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章 帝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东域这一次可不止来了折剑这么一位真皇,那艘横跨怒涛大海的庞然大物的船舱之中,还端坐着一位银发披肩的灵灭真皇,看起来约莫是个而立之年的中年人,比起外头风头正盛的折剑还要显得年轻不少,他望着檀几上的一杯茶水,看着其内时而涟漪横生,时而水花四涌,目光显得平静而深邃,似是可以透过杯中百态了然外界那场巅峰决战的发展,颇有几分洞若观火的高明姿态。

    来到沧海国之前,灵灭并不认为那个以妖皇自居的女子能够在折剑手里撑过几招,然而事实出乎他的意料,凌雪不仅没有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落入劣势,甚至还与折剑斗得不分上下,原本真正令他忌惮的,唯有纪无双一人,毕竟是只身一人便敢覆灭中州玄庭的人物,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感到敬佩,眼下八年时间过去,纪无双必然变得更加棘手,他之所以来到此地,正是为了盯着纪无双。

    然而眼下的状况出乎预料,委实有些打乱他的计划。

    灵灭摇摇头,嘴角浮起几分讥讽的笑意,轻声自语说道:“然而再多变数都没有多大意义,到底只是螳臂当车。”

    哪怕用**力将一座山岳投入沧海之中,也不过是荡起更大的涟漪罢了,毕竟沧海委实太大,莫说飞鸟难渡沧海,便是他们这些已经隐隐约约窥探到神玄的帝皇,也不知道沧海的尽头到底在哪。

    移山填海?

    痴心妄想罢了。

    ※※※

    轰隆一声,沧海上卷起千堆白雪,凌雪凌空而立,她一剑将折剑的磅礴剑气破去,卷起的巨浪如同磅礴大雨一般自天落下,却又被两人有意无意之间散发出来的剑意碾碎。

    从对阵以来,她的气势节节攀升,不知不觉已经与折剑真皇交手了近百招,从最开始的不分胜负,到现在的优势隐现,真当是令看热闹的千万修士看傻了眼,琴宗的弟子则是看得热血,都知道凌雪的妖孽,不过却没有人想到凌雪竟然真的能够凭借一己之力,与折剑一分高下,本以为必定上阵帮忙的纪无双此刻依旧在海滨之边以逸待劳。

    折剑神情平静,遥望着仗剑对峙的凌雪。

    他能够感受到,凌雪的剑道还在他之上,只不过受限于元气的不足,才无法在与他对阵的过程中稳操胜券。

    当真是妖孽的很,十几年的修道,便将剑道领悟到如此超然的境界,真不愧是那个横跨了一个遥远时代的大帝的传人。

    当年荒古宗是第一宗门。

    如今随着凌雪的横空出世,已经逐渐蒙尘的荒古琴宗终于再次绽放出耀眼的光华。

    折剑看了眼天色,默数了时间,自语道:“只可惜再绚烂再耀眼也不过昙花一现,因为时辰到了。”

    他除了手中的剑之外,身上还有一把剑。

    那把剑就在在背负的剑匣之中。

    准确说,那就是剑阵。

    两仪微尘。

    木匣子忽然发出一声轻响,然而却将所有潮水声淹没,天地间只剩下这道无足轻重的声音。

    匣子四分五裂,缓缓向周围飘出,露出里面一把霜白无比的长剑。

    折剑平静望向凌雪,说道:“我很好奇你在消失的八年时间到底去了何处何地,这段时间里又做了什么事情,我无法想象什么样的造化能够让一个面对万魂魔皇步九尘都磕磕绊绊的人,在短短八年的时间里成长到如今这个境界,神州没有人亲眼见过你的天劫,用横空出世这四个字用来形容你的这次出关,我想应该再恰当不过。”

    凌雪嘴角只是抿嘴一笑,并没有回答。

    折剑说道:“都说妖皇妖皇,到目前为止,你也只是让我看到了你身为剑修的一面,反观我,除了两仪微尘,已经将我自己所有的实力都展现在了你的面前,在你的身上,我终于感受到了后生可畏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折剑这番话落下,即刻引起了轩然大波,许多人这才意识到与折剑见招拆招酣战了一百多招的妖皇凌雪至始至终都没有释放出妖体,这个女子竟然已经这般无法无天了?!

    李元仙一双煞是好看的丹凤眸子凝望着那位嫣红佳人,目光闪烁着异芒,喃喃自语说道:“你叫我别喜欢上她,这可真是一件比让我再敲一次帝钟还要难的事情。”

    凌雪没有去看四下一片的哗然,只是平静说道:“前辈承让了。”

    折剑洒然一笑,轻吐四个字:“两仪微尘。”

    话音倏然落下的刹那。

    他已经从背后抽出那把霜白长剑,这一刻的折剑似是彻底变了一个人。

    雪剑在他手中化作光粉飞散开来,萦绕在他的身边,光线照拂下来,却落不到他的身上,如同被粉碎一般飘散在海面之上,洒满方圆百丈的海面,如同无数星光。

    紧接着,一道极为惊人的气息自折剑的身上凛然升起。

    超越了神通,超越了半步神玄,直追真正的大帝。

    顷刻间,沧海因为他猛然暴涨的气势而骤然塌陷数尺,天下人看到这一幕尽皆噤若寒蝉。

    ※※※

    距离沧海国数万里之遥的天云国,因为黄昏余晖未至,因此血星古庙隐蔽在天地洪荒之外,没有显现出来,然而在这个本不应该显现的时刻,站在血峡谷的高处却能够看到这座不知从何时便存在于天地之间的神秘古庙在时空交错的裂缝之中微微一闪,在极为短暂的片刻,展现出它的真容,那可怖而又神圣的一角。

    独孤夜负着手,微眯起眼望向天穹。

    那里除了浮云与霜雪之外,再看不到其他存在。

    但独孤夜似是透过无数时空,看到了一尊现身神州便要令天下真正震颤的惊人存在。

    神玄境大帝。

    只不过,独孤夜此刻脸上的神情,与其说像是在面对一个他值得拔剑一战的神玄大帝,更不如说在高高俯视一个不成器的后辈。

    独孤夜轻声说道:“为了杀我的徒儿,阵仗倒是摆得不小。”

    虚空之中传来一道飘渺的声音:“她是妖,不可成帝。”

    独孤夜淡淡一笑,说了四个字:“鼠目寸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