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 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纪无双在融雪国辞别了蔺怀还有萧月这一对来自紫淑峰的比翼鸳鸯之后,便一路南下来到了沧海国,当初他与凌雪在天海郡无双殿前一战之后,因为天道被凌雪重创陷入沉睡的缘故,他终于有了不受天道意志蛊惑控制的机会,能够真正理智冷静的思考,然后幡然醒悟,之后他主动到荒古琴宗寻找凌雪,邀请凌雪一起去黎国争夺万魂妖鼎。

    正是有了荒古琴宗这一行,才让他与凌雪有了后来的一系列交集,夺妖鼎,斗天道,战妖瞳,还有鸠城的春风一度。

    在他看来,荒古琴宗便是这一切的转折点,这里与他和凌雪的这段孽缘有着直接的关系,于是他决定去荒古琴宗看上一眼,最后再前往鸠城,这个他与凌雪纠缠最深的小城,拾掇完这些前尘过往,就此了结这段孽缘,从此与凌雪天各一方。

    纪无双平静伫立在荒古琴宗的宗门口,目光有了几分恍惚,那一天漫天玉尘,明媚的阳光正穿透飘渺的山雾,照在雪花之上,说不出的静美,而当时比起这幅风景更加让人觉得美丽的,是台阶上站着的少女,她一身欺霜胜雪的大髦,粉黛微施,倾国倾城,那时候她就如同好比漫天的雪,纯澈而洁白,还没死在青虹城,也还未彻底化身令天下修士感到畏惧的妖怪,如今几年时间过去,她已经变了许多,尽管初心未变,但是总归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人儿,只是不论是哪个她,都对他有着非一般的吸引力。

    他曾经很想要站在那个少女身边,为她撑开一把伞,为她挡住漫天的风雪,然而现在……

    纪无双拾阶而上,微风吹拂,几片青叶飞到身边,他抬手接住一片,陷入沉思。

    也不知如今那个女子在长谷国如何了,或许没了自己她也一样能够逐鹿神州,毕竟她可是妖皇啊。

    “您……您是无双皇?”

    忽然听到一个俏生生的声音,打乱了纪无双的思绪,抬眼一看,正是荒古琴宗的女弟子,瞧见女子的面容,纪无双面色上浮起的几分温和的笑容,当初他在这里求见凌雪的时候,便是这个女弟子侯在这里陪自己说话。

    纪无双手上一放,这片青叶射向一旁的树林,钻入泥土,顿时一株嫩绿的树苗破土而出,又在两息之内长成了一株青翠大树,看得女弟子心中佩服无比,帝皇二字在神州之中可是堪比神灵的存在,面前的这个男人还是这些个大人物之中位列最顶尖的一号人物,天底下谁敢以无双作为自己的封号,怕也是唯有这个男人有这份魄力,一朝入神通,挥手灭玄庭,谁能不服?

    她忽然猜测到纪无双的来意,怯生生道:“无双皇陛下,凌大人并不在宗门之内,您……”

    纪无双摇头笑了笑,道:“不必担心,我看上一眼也就离开了。”

    他走上一步,便消失在了女弟子的面前,这倒是令这位看门的琴宗弟子禁不住吐了吐舌头,如果这位主儿就是赖着不走,琴宗里哪怕是深不可测的代宗主虞小娴出面,怕是也赶不走他,不过她倒是希望纪无双就这么呆在琴宗里头,天天与这位盛名在外的大人物抬头不见低头见,哪怕对方不睬自己,那也是一件非常满足的事情。

    竺南风却是与她的想法截然相反,荒古琴宗好歹曾经还是荒古七宗的第一宗门,饶是现在没落太多,但是底蕴还是有些的,虞小娴借着宗门内潜藏的阵法很快便知道今个儿宗门里来了一尊不得了的大佛,发觉是纪无双之后,隐隐猜到对方的来意,悄然松了一口气。

    本想着放任不管,竺南风却说要去赶走这个不速之客,这让虞小娴苦笑不已,纪无双来了古宗三次,除了一次稍微客气点之外,另外两次都不算太客气,即便是竺南风这个平日里从不动烟火之气的脱俗仙子都有些沉不住气。

