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一章 劫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4K章节)

    天海郡万里黑云压城,令人禁不住升起几分烦闷之感,项飞英此时的心情也如同这阴沉的天际一般,他坐在庭前默然不语,柳菲雨隔着老远看了他的背影好一会儿,最后欲言又止,还是没有去打扰项飞英,转身离开的时候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剑宗宗主凌云子,她微微颔首,正准备出声,却见凌云子轻轻摆手,会意之后她便悄然先行离开。

    凌云子望了一眼柳菲雨的身影,目光微微闪烁,旋即转头望向坐在庭前发呆的项飞英,明白这个将来极有可能继任武府府主身份的少年也在担忧远在长谷国的凌雪。

    尽管他凌云子只是一个炼神境的小修士,难以想象真王修士到底拥有怎样的实力,更难以理解神通帝皇如何威压千重,但也能够从这阵子传回的消息看出凌雪在长谷国的处境。

    当初无妄城这个侠骨柔情的女子说过的一番肺腑之语他至今无法忘怀,饶是后来这个女子彻底化身妖魔,站到了天下正道的对立之处,但他仍旧对她佩服的紧。

    凌云子放下思绪,近前坐了下来,感慨道:“这才几年的功夫,你就已经炼神了,而且渡的还是令天下人既艳羡又惧怕的七色炼神劫,直到这个时候,我才觉得自己老了。”

    项飞英的目光流露出几分深邃,他的这一身修为造化,可以说都是托了那个女人的福,若非凌雪为他逆天改命,硬抗天劫,他如今兴许只剩下枯骨一抔,只不过他做了什么?不仅什么也做不了,而且还在某种意义上为她增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甚至若没有他的话,凌雪这次长谷国之行也许会变得更加轻松,有时候,过于深厚的情义对于被施与人而言,还是沉甸甸的负担。

    项飞英没有接凌云子的话,只是自顾自道:“若是纪无双没有因为我的缘故与凌雪闹翻,凌雪这一次香火之争会不会轻松不少?”

    凌云子心中叹息,嘴上轻声道:“她既然选择与柯家的二小姐在一起,恐怕就不会与纪无双有太多的交集,可不要忘了,一手毁了柯家的可就是这个男人,这与你无关。”

    项飞英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抬头望向头上铅般沉重的黑云。

    纪无双与她的交集可是一点都不浅呢,不论怎么说,他到底还是与凌雪有过最亲密接触的人。

    ※※※

    眼下,凤千凝的小腹已经高高隆起,约莫再过两个月应该就要生产了,闲来无事的她站在角楼上远远望了项飞英一眼,回过身去便发现罗睺也登了楼,对方望向自己的目光里满是柔情,凤千凝心里微微一暖。

    这么些年过去,她对这个男人的感觉也是一变再变,时间真是最好的良药,时间一长,沧海都能化成桑田,当初的恨意说彻底消失是骗人的,但也已经不那么重要,毕竟日子还要继续,而且这个男人确实已经为曾经的错误付出了很多,只不过凤千凝还是下意识的不愿在罗睺面前谈起项元思,很大程度还是因为她心怀愧疚,只不过今天她还是禁不住提了一句:“我不想让飞英走他爹的老路。”

    罗睺只是说道:“飞英他知道该怎么做的。”

    凤千凝望栏杆外的风景半晌,轻声问道:“长谷国的情况真有那么糟糕?”

    罗睺道:“传回来的消息并不乐观,据称洛皇李千愁也去了那里,说是万里迢迢从帝城来到九渡城只为问凌雪一剑。”

    凤千凝这些日子只是安心养胎,对于这些战事并没有太多操心,如今这才知道听天阁三千年前那位堪称雄才大略的人物也与凌雪有了交集,肃然起敬的同时也不禁为凌雪感到担忧,问道:“结果呢?”

    罗睺笑了笑,道:“听说是平手,两人各出了一剑,不分胜负。”

    凤千凝吃了一惊,道:“虽然早已知道凌雪这位未来的神州大帝极有可能超越如洛皇这些前辈人物,不过我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

    罗睺感慨道:“将来别人提起天云武府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恐怕不是历代府主,而是曾经进入武府的两个弟子——纪无双还有凌雪,真是好一对绝代双骄。”

    凤千凝目光微微一闪,道:“说到纪无双,他离开纪府了?”

