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章 石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万里一色,茫茫一片。

    若说羽皇冷夜羽的出场已经足够奢华大气,那么李千愁这一剑斩出,真当是称得上举世罕见的绝景,怕是在座的这么多帝皇,也没有几人真正见识过他出过手的,如今乍然一见,便是万魂魔皇也不由得微微一缩瞳孔,说道:“李千愁这一剑不在招式也无关修为,只是纯粹的剑意,倾注其中的唯有他这一生对于剑道的理解感悟,没有想到,他竟然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光凭这份剑道,已经足够令他证道真皇,只是他如今迟迟没有踏出那一步,莫非是想要一口气叩开帝钟?”

    东明真王府外,冷夜羽轻声说道:“这一剑,真是妙,凌雪要在剑道上胜过李千愁,怕是难了。”

    永镇皇摇头道:“确实是谈何容易,旁人也就罢了,李千愁是什么人?纪无双已经够惊才绝艳了吧,但若是要单论对于剑道的理解,与他相比,怕是也要差了几筹,凌雪之天赋也许能够与纪无双相提并论,然而修道太短,根基太浅。”

    尽管并没有直接点明,不过言外之意已经十分显然,凌雪在李千愁的这一剑之下怕是要输了。

    冷夜羽平静望着远处,若只是一剑的话,不论胜负,都不会对大局形成什么影响,他也只是当个事不关己的看客。

    顷刻之间,那个绝代女子也终于出剑。

    然后,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琴音回响天地之间。

    无数风雪化作琴弦,齐齐奏鸣。

    凌雪妖冶的眸子里燃烧着光芒,洛皇这一剑确实是她这一生里见识过的最巅峰的剑道,能够稳稳压其一头的,唯有已经成就帝道的荒古剑帝独孤夜。

    真的太强了。

    不愧是天下人口中的剑道第一人。

    无数琴弦被轰然斩断,她脚下的城墙轰然倒塌,独留她一人凌空而立。

    两种截然不同的元气如火如冰的在空中纠缠缱绻,坚硬的地面在这份惊人的角逐之中开始下陷。

    霜雪爬上她的玉足,覆上她的黛眉。

    对上此人,凌雪有了当初与纪无双在无双殿上一战的感觉,尽管远不如那一战凶险,但是其中的无力感却似曾相识。

    然而她的眸子却在此刻变得愈发明亮,仿佛包藏了诸天寰宇。

    她将妖瞳的神通催发到了极致。

    临摹。

    并非是寻常的临摹,甚至说是悟道也完全可以。

    悟剑道,洛皇李千愁的剑道。

    当初三千弱水畔她凭借未蜕变的妖瞳临摹出龙剑,一声剑去,道出她最巅峰的剑道。

    如今,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能够从这一剑中体悟出三四分来,对于她在九渡城之后的战斗都大有帮助。

    数不清的画面纷至沓来。

    黄泉之下。

    她瞳孔猛然一缩,望见了那一朵血色的小花。

    犹如伞状一般盛开,鲜血自花上缓缓流淌而出,血漫天地,透过无穷的血色,她看到了花中的世界。

    浩瀚无边的血海流经天上地下,一条遮天蔽地的巨龙正盘绕在一把神剑之上。

    神剑正巧卡在两扇仿若无边无际的古老石门中央。

    血色的潮水不断冲刷着石门上的远古神魔壁画。

    这是她从未见过的画面。

    为何会在这个时候看到这些东西?李千愁身上莫非还存着与神魔图有关的秘密?

    咣当一声沉重的闷响,雕刻着神魔壁画的石门轰然打开。

    凌雪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石门里头到底藏着什么,是纪元之前被镇压其中的诸天神魔,还是如今已经灭绝的绝世凶兽?!

    就在她即将要看到门中景象的一瞬间,无数画面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

    李千愁顿时一凛。

    他从凌雪的背后望见了一道模模糊糊的虚影,好似两扇巨大到遮天蔽地的古老石门,而且更为诡异的只有他一人能够看到这个画面。

    那是什么?

    在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出现的时候,无数光亮从漫天飞下的雪花间隙中闪耀而出。

    好似烈日骤然降落凡尘。

    凌雪的剑意便如同昊日一般斩出,万里雪原顷刻全然蒸发。

    池玉宇怔住出神,望向城楼,喃喃道:“发生了什么?”

    羽皇冷夜羽目光深邃,道:“好生惊人的悟性,怪不得能够在不到十年的时间达到这个境界,她竟然能够在短短的一刹那,将李千愁的那一剑临摹到七分神似,同时与自己的剑道相互融合,斩出独属于她一个人的剑道。”

    青鸾王楚洛宁闻言满眼震惊,羽皇说的还是太过轻松简单,李千愁的剑道可是熔炼了他数千年的修炼于一炉才终于悟得,凌雪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便已然做到,这是何等可怖的天赋?!

    全场静谧一片,看不明白的也知道两人打了个平手,看明白的心中更是掀起惊天浪涛。

    李千愁却没有露出太多神色,他只是平静望着凌雪,问道:“那是什么?”

    凌雪反问道:“你看到了?”

    李千愁微微点头,他难以忘记方才一瞬间的心悸之感。

    他甚至有种预感,一旦两扇紧闭的亘古石门打开,他极有可能会坠入万劫不复。

    这时候问剑的结果甚至也已经显得不值一提,更何况……胜负如何在他看来本就不那么重要。

    凌雪想起当初妖塔还在的时候,被黑风袭卷不见的雪经武,目光微微一闪,道:“不可说。”

    李千愁听闻不可说三个字,手中微不可查的一紧,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怜悯,与不可说之境有关的东西,可不是什么造化,而是这世间最为不祥之物,他微动嘴唇,声音通过神识传到凌雪的耳畔:“九渡城这一场香火之争,变数极多,钦天监算出天机,你极有可能逃不过这一劫,自求多福吧。”

    说罢,他收剑归鞘,转身离开。

    凌雪微微一怔,旋即明悟过来,不可思议的传音道:“你万里迢迢出帝城,只为了给我这一句警告?”

    李千愁脚步未停,回答道:“还是那句话,知音难觅,敌手难求,你若轻易死了,太可惜。”

    “理由就这么简单?”

    “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天际再次落下大雨,白衣身影逐渐消失在雨幕之中。

    这一剑的胜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千愁想要从这一剑中感受凌雪的道。

    他从其中感受到了这个女子的旷世之道,这才知道她是以阴阳大道为本,妖道邪道为阴,剑道琴道为阳,以极恶平衡极善。

    这个女人作为被天下修士所讨伐的妖怪,却始终没有忘却自己的道心。

    如此女子,死了多可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