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 血傀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流淌的鲜血终于将整座九渡城尽数囊括在内,就在一道血影冲天而起,自天魔殿飞射向朱雀殿的时候,黄成仁正微笑着逆流而上,往正在不断崩塌的天魔殿走去,一路鲜血,仿若走在一片血腥沼泽中一般,当他得到何文龙命人传来的“时机成熟”消息之后,便煽动进行了这一场足以将那些正道修士吓得肝胆剧烈的“暴动”,事实上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甚至比起计划还要来得完美,听说圣女大人对纪无双恨之入骨,这一次心甘情愿献出圣血与其说是为了魔门的千秋大计,更不如说是为了复仇。

    他不自觉想起了远在坊泉城的寒月仙子陈玉霜,不知道这个女人最后如何了,从仙子堕落成凡女,然后又成凡女堕落成放荡的红尘女子么?

    头上猛然一阵轰鸣之声,袭卷的大风将他的黄袍吹得狂舞。

    黄成仁抬头望了一眼,那道血红色的身影正从上方的天际一掠而过,速度快的令人头皮发麻,流露出来的真皇气息更是教人心惊胆战。

    单论这份气息,即便是与稳坐天河谷八千年的万魂魔皇步九尘相比,也完全不显得逊色,甚至因为这个刚出世还不能收放自如的缘故,还犹有过之,否则天魔殿也不会崩塌。

    只不过,这个人形怪物最引人生畏的地方,并不是修为或者气息。。

    他轻念了一个在名字:“血傀皇。”

    血傀皇这个说法在神州天下已经销声匿迹了数万年的光景,也许还更加漫长,甚至可以追溯到荒古时期。

    不过也难怪,毕竟这东西太过传说,数百年的大阵不过是一个引子,真正最关键的还是天魔姬,若没有圣血的灌溉,血傀皇终究只不过是一场远古之梦。

    黄成仁没再停留,继续朝着不远处的漫天烟尘走去。

    于此同时,那道血傀皇已经直奔朱雀殿方向。

    朱雀皇上官承面色一变,此时不再保留,全力以赴要破开千幻魔皇布下的幻境,烈焰灼烧其中天地,然而却只能令其内世界扭曲碎裂,距离突破破境而出仍然差了一些,困住他的两位魔皇都禁不住口喷鲜血,不过千幻魔皇白静诗却从中看出了什么端倪,阴恻恻的笑道:“万事了如指掌永远气定神闲高高在上的朱雀真皇竟然也有着急的时候,让我猜猜,莫不是那朱雀殿内有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或者是……人?”

    上官承微眯起眸子,帝皇威压化作实质焚烧眼前一切,他身上的精血也开始燃烧起来,讥讽道:“我两万多年的长生,还有什么看不开的事物能够成为我执念,到底是你们太小看我,还是你们太高看自己了?”

    白静诗笑眯眯道:“不论如何,直至这场香火之争结束之前,我都不会放您出去的。”

    上官承冷笑一声,道:“你们可以试试看。”

    他身后现出一道火焰巨神,陡然一拳轰击出去,千幻魔皇白静诗犹如被巨锤轰击的渺小石子一般,呼啸倒射出去,整个幻象世界也随之一颤,他冷笑一声准备乘胜追击,却有无数道亡魂化作锁链缠住他的手脚,限制住他的行动,他平静抬头一看,万魂魔皇步九尘正倒立上空回望着自己。

    千幻世界之中斗得昏天暗地,朱雀殿外此刻也是狼烟四起。

    后方的数千修士皆是惊恐的望着突然降临的这道血影。

    本以为这是什么怪物,却没有料到,原来是一个女修,而且依稀可能看出其明艳的外貌。

    然而她身上却缠绕着无数的怨魂却令其看起来比妖魔怪物还要可怕。

    这些怨魂望见他们,尽皆面目扭曲,痛楚不堪的伸出手来,似是想要逃脱出去重返轮回。

    不少修士甚至可以从中看到曾经一同浴血奋战的同袍,不禁觉得毛骨悚然。

    他们自己若是死了,岂不是也要成为其中的一员?

    这道血影女修只是简单一个目光,便能够令数十个炼神境修士爆成血雾,还有谁能够前来阻止她?内心充满恐惧的修士开始作疯狂鸟兽散。

    她目光冷血淡漠,犹如人形杀戮机器一般,以极快的速度收割着留守朱雀殿的修士。

    澹新月与她师姐撤回到朱雀殿内,两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听着外面的哀嚎之声,一时间不知所措。

    “这不可能,魔修不是只有两位真皇,怎么如今又新添了一位?”

    “那根本已经不是什么魔皇了,那只不过是拥有魔皇修为的怪物!”杨兮旋花容失色,她不由得想起了凌雪那可怖狰狞的妖体,相较之下,她更愿意面对凌雪这个不改道心的妖怪。

    “朱雀爷爷……”澹新月不自觉轻唤。

    忽然传来一声诡谲无比的声音:“上官承可不在这里呢,小姑娘。”

    犹如无数怨魂在耳畔轻语,两人皆是猛然一震,心脏狂跳之中缓缓抬起眼来。

    那道血影正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们。

    陡然一声尖叫。

    瞬息之中,方圆数百丈似乎都成了血色的海洋。

    里面传来数之不尽的声音,都是怨灵的呼救与咒骂。

    她们明白自己也要变成这片海洋的一部分。

    就在意志之火即将熄灭的刹那。

    苍白色的火焰袭卷整座朱雀殿,将那些血海尽数蒸发燃尽。

    一道镶金白袍身影出现在两人身前,目光凝重无比,轻声说了两个字:“快逃。”

    澹新月睁大眼睛,大口喘息着,不知如何发出干涩无比的三个字:“牧爷爷。”

    杨兮旋则是喃喃道:“苍焰大人。”

    两人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力气,以此生最快的速度疯狂远遁。

    花和黄成仁口中的血傀皇一脸平静,只是轻轻抬起手,然后朝前一指。

    下一刻,便是真皇存在的牧玉堂也彻底变色。

    六道极强大的武魂虚影骤然在血傀皇的身后浮现而出,正是方才在战场上死去的正魔两道真王的武魂。

    “苍焰皇么?久仰大名了,只不过很可惜,我想杀的人,你拦不住。”

    牧玉堂的无穷苍白色火海要将血傀皇淹没的瞬间,他的耳边传来这样一句话。

    下一刻,轰隆一声巨响,犹如十方惊蛰陡然降临朱雀殿一般。

    天崩地裂。

    ※※※

    地底世界,阵法已经彻底染成了血色,散发着如同地狱一般的光芒。

    黄成仁闭目聆听着这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半晌才缓缓睁开眼睛,问道:“那便是紫罗真王?”

    何文龙平静道:“现在已经是紫罗真皇了。”

    “真是不可思议。”

    黄成仁留下这一句话,便一步踏入阵法之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