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 蹊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东流在将自己的见闻说与凌雪的同时,却是千万思绪在心头。 章节更新最快

    眼下折剑真皇重现神州,直奔这妖女而来,凌雪如今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怎么还可能顾及到自己的事情,怕是已经乱了方寸。

    微微抬起眼,他望向凌雪那张精致无暇的脸颊,然而并没有从她的神色上看出多少忧虑,反倒正若有所思的回望着自己。

    凌雪忽然没头没尾的问道:“紫陌是不是出事了?”

    东流让凌雪这一句话问得有些措手不及,这个女子还真是完美的让人根本挑不出瑕疵来,在这样的时候,不仅能够保持镇定,临危不乱,而且还能留有心思将旁人摸透,洞若观火,凌雪的这一份七窍玲珑心,令东流的眸子里禁不住浮起几分复杂来,他轻叹一口气,并没有去否认,点头道:“确实是出了一些问题。”

    凌雪蹙眉问道:“因为族里的事情?”

    再一次被凌雪猜中心思,东流忍不住苦笑一声,紧接着将梦紫陌与族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娓娓道来。

    八年前,他将已经为自己生下儿子的梦紫陌带回了族内,想要给梦紫陌一个名份,然而他的这个决定直接带来严重的后果,尽管这一天迟早来临,不过他这个做法无疑是提前了这一恶果到来的时间,梦紫陌母子被怒不可遏的斩妖师族长,也就是他的亲爹东辽关押到玄寒幽狱之中,至于他自己,则是作为斩妖师一族的罪人被软禁了起来,他与外族之人有了夫妻之实,而且还有了一个儿子,不仅触犯了斩妖师一族的利益,也令原本已经谈好准备成婚的斩妖师支脉下不了台面,加之斩妖师一族本就沾染了妖族冷漠无情、残忍嗜杀的性子,远非铁板一块,东流此番犯下的错误,令他父亲在族内的地位受到了动摇,那些个饿狼早就觊觎着这个位置,眼下终于逮着了机会,还不一拥而上群起攻之?

    在这般多的勾心斗角还有利益冲突之中,梦紫陌母子二人能够保住性命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若是凭借他一个人的能力,想要将她们二人安全救出来,则完全是痴心妄想。

    凌雪沉默半晌,她想起了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想起了那天梦紫陌挡在这个男人面前求自己不要杀他的画面,而现在这个涉世未深的少女正被关在幽寒的地牢之中与她那还没见过亲爹几面的儿子相依为命,她不知道梦紫陌有没有因此后悔当初听信了自己的蛊惑,但她必须为自己的所为负起责任,她轻声说道:“我会去将她救出来的,而且既然斩妖师一族想要交代,我也会给斩妖师一族一个交代。”

    东流还是第一次见到总是一脸笑盈盈的妖女凌雪这般一本正经的说话,目光中闪过几分异色,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其实我并没有怪罪你当初为紫陌的献策,我也不后悔爱上紫陌,是她唤醒了我血脉之中仅存的些许热度,若是没有她,我就像是行尸走肉,自从爱上她之后,我才觉得自己真正活着。”

    凌雪嘴角微微扬起几分笑意,道:“你和以前不同了,爱情的力量,还真是伟大。”

    东流深深的望了一眼纪无双与凌雪一眼,淡漠如他还是稀罕的露出些许笑意,道:“这句话,也适合两位。”

    凌雪微微一怔,这才望了至始至终一言不发的纪无双一眼,她的秀靥微不可查的一红。

    东流眼见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没过多久便告辞离开,没有选择在荒古琴宗留宿等候结果,不过以这个男人向来傲然的性子,倒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凌雪早就注意到一直紧皱眉头的纪无双,眼下等到东流走后,她终于问道:“你发现了什么问题么?”

    纪无双确实发觉了一些异样,而且恐怕整个天下,除了他以外,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察觉到,即便是神玄境的大帝,若非拥有独孤夜那般底蕴,也难以做到,他之所以能够察觉到,还是多亏了独孤夜交给他的生门传承,若非如此,单凭他前一世仙帝的神识能力,根本察觉不到也理解不了这个变动背后所代表的意义。

    然而,他又不能够真正确定。

    纪无双终于还是摇了摇头,道:““我总觉得折剑真皇这次的行动和之后的百朝盛会有些蹊跷,但愿是我多虑了吧。”

    东域无垢城,秦观已经得知了东域折剑真皇重现神州后就直奔妖皇凌雪而去的消息,对于这个在正道会盟上面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女人他的态度是很复杂的,他刚正不阿,所以认为凌雪是妖淫放纵之辈,然而关红蝶一剑入神通的那一幕,如今的他依旧记忆深刻,这个女人,可真是一言难尽,同时令他感到难以启齿的,是他这些年来总是会禁不住想起这个女子,甚至遇见的每个女子都会忍不住拿来和这个逆天而行的妖女相比,他并不认为自己也拜倒在了凌雪的石榴裙下,然而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有些不可置信的发信,自己竟然有了几分不安的感觉。

    正当他思绪万千的时候,耳边已经传来悠悠的古琴之音,他望向远处依山傍水而立的亭榭,一道白衣无垢的身影正闭着眼轻轻演奏,与正道会盟上妖女凌雪所演奏的魅惑琴曲截然不同,一样是琴曲,从师尊的手中弹奏出来便要比那个女人要高雅多了,正气满天地,就像是无垢之名一样,一尘不染,待到一曲奏罢,秦观感叹道:“凌雪被称为天云国红袖千年第一名魁,然而名魁终究只是名魁,登不上大雅之堂,哪怕如今登临神通,成了名正言顺的妖皇,在琴道上仍旧还是师尊来得高明。”

    无垢缓缓睁开明澈的眸子,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位东域域主都称得上俊逸非凡这四个字,加上其眼里揉不得半点沙的性子,本就相貌脱俗的无垢更显几分独特无比的气质,无垢听了秦观的这一番称赞,倒是没有因此托大,只是淡淡一笑,轻声说道:“你这句话就有失偏颇了,尽管我并不认可妖皇,但不可否认,她在琴道上的造诣,已不在我之下,八年前如此,八年后的现在更是如此。”

    秦观心中尽管并不认同无垢的说法,不过一向以克己复礼为人生准则的他只是微微垂首,问道:“不知道师尊这次召弟子前来所为何事?”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大抵是与妖皇凌雪有关。

    无垢平静说道:“你应该也大抵猜到了,不错,确实是与你刚才说的那位妖皇大人有关,我需要你去一趟沧海国。”

    秦观禁不住疑惑的望向那个白衣无尘的男子。

    无垢轻轻拂过琴弦,淡淡说道:“沧海国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