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 雪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啊…”

    雪天依的秀靥更红了几分,也摸不透凌雪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毕竟也不是每一对百合花都能像李小白兮璃儿这一对那样将颠鸾倒凤玩出花样来,只是这么害羞的事情要她如何启齿?若是其他姐妹倒也罢了,偏偏在凌雪面前她还容易紧张,雪天依支支吾吾的说道:“用处还是很多的,你看这么漂亮,当插花观赏就不错……而且雪翎羽毛这么柔软,本身干净,而且又这么长,尽管细了点,不过用起来感觉丝毫不逊,因为那些柔软的羽毛会让人……很痒又很舒服……”

    凌雪恍然大悟的微张檀口,轻笑道:“原来是这样,我明白啦。”

    雪天依松了一口气,“嘿嘿,我就知道这么说你能明白……”

    “是不是这个意思?”还没等她将话说完,凌雪已经坏笑着用那根雪翎羽毛偷袭了她,只不过并不是那些个令人害羞无比的地方,而是她那白里透红的细长脖颈还有充满诱惑的娇嫩耳朵,突如其来的痒意教雪天依咯咯咯的笑个不停,一边讨饶一边往后仰去,凌雪当初的这个房间并不算宽敞,梳妆台与锦床之间也不过是一人的间隔,此时雪天依坐在梳妆台前往后一仰便直接仰躺到了柔软的锦床上面。

    椅子噗通一声倒地,连带着欺负她的凌雪也一齐扑了上来。

    整个房间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到处都充满着旖旎的静谧,嫣红的裙袍与那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的三千银丝一同轻落而下,隐隐约约的遮住在床沿上紧紧挨着的两双纤细长腿,雪白肌肤相亲的地方逐渐泛起潮红,艳光撩人。

    不知道是因为凌雪成了教世人敬畏的妖皇,还是因为得知了凌雪与柯亦梦之间的关系,雪天依已经许久没奢望过能够再次与凌雪这样没羞没躁的嬉闹在一起,然而眼下令她梦回千转的女子正以暧昧无比的姿势与自己目光相对,真是一张完美到教人完全挑不出毛病的脸蛋,脸上的任何一处单独挑出来都足够让世间的女子艳羡无比,而此时的她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位绝代女子呼出的热气,若有若无,撩动着她那小鹿一般的心境。

    “凌雪…”雪天依细若蚊蝇一般的呼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以掩盖她此时慌乱到不知所措的心情。

    凌雪望着身下这个完全不像女皇侍女的少女半晌,直到对方的耳朵根都已经红透了的时候才终于扑哧一笑,她轻声说道:“天依,谢谢你。”

    雪天依先是一怔,旋而微微抿嘴。

    患得患失的她嘴角露出几分复杂的笑意。

    “谢什么啊……有什么好谢的……天依是你的贴身侍女,不就应该想着你念着你嘛……”

    她柔声回应道。

    ※※※

    凌雪说想要独自在这个曾经生活了将近半年时间的小屋子里独处,雪天依应了一声便先去了兮璃儿那里,听说如今十四岁大的辰小璃已经出落的婷婷玉立,俨然有了几分美人胚子的模样,雪天依临走还不忘让凌雪一定得去看上一眼,凌雪只是轻笑着点点头。

    雪天依的心情是复杂的,凌雪的心情又何尝不是复杂的,柯亦梦的无情背叛,这个小小侍女的长情守候,这样的对比已经足够鲜明,然而她回报不了雪天依什么,接受雪天依的情意,与她水乳交融的颠鸾倒凤?

    她做不到。

    柯亦梦背叛她之后,她的道心已经出现了难以逆转的崩溃,而这种崩溃再重建的结果就是她对于女子已经再难升起情愫,相反,如今的她,在与纪无双独自相处的时候,总是不争气的心跳加快,当听不到纪无双声音的时候,又会觉得心里面莫名一空,同时升起几分没缘由的烦躁,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被纪无双趁虚而入,这个曾经令自己厌烦到极点甚至被自己赏过一个耳光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她内心深处的一个阴暗角落来到一个显眼无比的位置,难不成这是因恨生爱?

    凌雪望着玉指上捏着的雪翎羽毛静静发呆。

    她情不自禁想起了那一次与赵无极通过狭窄门缝看到的春色风光,她本想着等这次香火之争结束便回来与柯亦梦大婚,然后再一口气完完整整的“吃掉”这个长得愈发教人垂涎欲滴的可人儿,在床上与她一起享受各种她从很早以前就想要尝试的新奇姿势,包括用这根雪翎羽毛在对方的私密之处轻撩慢捣。

    她曾经为自己不能像一个男人一样宠爱对方而感到惭愧。

    后来在红袖见了兮璃儿还有李小白的春色大戏之后,才知道原来女子之间的磨镜也可以玩出那么多的花样,加上那时候正在凭借凤求凰感悟阴阳之道,无形之中,开始对自己的女子身份产生了更多的认同感,心中对于柯亦梦的自卑之感才逐渐消却。

    然而她没有想到,到头来,所有的纠结原来都是无用功。

    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她不知道在如今的柯亦梦或者说珈玥心里,自己又是处于怎样的位置与形象,是横刀夺爱的贱女人,还是死皮赖脸与她暧昧亲密的放荡女子,抑或什么都不是,就像是浮游蚍蜉,在她前世数千年的经历面前,这几年的记忆根本无足挂齿……

    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这些满怀恶意的猜测背后,还夹杂着对柯亦梦的期盼,希望在对方的心里面还有自己的位置,她需要一个支点,或者说理由,甚至是借口,来原谅柯亦梦那已经无情无义到极点的行径。

    尽管并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变得那么快,快到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改变,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凌雪望着雪翎羽毛,喃喃自语说道:“真可惜,你也只能用来观赏了。”

    说完这句话,她沉默了半晌。

    目光中闪过几分犹豫之后,她缓缓将手中的雪翎羽毛滑向自己雪白的脖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