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 柳暗花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苍焰皇牧玉堂已经在化作废墟的天魔殿之前与万魂魔皇步九尘交上手,尽管步九尘被柯亦梦射去了一条手臂,不过对阵牧玉堂的时候仍旧不落下风,由此可见这位坐镇天河谷的魔皇实力究竟有多么惊人,至于永镇皇池玉宇与青鸾王楚洛宁,则是与一万多的修士大军一同对付挣脱落羽阵束缚的黄成仁,之前束缚在黄成仁身上的羽蛇虚影如今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唯有天上偶尔飘飞下来的羽毛能够作为落羽阵曾经在这片战场上存在过的证据。

    尽管黄成仁如今刚刚挣脱出来,实力还未彻底恢复,但池玉宇还有楚洛宁等人要对付他还是显得太过吃力,唯一能做的,便是咬牙坚持拦住黄成仁,眼下只要大阵一破,尽管血傀皇仍旧存在于战场,但却不会再拥有源源不断的元气,如此一来,他们便具有一线赢面。

    四地狼烟,鲜血弥漫,最为轻松的却是已经进入天魔殿的凌雪柯亦梦,尽管还有魔修挡道,但是对于她们二人来说,却近乎等若畅通无阻,凌雪操纵着妖体开始吞噬着这片战场中弥漫不散的执念,尽可能恢复妖气,不过却是没有让妖体去吞噬这些修士的尸体,这样做也许可以让她在这个难得的空当里尽可能恢复力量,可她并不愿意这么做,虽然她并不否认自己是妖怪,但也没有因此否认自己曾经身为人类的事实。

    很快,凌雪与柯亦梦便杀出了重围,通过天魔殿废墟进入到地下。

    凌雪挥出一剑,用霜色的剑气将将入口处封锁起来,随后抬手一指,以火焰点亮了整个长廊,她察觉到柯亦梦有些神不守舍,以为她是在责怪自己又拖了一回后腿,眼珠子俏皮一转,她拍着波涛汹涌的胸脯,心有余悸的说道:“这一次真是多亏我家柯大美人了,不然早就败在了步九尘的手下,现在怕是已经生死未卜。”

    柯亦梦歉疚一笑,她望向此时已经人去楼空的通道尽头,轻声道:“我察觉不到我父亲的气息了。”

    凌雪她觉醒龙剑武魂之后,五感一直远超同阶的修士,如今自然也已经意识到柯雪雁等人怕是已经全部离开,道:“你爹应该是被你姐姐一起带走了吧。”

    柯亦梦微微摇头,道:“我的五感远远不如你,但我却对与我有血脉联系的父亲还有姐姐有着非同寻常的感知,早在苍焰皇牧玉堂到来之前,我已经能够感受到我父亲的气息在这里断绝了。”

    凌雪微微一顿,这才知道原来柯亦梦是因为担心她老爹柯飞羽的缘故才心不在焉,微微一叹。

    很快,两人便在通道的尽头看到了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

    再前方,便是原来的护城大阵,如今用来孕育血傀皇的阵法。

    血光通天,遍地都是鲜血,走在地上,能够感觉到非常清晰的凝滞感,浓厚的腥臭气息扑面而来。

    极目远眺,越过大阵的圆台,可以看到一道亮光。

    那里通往外界,柯雪雁等魔门修士应该是从这里离开的九渡城。

    凌雪拍了拍柯亦梦的肩膀,对于柯飞羽的死亡她并没有什么感觉,甚至她还隐隐能够感受到几分痛快,这样为了所谓的家族兴衰便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的男人,完全是死有余辜,在她看来,家族便是先有家后有族,对于一个家而言,亲情二字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是撑起一个家的关键,至于发展壮大的家族,最需要传承的不是荣华富贵,而是骨子里头的血脉之情,不过尽管这么想,凌雪还是能够理解此时柯亦梦的心情,毕竟再坏再烂,那也是她的亲生父亲,她将时间留给柯亦梦,自己则是抓紧时间往血光冲天的阵法那边飞掠而去,眼下早一刻破掉这个阵法,对于正道而言都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地底这个充满罪孽的血色大阵终于破去,可以看到遍布地下世界的红光便全然不见,而且地底也因为结构的破坏,开始逐渐崩塌,碎屑簌簌落下。

    凌雪来到柯亦梦身边,望了一眼胸口鲜血已经干涸的柯飞羽,他睁大的眼睛此时已然闭上,凌雪轻声问道:“放着不管么?”

    柯亦梦只是说道:“走吧。”

    地底不断塌陷,柯飞羽的尸体很快便被废墟所掩盖。

    凌雪与柯亦梦二人从昏暗的地下飞掠而出,再次重见天光,然而空气之中仍然飘着难以散去的浓烈血腥味道。

    从进去到出来,这期间约莫不到几炷香的时间,不过外面的局势却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就弱势的宁琦烟在上官承的怒火下显得更加不堪,而黄成仁虽然脱困而出但眼下他没有了血阵源源不断的元气支持,在永镇皇、青鸾真王以及玄冰真王三人联手之下也没有先前的不可一世。

    不过尽管魔门一方已经现出颓势,但苍焰皇牧玉堂则是仍旧与万魂魔皇步九尘斗得难舍难分,只不过眼下大阵一破,明眼人自然都看得出来魔门这一局已经无可挽回。

    步九尘心中叹息,这一战正魔两道皆是损失巨大,朱雀真皇上官承此战之外不仅帝境无望,而且很可能还会往下跌境,他们魔门也就少了一个巨大的威胁,只是在这一场香火之争中,凌雪还有柯亦梦表现出来的潜力却让他忧心忡忡,只要这两人不死,魔门哪怕迎回天魔姬,也难以在将来东进神州,实现数万载以来的的夙愿。

    凌雪没有去管与步九尘相持不下的牧玉堂,而是与柯亦梦直接前往血夜修士那里。

    到处是战火与鲜血,等她们二人到的时候,血夜修士已经只剩下四人,许长明、宗正游、宋孤凤还有她怀里的蜂鸟。

    宋孤凤摇了摇已经虚弱到睁不开眼的蜂鸟,欣喜道:“坚持住,主人来了。”

    蜂鸟勉力睁大眼睛,果然在模糊的视线之中望见了那一抹熟悉的银发身影,她露出笑容,断断续续说道:“主人,蜂鸟无用。”

    凌雪将手温柔的按在她头上,从天道那里继承过来的七百大道之中并非没有用于疗伤的,至于她体内的剧毒则是更加简单,她的龙剑武魂便是百毒不侵之武魂,她的鲜血要解开锻魂境修士的毒素还是绰绰有余的。

    她咬破手指,滴了几滴鲜血进入蜂鸟的口中,蜂鸟很快便吐出一口毒血来。

    凌雪轻声道:“我可没允许你现在就死的。”

    蜂鸟听到凌雪这么一句不讲理的话后,不自觉流下眼泪来,然后破涕为笑。

    对这个做任何事情都一丝不苟的死士而言,这可是极为罕见的笑容。

    动人的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