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八章 流刃若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凌雪望着凌空而立的那个风雅俊逸男人,同样是一身的白衣,但一眼看去,却有种独属于他自己的强烈气质,这种气质不同于洛皇的孤高,也不同于纪无双的深邃,而是一种阴阳相济的柔和,不过相同的是,这三个男人都已经站在了这个神州大陆的顶点,至少万年之内,还没有任何人的成就能够压倒性的胜过他们,忽然她想起了她先前与永镇皇池玉宇的一段对话。

    “池大人,魔门这是铁了心要端了咱们呢,咱们这点人手够用?”

    “不够。”

    当时池玉宇那两个字回答得可真是云淡风轻,现在回味起来,才知道这位尽管实力并非顶尖但地位在羽界中绝对当属超然的人物怕是早就已经知晓羽皇的分身会降临长谷国这一片战场,尽管只是一介分身,不过好歹是位列南域三大真皇之一的帝皇的分身,实力也不容小觑,莫看如今羽皇一方还是最弱势的一边,但不能忘了,如今九渡城是三方相互制掣的局面,任何一方的微小变化,都可能对全局形成不可估量的影响,更何况是平添一位真皇分身。

    羽皇冷夜羽望了凌雪一眼,道:“难得洛皇李千愁出了帝城,若是不去见上一面未免太失礼了。”

    凌雪轻声道:“所言极是。”

    她转身望向血夜的修士,然后目光又落到柯亦梦的身上,待到对方朝着自己轻轻点头,她这才飞掠出城,没有去理会已经兵临城下的数万魔门修士还有隔岸观火的朱雀修士,直奔李千愁离开的方向。

    随着凌雪一走,方才寂静的九渡城内外顿时哗然一片,不少看客面面相觑之后,便争相赶往九渡城的西面,绝大数人在心里面已经笃定这两个在剑道上已然惊才绝艳的大人物在今日必有一战,若真是如此,这场战斗意义可是相当不一般,因为这两人在剑道造诣上已经毋庸置疑登顶神州,如今一决高下,胜者极有可能便是这一代的剑皇。

    上一代剑皇轩辕春秋早就是两万年前的老黄历,不过当年那道一剑绝尘的身影还是深深烙印在老一辈帝皇的心中,世间百器,剑为君主,传言不论修得是什么道,剑道走到极致都能一剑破之,苍焰皇牧玉堂目光中浮现追忆,他的修道资历并不下于朱雀上官承,都是万年前便已经诞生神州的老一代修士,因此对于上一代剑皇轩辕春秋的了解要比在场的许多人都来得清楚,牧玉堂自语说道:“那一位,如今应该也已经踏入神玄了吧,只是不知道如今究竟身处神州何处,毕竟每一位大帝选择画地为牢的地点都不尽相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以神州香火点燃剑道证得的帝道,会比之其他大帝更有机会接近那最后一个境界。”

    他转身一望。

    仿若穿越了数十里的距离,看到一袭白衣的洛皇李千愁站在城墙上,他的不远处便是妖皇凌雪。

    李千愁打量着对面这个被帝城称作神州第一美人的女子,确实是美得惊艳世人,无怪纪无双这等人物都会为之心动,他不得不承认,这几千年来的修道之中,也仅仅只有一个女子可以与她媲美,那就是两千年前的玄天仙子,她也是在洛颜榜上问鼎第一同时位列天仙榜的奇女子。

    大雨滂沱落下。

    望着站在雨幕中的佳人,不知为何他又再次想起尘封多年的陈年往事。

    他的神情微有恍惚,追忆缅怀黯然落寞一闪而逝,最后面色上的表情重归于一片平静。

    李千愁举剑对着凌雪,剑上如霜芒流转,雨滴落在上面,逐渐凝结成雪,飘然飞舞,好生目眩美丽。

    他平静道:“问你一剑,一剑足矣。”

    听到洛皇的这一句话,赶来附近的修士皆是目露光芒,尽管有些遗憾不能看到两人斗上个十天十夜然后分出剑皇之名,不过眼下只过一招仍旧称得上是好戏,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要比十天十夜的打斗更加令人感到赏心悦目,只是这需要相当高的修为才可以看得真切。

    凌雪有些意外,如此一看对方确实是为挑战而来,只不过并不是要打得一个天翻地覆日月无光,而只是为了过上一招,她不禁问道:“是为了剑皇之名?”

    李千愁道:“便当如此吧。”

    这一位莫不是比剑痴关红蝶还要剑痴的存在?

    凌雪在心中暗自诽谤着,不过她也没有再推脱,能够与这等人物过招,对于她在剑胆琴心之道上的修行也是颇有裨益,只不过来得不太合时宜。

    她心念一动,从虚空中抽出漆黑无垠的龙剑,天地无法承受龙剑的强烈威压,开始层层的龟裂崩溃开来。

    李千愁目露奇芒,问道:“听闻你拥有一道极为惊人的剑道武魂,被世人称为龙剑武魂,便是这一把剑吧?”

    凌雪点头道:“不错。”

    李千愁道:“确实是一把好剑,愈是认真看,便会觉得这一把剑非同一般,只不过眼下还缺了什么。”

    当初凌雪将避天珠交给柯亦梦,前往无双殿大战一场,她身后的龙剑武魂上还缠绕着一条妖龙神睚,也是因为神睚的出手,当时她才有机会与纪无双战成平手,否则当初的决战就是必败之局,如今李千愁问的便是凌雪剑上的神睚去了何处。

    凌雪自是不会将自己底细在这里和盘托出,神睚如今陷入百年沉睡,距离醒转过来还有好长的一段光景,只不过手里头捏着这么一张让人摸不透的底牌总是能让敌人投鼠忌器,因此只是平静道:“既然只比一招,缺点什么也无大碍。”

    李千愁深深看了她一眼,道:“那便小心了。”

    他蓦然出剑。

    刹那隆冬,漫天的雨滴尽数化作了雪花,寒风变得无比激烈,袭卷天地,树梢上结满白霜,甚至阴沉的天空也开始结起寒霜,仿佛整个世界的寒意在顷刻间从四面八方朝着凌雪奔涌而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