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 两万两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但凡在道之一途走到高处的人,大都具备两种特质,天资绝顶还有道心坚定,能够走到巅峰的修士无一不是出类拔萃之辈,然而朱雀真皇上官承在修道一途却没有多高的天资,他只有最寻常的火武魂,掌握的是五行之一的火之大道,到了后来,道极始三境仍旧与他无缘,然而他靠着坚定的道心历经整整两万两千年的修道,走到了这一步。

    这两万多年以来,前两千年历经红尘沧桑,后两万年他只是修道。

    全心修道。

    不为天下众生。

    不为权倾天下。

    不为登临大帝。

    他修道只为堪破轮回,只为问道长生,只为破镜重圆。

    一万九千年前,他背着那个女子不远万里前往罗天殿,传说这里有着神州天下最了得的医师,拥有神州天下最高明的医术,起死人肉白骨算什么,便是入了阴间轮回也有本事给你拉回阳间。

    然而他在罗天山下跪了三天三夜,最后只得到无济于事这四个字。

    上官承原先想着能够有个真王修为已经太了不起,五千年的长生已经足矣。

    然而当上官承想起那一句看似童言无忌的约定,却改变了主意。

    恍惚之间,他想起了背上那张尽是满足神色的小脸,两靥的酒窝比罗天山上开满的桃花还要好看。

    她在耳畔轻笑:“有个哥哥可真好。”

    上官承只是两行清泪。

    她又说:“不哭啦,来世我还当你妹妹不就得了嘛。”

    上官承挤出笑容,问道:“当真?”

    她虚弱笑言:“你要不嫌弃的话,下几辈子我都愿意当你妹妹,生生世世。”

    一万九千年后的今日。

    上官承眸中火焰愈来愈盛。

    偷天换日。

    身后火似骄阳。

    如同惩戒天地万邪的光明,洒在在十万魔修身上,顿时传来不尽痛楚哀嚎。

    步九尘的嘴角流出鲜血,他引以为傲的道境在这个活了两万多年的男人面前就如同摆设一般,望见手下魔修的惨状,他面色阴沉的张开手掌,朝天一托。

    缠绕在奈何桥上的阴魂顿时大盛,然后化作了怒啸大海,冲开了无数光明,然后可以看到一幅海天一线的壮景,转眼便要将朱雀这一边的正道修士尽数吞灭。

    十万魔修炙热狂呼。

    上官承望见这一幕,只是冷哼一声。

    这一声落下,阴魂大海便猛然一震,犹如一座巨大熔炉忽然出现在天地之中,炼化那密集成海的阴魂。

    上官承一身袍子猎猎起舞,燃着盛烈的火光,犹如神灵一般。

    无怪能够在面临诸皇的时候,仍旧能给人一种凌驾在上的盛气凌人之感。

    步九尘微微变色,半步神玄实在是太强了,尽管只是刚刚触摸到玄之一字的门槛,但也已经太过可怕,他意识到自己一个人怕是阻挡不下来这位执掌朱雀疆域近乎万年之久的皇者。

    还需要一位真皇境强者。

    正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世界陡然变得虚幻起来,方才快要炼化天地的惊人气息也随之扭曲,万千大厦开始颠倒,眼前看到的一切变得荒诞无羁。

    一道妖媚的身影走了出来,笑意盈盈的望着远处朱雀真皇上官承,道:“朱雀老爷子不发威,南域第一真皇的位置还待商榷,眼下终于全力出手,依我看来,便是当初在青虹城出过一次手的司北星也是逊色了一筹。如此惊才绝艳的人物,仅仅一位魔皇来招待哪里够,奴家也来一齐伺候吧。”

    上官承说道:“听闻千幻魔皇也进了帝皇修士都九死一生的黄泉谷,数千年不见,看来是大难不死得了不小造化。”

    千幻魔皇白静诗笑道:“造化再大,难道还能大得过神玄?”

    话音落下,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开始将上官承包围起来,上官承准备强行破开,万魂魔皇步九尘却猛然出手,以神通之术挡住了他。

    天地震颤,无数层幻境围成了一个透明的气泡,将其中的三位帝皇笼罩其中,其内的任何神通难以再影响到外界。

    正道修士望见朱雀正在以一敌二,都红了眼。

    随着双方真王一骑绝尘厮杀起来,剩下的十几万修士开始如同两股猛烈的浪潮冲击一起。

    一时间杀声震天,血流成河。

    澹新月立在朱雀殿上,目光有些担忧的望了一眼朱雀真皇那边。

    她的师姐杨兮旋站在旁边道:“谁死了都可能,但他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死的,半步神玄境的高手,整个天下几个人杀得了他?两个真皇而已,最多就是困住他,想杀他还差得太远。”

    澹新月嫣然一笑,纵身一跃,在云端之时,无数沙流便轰然凝聚起来,成了一条百丈沙龙正好接住了从天落下的澹新月,怒啸一声,拖着龙头上站着的那个至今没有真王封号的少女冲向趁乱杀进殿城的魔修。

    花蝶真王杨兮旋笑了笑,也动身前去帮助她这个师妹。

    她是个善妒的女人,然而却从来没有嫉妒过她这个同门师妹,澹新月哪里都比她来得优秀,不论是姿容,还是修炼天赋,然而她始终将澹新月当成亲妹妹一般看待。

    可能真的是因为姐妹情深的缘故,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她对上官承这个同床共枕无数次的男人敬畏到骨子里去,她看得很明白,向来严苛律法,不容许任何忤逆的上官承对于澹新月到底有多么宠溺,便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她也比不上对方的十之一二。

    哪怕她自己受伤,她也不敢让这个师妹在面前受到半点伤害。

    否则,便是她也不知道一旦让上官承得知,深受宠爱的她会不会因此而彻底失宠,然后被打入冷宫之中。

    城内西面。

    魔门的修士不敢贸然进攻羽皇一方,羽皇这里的修士却全然没有这方面的顾忌,仗着落羽阵的优势,不论是对付哪一边都游刃有余,只要魔门与朱雀没有铁了心要斩杀了羽皇分身这道阵眼,或者凌雪妖体的妖气枯竭不再能够提供源源不断的元气支撑,那么落羽阵便不会停止下来,然而此时此刻朱雀、魔门两边已经斗得火热,谁有这个闲心来专心对付羽皇一方?

    凌雪的妖体作为落羽阵的元气来源并不妨碍她御剑杀人,斩下几个魔修之后,她望着地上的鲜血轨迹,忽然微微蹙起了黛眉。

    很是古怪。

    她跃上阁楼,借着辽阔视野望向陷入白热化的城中心战斗。

    然后她那淡如远山的眉头皱得更紧起来。

    ※※※

    与此同时,天魔姬柯雪雁跟随着何文龙轻车熟路的再次来到天魔殿下面。

    目光灼灼的望着如同瀚海星辰一般的巨大阵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