直上九万里,今日他孤鸿只要振翼一挥,便能咫尺天涯!

    这便是神玄。

    天地之大,他无一处去不得,便是帝座囚笼都能够破开,更何况他如今已经祭献了大帝之气,哪怕是帝城高高在上的三尊老怪他都敢一战,区区一个黑漠血峡谷,莫不成还想留住他不成?!

    只要给他一个刹那。

    然而,在紧接着的下一瞬,世界仿佛突然静止了一般。

    无声无息之中,漆黑的羽毛如同玉尘纷纷落下,飘满这个血色山峡。

    独孤夜自上次一剑斩青天之后,终于再次出了一剑。

    这一剑崩裂了古庙。

    无数阵法碎屑簌簌落下。

    这一剑直接将古庙内的天穹捅出了一个窟窿。

    独孤夜平静伫立,倚剑望青天。

    从那巴掌大的天地内正好可以看到外界惊心动魄的一幕。

    天上地下尽是枯剑,沿着各自的方向往世界的中央流淌下一滴滴殷红的鲜血。

    凌空站着的那位数万年都未曾受伤的孤鸿大帝,此时身上正插满了利剑,这些剑似是从四面八方射中他的身子一般。

    他那张面庞上阴沉如水,深深的望着站在古庙内与他遥遥对视的独孤夜。

    嗤啦。

    又是一滴鲜血流淌而下,滚落雪地之中,如同岩浆落在大地,熔炼了一切苍白。

    独孤夜手中那霜寒刺骨的剑刃上还残留着几分帝血神圣无比的嫣红。

    “我可没有允许你离开。”

    他轻声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