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家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青鸾王楚洛宁此时不自觉的浮现起凌雪一袭银发挡在自己身前的画面,她面对黄成仁的时候,不可否认她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惧,而最后挺身救了她的人却是一直令她感到羡慕嫉妒的凌雪,一时浮上难言思绪,竟然有了几分烦躁,而眼下这些情绪则是尽皆发泄在眼前的魔修身上,从前方撤回来的玄冰王尉迟泽望见这一幕,倒是没有多想,只当做这位娇美的大日殿大小姐杀红了眼,楚洛宁与他汇合之后,一边对敌一边问道:“天魔殿前面还有一位万魂魔皇,凌雪能对付得了他?”

    尉迟泽抬手冻住一片,道:“怕是很难,尽管凌雪天纵之才,但步九尘好歹是稳坐天河谷八千年的铁腕真皇,两者还是差了不少。”

    他望了一眼仍旧还未脱困的黄成仁,继续道:“如今我们能做的,便是帮她尽量拖延时间,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肯定的是上官承已经豁出去了,只要他解决了第一个成为血傀皇的宁琦烟,凌雪那里的压力便能够大大缓解。”

    九渡城十几万修士的血战当真血腥无比,说是血流成海都不为过,即便是见惯了惨烈场面的凌雪也不禁微微蹙起眉头,一路杀到城中,不远处便是已经坍塌成为废墟的天魔殿,饶是尸体已经堆积如山,但厮杀之中的修士仍旧还是密密麻麻,统统都杀红了眼睛。

    凌雪此时正对峙着忽然出现在前方的万魂魔皇步九尘。

    天上大雨倾盆,脚下尸山血海。

    她只是比起寻常伪皇要强上一线,但要真正与真皇过招,尤其还是如步九尘这样的真皇之中的佼佼者,却是远远不够的,只是眼下已经没有了退路,四面八方都是数之不尽的魔军,东明王府那里还有比真皇还要难对付的血傀皇,哪怕此时黄成仁的修为并不能尽数发挥出来,但也不是永镇皇池玉宇能够对付的,因此他们如今必须争分夺秒,否则便要形成腹背受敌的严峻形势。

    步九尘望着不远处这位银发美人,说道:“你并不是我的对手。”

    他并没有准备听到凌雪的回答,话音刚刚落下,他便抬起手,遥遥对着凌雪这里一指。

    无穷威压便紧随着身后浮现的奈何桥而骤然降下。

    ※※※

    天魔殿下,无边的血光充斥。

    穿着一身奢华貂裘的柯雪雁颤着身子,咬着薄唇,丝丝鲜血不断从口齿中流出,她揪住何文龙的衣袍,歇斯底里的问道:“不是说万无一失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现在那个贱人已经来到天魔殿前,你还想说什么?告诉我万魂魔皇步九尘一定能够拦住她?”

    何文龙沉默了一会,他与整个魔门确实是低估了作为南域三大真皇的羽皇还有朱雀的能量,上官承会忽然发疯这一点他们更是始料未及,这个已经半步神玄的大人物放开一切后的实力委实是令人感到敬畏,第一次出手便直接让千幻魔皇陨落,这可是实打实的真皇境强者,死一个便少一个,甚至已经动摇了他们魔门之后数千后的根本,且不说远的,单说就现在而言,陨落了一位魔门真皇,对于整个局面的冲击是十分巨大的,何文龙缓缓答道:“圣女大人,你是魔门兴盛的希望,不论如何你都不能死在这里,我只是一个真王罢了,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过我可以提一个小小的建议。””

    柯雪雁冷笑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何文龙微微颔首,并没有否认。

    柯雪雁松开紧紧抓住何文龙的玉手,然后大笑起来,她笑得花枝乱颤。

    通道入口处,两个魔修正押着一名两鬓发白,面色沧桑的男子,此时他正望着远处笑得放浪形骸的那个女子,目光尽是嘲讽,他想起了这个女子七八年前的模样,冰清高贵,单纯清澈而且拥有高度的家族荣誉感,眼下却是彻底变了一个人,就像是被妖怪附身了一般,比妖女还要妖女,他做梦都想不到一向最器重的大女儿会做出屠戮家族上下的事情,尽管饶了自己的一条贱命,让他苟延残喘,但只是这点小恩小惠却是不足以让他减轻对这个女人的无穷恨意。

    柯雪雁回望着他,注意到他神色之中的嘲讽后笑得更加肆无忌惮,妖异的眸子里流出两行淡红色的泪,半晌,柯雪雁走到这个她喊了将近二十多年爹的男人身前,用无数魔修垂涎若渴的玉指挑起他的下巴,轻笑问道:“你恨我?”

    柯飞羽望着她,道:“你已经彻底堕落了,我柯飞羽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柯雪雁说道:“你凭什么恨我?我会变成这个模样,还不是为了你那点可笑又微不足道的家族荣耀感?”

    柯飞羽惨笑道:“人总是需要一些信仰的,有人信诸天神魔,有人信前贤圣人,而我信的是咱们的柯家老祖柯思邈,我信的是门庭前挂的那块牌匾上的四个字——玉叶金柯,为了家族,我可以在纪无双面前忍辱负重,选择让你杀掉你的亲生妹妹,总有些东西的地位超越了个人的荣辱,在我看来,那便是家族,我本以为你能懂的,没想到最被我看好的你,居然亲手毁了我们的一切,我怎么能不恨你?””

    柯雪雁微微点头,收敛起脸上的笑意,轻声道:“柯家都没了,你还活着做什么,去追随你的柯家老祖吧。”

    噗哧!

    她面色平静的用手刀刺穿了柯飞羽的心脏,这个久经沧桑的男人的面庞因为强烈的痛楚急遽扭曲起来,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咬牙切齿说出最后一句诅咒:“柯雪雁,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柯雪雁从怀中取出一块雪色的手帕,轻轻擦拭去手上的鲜血,转过身去道:“现在可以走了。”

    何文龙接过这块手帕,闻到其上诱人的幽香以及交杂其中的血腥气味。

    他的神色中浮出几分微不可查的怜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