    罗睺点点头,道:“在凌雪与柯亦梦动身前往长谷国之前他就离开了,有人看到他南下。

    凤千凝轻轻一扬眉毛,道:“那还真是与凌雪此行的长谷国南辕北辙,怕是凌雪的一巴掌已经伤透了这个天赋绝代的男人的心。”

    罗睺只是道:“哪怕没有纪无双,项飞英想要得到凌雪的心,也很难啊,毕竟凌雪和柯亦梦关系不一般,等她凯旋归来的时候,咱们说不定就可以喝上她们俩的喜酒了。”

    凤千凝喃喃道:“两个女子……虽说也听闻过女子之间那些摩镜之事,但凌雪这样是不是过于儿戏了?”

    罗睺嘿嘿一笑:“这凌雪可不一般哪,她是动了真情的。”

    ※※※

    何文龙望着倒在面前的绝代女子不由的感到非常庆幸,这场香火之争还真是一波三折,尽管发生了这么多意外,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与最开始的计划没有太多出入——凌雪还是落到了他的手中。

    何文龙的眼中流露出几分奸邪的笑意,他在五百年前得到了南域第一美人关红蝶,而五百年后的今天,他更进一步,即将得到神州第一美人凌雪,他也是万花丛中过的主儿,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玩过,什么红牌清倌人、世家门阀的大小姐都不必说,但是他还从未能够与身份与实力都如此出色的美人有过亲密接触,天仙榜封皇,洛颜榜魁首,让人垂涎若渴却又觉得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更何况是凌雪这样看一眼出个声便能将人的魂儿都勾走的女子,谁能想象这样的女子在身下娇娥啼啭是一番怎样让人血脉喷张的景象。

    况且,这个女人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未来的大帝。

    整个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女人。

    五百年前,何文龙也是在这长谷国得到了南域第一美人关红蝶,而现在神州第一美人也任他鱼肉。

    这长谷国还真是他的绝顶福地啊。

    四周是空旷无比的废墟,寒风呼啸不已,说不出的凄凉萧瑟,何文龙说道:“多谢之前妖皇大人的不杀之恩,留我一命,为了感谢,在下一定会让您好好享受一番的。”

    凌雪听到了动静,眸子里终于有了些许神光,仍旧还是前所未有的虚弱,感受不到任何元气的存在,仿佛自己真的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无助感如同漫无边际的黑暗,要将自己吞噬一般。

    此时她还没有从柯亦梦背叛带给自己的打击之中走出来,在木然之中,她只记得何文龙怀抱起了自己,往北边飞掠而去。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何文龙便带着凌雪来到岩关城北边五十里外的栗阳镇,然后轻车熟路的前往镇中的一座院落。

    ※※※

    何文龙走进房间,带上门,再把凌雪放在了大床之上,望着这道千娇百媚的身影,他的目光微微恍惚。

    五百年前他就是在长谷国成功暗算了关红蝶,并采补了她的处子之身后才有如今真王的成就。

    而现在又是在这个地方,神州第一美人唾手可得。

    若是将她采补了,所能得到的好处即便不能让他一步登天,至少窥探得到一个帝皇之位怕是轻而易举吧?

    这个屋子之中,只有何文龙与凌雪二人。

    何文龙现在已然放下了平日道貌岸然的伪装,他贪婪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女子,不肯放过任何细节。

    她那尺寸惊人的高耸玉峰,美艳不可方物的脸蛋,独特凛丽的三千银丝。

    何文龙陶醉的吸了一口气,他感受到了这个女子身上那唯有处子才可能拥有的体香。

    他感到很惊喜,同时也很兴奋。

    凌雪终于注意到了何文龙的目光,身子微微一震,她怒而望向何文龙,下意识想要动用龙剑武魂,一剑杀了这个男人,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不论是挚爱还是修为。