    虞小娴抬眼望了一眼外面阴沉的天气,轻声自语道:“纪无双也是心高气傲的主儿,凌雪在天海郡的那一巴掌,他怕是一辈子都没法忘记,如今前来这里,应该是为了斩断前缘而来,委实是可惜了,若是凌雪能够得到纪无双的帮助,逐鹿神州也可以平添不少把握……不过,如今倒也不差了,柯亦梦这个宗主现在倒也越来越像模像样起来,尽管如今还是弱小,但假以时日,应该能成为凌雪的一大助力,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九年后的百朝圣会……”

    当虞小娴兀自思索的时候,竺南风已经去截住了来到宗门里的纪无双,这个距离洛颜榜也不过半步之遥的女子一身白衣站在纪无双前面,平静道:“凌雪还有宗主大人都不在宗门内,无双皇还是请回吧。”

    纪无双笑道:“我知道他们去了长谷国,我来这里并非是为了找她们。”

    竺南风道:“斩断前缘?”

    纪无双沉默半晌,转而问道:“依你所见,凌雪真的是喜欢柯亦梦,是真正的爱情么?”

    竺南风道:“可能是吧,毕竟女子与女子之间的这种感情,大多数人是不会了解的,但依我所见,凌雪和柯亦梦两人之间是互相动了真情的吧……”

    纪无双微微摇头,道:“真情?我还是不太信,我知道什么是真情,曾经的柯亦梦也对曾经的我动过真情,而我自认对凌雪也是真情。我不信凌雪和柯亦梦两人之间的感情能到那种地步。”

    竺南风轻声道:“我只是眼见为实罢了,凌大人和柯小姐在琴宗一起待过的日子里,形影不离,凌大人还主动与柯小姐亲热了一番。而柯亦梦小姐在凌雪大人死去的那段时间里,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她日夜都在没命的修炼,也日夜都在念着凌雪大人,那一天你来找过她,你应该看到了她为了凌大人付出了什么……而实际上她付出的还比你那日看到还要多得多。”

    纪无双不解道:“可给凌雪报仇的是我啊,她这样做有何意义?”

    竺南风望向他,平静道:“无双皇,你知道你哪一点让人讨厌吗?”

    纪无双道:“但说无妨。”

    “你就是太骄傲了,或者说太孤傲了……上一次你见柯小姐的时候竟然连解释都不给一个,而这一次,你又完全否定了柯小姐为凌大人付出的一切……”

    纪无双皱起了眉头,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如此骄傲,完全不顾他人的感受吗?”

    纪无双紧紧望向她:“不,你刚才说什么?再重复一遍。”

    竺南风感觉到纪无双此时带给自己压迫感,禁不住心头微微一紧,蹙起眉头道:“我说,你上一次见柯小姐的时候,竟然没有给她一个应有的解释,毕竟她曾经爱过你,而你曾经想要杀她,而现在……”

    纪无双猛然深吸一口气,道:“不对!”

    竺南风愣了下,道:“什么不对?”

    纪无双眯了眯眼睛:“你说我没有给柯亦梦解释?这是柯亦梦告诉你的吗?”

    “是的,我当时察觉到你来了,想必你也发现了我就在附近,你走之后没多久柯小姐就给我说了她见了你。”

    纪无双缓缓道:“她在撒谎。”

    竺南风闻言摇了摇头,说道:“她不可能撒谎。”

    纪无双望向这位荒古琴宗的天下行走,问道:“你为何如此肯定?”

