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有种绝望名为幽闭,还有种绝望叫做望山跑死马。

    凌雪并不知道独孤夜放在她身上的期望到底有多么沉重,不过如今她已经快要在被这个世界带给自己的绝望所压倒。

    十几年的光阴逝去,在这个唯有剑与琴弦的世界中,凌雪还是没有真正领悟到琴道的真解,只是不断在边缘之处游走,明悟总是在指间流逝,无法紧紧攫在手中。

    “时空变得愈加混乱了,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她的心境只会变得愈加糟糕,同时先前在长谷国留下的道伤裂痕也将会成为我的最大隐患。”凌雪轻声说道。

    她已经能够感受到在这个血腥压抑的世界中,内心的负面情绪开始蠢蠢欲动,妖元二气在体内汹涌澎湃。

    如此心境,莫说取得前所未有的突破,便是等闲的突破都不太可能。

    她想要静下来,但是却做不到。

    这样的感觉,她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忽然她记了起来,当初在黄泉之下突破孽欲妖体的时候,便有几分现在的感觉,只是那个时候迷失的更加彻底。

    “破而后立么?”凌雪微微蹙起眉头。

    她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尽管所有的迹象都指向这个答案,不过她为此需要承担的风险也是无法想象的巨大,一个不慎,很可能就是道毁人亡的下场,若是稍微好点,也至少会从此一蹶不振,再难得到突破,这对无比渴望得到真相的她而言,怕是比死了还痛苦。

    突然间,她终于回忆起自己进入这个世界之前独孤夜说过的话:“在那里,你可以进行任何你认为可能的尝试,不必担心走火入魔的问题。”

    凌雪自语说道:“原来他的这句话是这个意思。”

    她深吸了一口气。

    转瞬间,她已经理了一遍又一遍的思绪,确信自己推论的正确性。

    只是到了下定决心,要做出实际行动的时候,她又面临了一个新的问题。

    那就是信任。

    诚然如果没有独孤夜,她根本不可能走到如今的高度,只不过她对独孤夜的了解依旧一片空白。

    为什么独孤夜会拥有本不该存在的琴道传承,这应该是属于琴帝的东西……

    凌雪之所以到如今才终于想起独孤夜这句话,很大原因是因为她选择性将这句话舍去,因为这句话的背后存在着不可预知的致命危险。

    只不过如今她再次回想起了这句话。

    凌雪喃喃道:“十几年的时间,我已经想尽了所有方法,眼下之所以再次回忆起这句话,是因为我已经别无选择。”

    纪无双的身影在她脑海里浮现出来,她有些好奇如果纪无双,在她这个情况下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

    她开始一步步放开对体内欲念的压制。

    万千欲念如同脱了笼的恶虎,开始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她那金色的眸子开始变得愈发妖冶起来。

    本就存在裂缝的道心在欲念的冲击之下,变得愈发千疮百孔。

    轰然一声,剑胆琴心被彻底冲垮。

    ※※※

    独孤夜察觉到体内世界的变化,神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凌雪会做到这一步是他预先就已经预料到的结果,这也是他想要借此告诉凌雪的一个道理:对于这个世界,你知道的越多越将越容易陷入癫狂,反过来,若是你越加癫狂,你也很可能愈发接近这个世界的真相。

    他望向被黑雾笼罩的纪无双,目光深邃。

    尽管他并不知道纪无双能够从楚千影的记忆之中得到什么,但他很肯定,那一定不包括凌雪接下来即将知晓的东西。

    ※※※

    凌雪只觉欲念如同决堤洪水,在她的识海世界中兴风作浪。

    十天。

    百天。

    一年。

    十年。

    又是一个十年光景。

    无数的漆黑獠牙血口遍布在这个剑之世界,贪婪的吞吐着腥红的长舌,若是平日里的妖化,也许到此就告一段落,然而这一次却不是这样子。

    当初诸葛青玄机关算尽想要看到的妖体如今终于舍得露出冰山一角。

    一道虚影出现在凌雪的身后。

    若隐若现,看得并不清晰,不过依旧可以看出其狰狞诡异的模样,一身血腥的拖地大长袍下包裹的是一个高度扭曲的怪物,无数触手延伸而出,遮天蔽地,在天地间疯狂挥舞。

    随着妖怪虚影的出现,凌雪的脚下也逐渐蔓延出鲜血。

    妖冶的眸子里倒影着腥红的血,血中映着诡异的妖影。

    “这就是一直潜藏在我体内的怪物么……”

    饶是此时凌雪的意识已经几近崩溃,不过在偶尔的清醒中看到这幅画面,她仍旧感到震惊无比。

    瞬息的功夫,她想起当初越境界演奏出纪元之音的时候,雷良平当初在自己的世界中看到的东西,只是看过一眼,雷良平便已经彻底死去。

    雷良平当初看到的妖怪莫非就是这个?

    难以想象,自己的体内竟然一直潜藏着如此可怖的一个怪物。

    而且,这还不是这个怪物的完整形态,不知为何,凌雪在心中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目光略一恍惚,身后的虚影消失不见。

    她在模糊的视线之中终于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这是由弦交织而成的世界。

    藏剑千万的剑冢在她的眼中则是成了一座大阵,剑气冲天,在穹顶汇聚一点。

    就好似一把伞。

    伞内支撑的就是这个以弦构成的世界。

    若是仔细再看,会发现琴弦其实也是由无数剑道来构成的。

    这就是琴剑之道的终点?衍化世界的本源?

    轰然一声。

    无数记忆奔涌进入凌雪的体内。

    随着这些画面的涌入,凌雪在潜意识之中对于这个世界再次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她没有注意到,时空开始以一种病态的速度扭曲起来。

    世界的道开始呈现一种无规则的混乱。

    因为道心的崩溃,凌雪的气质开始出现诡异的变化,嫣红的薄唇变得血腥无比,目光褪去了原本的纯澈,而是变成了一种深邃无比的金黄。

    她的嘴角轻轻扬起,露出诡谲的笑容。

    她抬起头来,望向天际,以一种又轻又慢的语调说道:“是你想见我么?”

    就在这个时候,世界终于崩溃开来。

    收缩塌陷,犹如末日。

    蓦然一声,凌雪连同这个世界归于一片虚无。

    ※※※

    凌雪缓缓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熟悉无比的剑冢。

    血色的世界。

    “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么?”

    她不可置信的自语说道。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