    她紧紧望着何文龙半晌,最后只是缓缓闭上星眸,不去看,不去想,不多做口舌之争。

    不论是如同凡修女子一样呼喊求救,还是用双手护住自己娇弱的身子,除了点燃眼前这个男人更加高昂的欲火之外,别无任何用处。

    她很笃定。

    勾起女人的羞耻心之后玩弄起来才更有味道,尤其是是何文龙这种淫邪之徒对此更是手到擒来

    何文龙玩味的看着此时此刻美人秀靥上的微毫变化,说道:“妖皇大人这就万念俱灰了,未免太早了吧。”

    他心念一动,身后浮现出他罕有在外人面前使用的灵刺武魂。

    一步一步走近这个妖媚到颠倒众生的尤物身前。

    他抚摸上她那纤细的蛮腰,顺着到了小腹的位置,凌雪只觉他的手掌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一般,燃烧着她体内蠢蠢欲动的无数欲念,禁不住想要轻哼出声,只不过她仍旧暗自咬着贝齿,不肯发出丝毫声音。

    何文龙意味深长的一笑。

    蓦然手指连动,指尖上元气闪烁,迅速点中了凌雪小腹上的几个窍穴,每次戳中,凌雪都会不自觉的轻吟出声,一股股酥麻火热的感觉从小腹之中散发出去,遍布全身。

    “妖皇大人,你猜何某方才做了什么?”

    凌雪紧守牙关,不肯开口,只是睁开眼怒目望着他。

    何文龙俯下身,附耳轻声道:“我的第二武魂名为灵刺武魂,作用可不只是暗算人这么简单,对付不听话的傲慢女人,同样非常有效,因为它还能勾起您体内最原始的渴望。”

    凌雪想起了在岩关城的时候,何文龙机关算尽终于在自己后背得手后,她的后背残留下来的感觉。

    就如同星火落在她体内浩瀚欲念之上一般。

    紧接着,无数星火落入她的识海。

    她的目光禁不住微微一凝。

    本来因为受到柯亦梦的打击而有所崩溃的道心此刻进一步失守。

    她的识海之中出现了一片难以遏制的炽热火海。

    何文龙什么也没有继续做,只是微笑望着床上的美人接下来的每一分变化。

    很快,凌雪已经香汗淋漓,俏脸潮红,羽睫轻颤,星眸迷离。

    她的三千银丝如云铺散在床上,高耸的玉峰起伏不定。

    全然没有了方才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此时何文龙终于轻佻得意的笑了起来:“我的大美人儿,现在感觉怎么样?”

    凌雪此时已经失去了全身的修为,道心也近乎失守,再也无法压制体内的众多欲念,身上每一处地方的感觉仿若都被放大了百倍一般,她从未有一刻感觉到这具身子原来如此空虚。

    内心有种迫切想要填满这份空虚的强烈欲念。

    同时,她也感到非常害怕。

    曾经三千弱水畔旁一剑斩王侯的她头一回感觉到如此害怕。

    “不要……你不要过来……”

    “妖皇大人,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真是非常不错啊,我还以为你能够从头到尾都当一个看破一切的天仙呢。”

    凌雪想要怒叱何文龙,却发现一张口便禁不住想要喘息娇吟,她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放荡的模样,最后只得紧紧闭上嘴巴。

    面对这个何文龙这个奸诈狡猾的主儿,如今她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八十一天那么漫长,她体内又潜藏着那么多欲念,即便是她也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失去自我,成为这个男人的禁脔玩物,彻底成为欲念的奴隶?

    “忍不住了吧我的大美人儿,在下这就帮你宽衣解带。”何文龙缓缓脱去了自己的黑袍,露出黝黑精壮的身子,他看到凌雪似乎已经认命了,于是微微一笑,把手伸向了她胸前那对高耸壮观的美人峰,准备帮她解去最后一层防线。

    凌雪羞愤欲绝,缓缓闭上了美眸。

    一道白袍身影浮上她的心头。

    她不自觉的想起了他几次三番救自己于危难之中,又想起了天云国的那一巴掌。

    旋即心中泛起了一抹苦涩,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