    竺南风能够感受到纪无双此刻不自觉散发出来的威压,令她心中震惊,她的底蕴可不是寻常锻魂境修士能够比拟的,她能够感受到纪无双身上的威压甚至比起真皇的威压都要强盛几分,这位无双皇的无双二字可真不是白叫的,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被纪无双的气势吓倒,只是平静答道:“你要知道我们荒古琴宗修的是琴心之道,当时柯小姐虽然是九十九道魂脉聚元,但毕竟修为还远不如我,如果她撒谎,我能感觉不出来,再说她根本没必要撒谎。”

    纪无双怔怔出神,喃喃道:“她没撒谎……”

    竺南风点头道:“的确,我保证。”

    然而纪无双此刻的面色却是更加阴沉,只听他轻声道:“那就更不对劲了。”

    竺南风这个不动烟火的仙子却是已经被纪无双摸不着头脑的机锋消磨了耐性,愠怒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纪无双并没有回答。

    他的目光闪烁,脑海中闪现出无数画面,这其中包括在天海郡柯亦梦破掉诸葛青玄布下阵法的一箭。

    不知过了多久,纪无双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凌雪可能有危险了,我现在必须立刻去找她,至少也要确认她平安无事。”

    纪无双并没有多加解释,说完这句话,他身上白袍便凛凛飞舞起来,浩宕的仙气奔腾而出。

    他一步踏入虚空,消失在竺南风的眼前。

    竺南风望着空无一人的亭榭,心中不自觉也升起几分不好的预感来。

    纪无双的反应不可谓不大,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名震天下的无双皇大人表现出如此急迫的态度,竟然直接使用神通打开了虚空离去。

    她知道纪无双会去哪里。

    长谷国。

    “莫非柯宗主和凌小姐真的是出事了?这事需要与虞代宗主说一声。”

    竺南风自语道,也行色匆匆前往虞小娴的书房。

    ※※※

    何文龙望着锦被上已经香汗淋漓、俏脸潮红的美人,他也没有想到这个令天下人又艳羡又惧怕的女子会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他嘴角微微扬起,看来这位妖皇大人表面上冰清玉洁,可实际上在骨子里头却是放荡得很。

    不知道今天完事之后,这个女人会不会感谢自己,毕竟自己可是解放了她压抑许久的欲念,让她挣脱出为自己划下的囚笼,做回真正的本我,岂不快哉?

    凌雪能够感受到此刻心中的欲念犹如洪水泛滥一般,与当时鸠城春风一度的情况相比,甚至犹有过之。

    燎原的欲火烧遍全身,雪白的肌肤上透出亮丽的红潮。

    她禁不住开始轻轻喘息。

    恍惚之间,她想起了当初在楠城讥讽纪无双的话——“说大话谁不会,有本事你就来啊,可是借你十个熊心豹子胆,纪无双你敢么?”

    她凭借最后的意志,想要推开何文龙朝自己伸过来的魔爪。

    她与洛皇李千愁一剑平手,她是将来要成为大帝的女子,号称算无遗策的玄庭上皇机关算尽也没能赐她一死。

    难道她今天真的要栽在这里?

    手臂已经抬不起来了,饶是她心有余力,但身体已经不听使唤,只是勉强动了动手指,便再也什么都做不了,只是凭借这个不争气的身子,难道妄想阻止这个真王境修为的男人?

    万念俱灰。

    突然,一道冷淡的声音响起。

    “你的手往哪放呢?”

    何文龙此刻志得意满,下意识便脱口而出:“当然是往这波澜壮观的美人峰……”

    他猛然一愣,紧接着身子一震。

    凌雪难以置信的睁开眼睛。

    啪的一声轻响,一只手掌落在了何文龙的头上。

    “我的女人你都敢动?”

    话音刚落,何文龙的肉身直接化成血雾,他的魂魄正准备施展秘法逃脱,却发现始终逃不出那只手掌。

    不知觉间,凌雪发现自己身旁已经站着一道白袍身影。

    身影并不非常高大,至少比不得黎王。

    然而此时在已经被逼到地狱边缘的凌雪看来,这道身影却犹如山岳般高大。

    恍惚之间,她似乎听到了这个男人的轻语:“我来晚了。”

    她薄唇轻颤,想说些什么,但还未说出口,眼泪便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她不理解纪无双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也不理解自己那么恨他,还扇了他一巴掌,为什么他还要来救自己?

    一瞬间,凌雪想起了过往的很多画面。

    黎国王城的一声小心。

    华宝会的十息穿梭。

    这个男人曾经流淌在自己体内窍穴之中的浩瀚仙气。

    他真的来了。

    潮水般的复杂情绪刹那将她淹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