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谪仙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灰尘还在簌簌落下,弥漫不散的烟雾遮掩了屋内的旖旎春色,坊泉城这一场香火争到现在,城西的建筑已然经历了太多波折,所剩无几,如今仅存的也大都是教人堪忧的危房,哪里受得起太多床榻吱呀吱呀的摧残,不彻底土崩瓦解都算是给了楼中这对新人十足的面子。

    陈玉霜醒转过来的时候,白天那些个教人脸红潮热的记忆纷至沓来,赶都赶不走,她的神情显得有些木然,想必她那远在中州月华宫的神通广大师尊也想不到她最是看重的关门弟子会在长谷国坊泉城这么个犄角旮旯地让人破了守身如玉两百多年的身子,甚至冰清一片的道心也因此出现了几分裂纹,她转头望向负手站在窗前的那个男子,花和黄成仁的欢喜禅真是了得,全都便宜了这个满口荒唐话的男人,她看得出来对方已经突破了一个小境界,从锻魂境初期迈入中期,至于她自己,境界则是稍稍跌落了一些,当真是损了夫人又折兵,不知觉想起了当初自己恨之入骨的亲爹,本以为从此都不会与男人有任何瓜葛的她嘴角浮起几分讥讽与自嘲,问道:“我睡了多久?”

    叶枫转过身来,目光复杂的望着从榻上坐起的这个冰肌玉骨的谪凡仙子,道:“一天一夜。”

    陈玉霜有些失神,瞥了眼狼狈不堪的床褥,还有阴影深处几点极为刺眼的落红,喃喃问道:“坊泉城的香火之争结束了?”

    叶枫道:“三梵皇吴丞宇被凌雪一剑杀了,作为左膀右臂之一的紫瞳真王已经被关押起来,至于……花和黄成仁已经不知所踪,如今凌雪正与各路正道修士一同协助坊泉城的修士重建这一座满目疮痍的城池。”

    陈玉霜听到黄成仁的名字时,因为得到雨泽滋润而浮现几分妩媚动人的秀靥出乎意料的竟然没有出现什么变化,她沉默了一会儿后,轻声道:“你先出去吧。”

    叶枫看到陈玉霜眼下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突然有些后悔这么早就从褥子里出来,更后悔早早就穿好衣服躲得远远以防备陈玉霜恼羞成怒的掌掴,然而对方平静的令他实在不安,他犹豫了一下,道:“你要不痛快,想骂我就骂吧,这一次我保证不还嘴。”

    陈玉霜平静道:“出去吧。”

    叶枫动了动嘴皮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便出了门。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白衣仙子终于推门而出,背倚危墙的叶枫即刻站直身子,“寒月……”

    她与叶枫擦肩而过,淡淡道:“从此再没有寒月仙子。”

    谪仙初堕愁在世,她是陈玉霜。

    ※※※

    坊泉城一役下来,凌雪可以说是名利双收,不仅击溃了坊泉城魔修的镇守势力,而且更重要的是取得了民心所向,她作为神州大陆万载以来一直被众生修士视作人族天生宿敌的妖,这一点显得尤为难得,一同斩魔以匡扶正道的羽皇修士还有朱雀修士,都成了衬托她存在的配角。

    凌雪翘着脚坐在高台上望着底下修士忙活的画面,修长如青葱的五指托着她那鹅蛋下巴,嘴角噙着优雅迷人的笑意,一身青衣的蜂鸟不知何时来到身旁,她望了眼身前这个身姿妖娆直教天下风流人物都趋之若鹜的女人,当时魔修引爆深埋地底的百年大阵的时候,她真以为自己这个死士的一生便也就到此为止,在那一刻到来之前,她真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坦然面对生死的准备,然而当真的要面临那种令人头皮发麻绝望痛苦的一瞬间,她准确的捕捉到自己内心确实的恐惧,那一瞬间她希望有人能够救自己,旋又自嘲一笑,那种时候所有人都自顾不暇,谁会救她?这个念头刚升起来的时候,数十道狰狞的漆黑妖怪嘴巴从身旁猛然探出,挡住了那仿若要毁天灭地的元气狂流,那一刻的震撼真是难以言表,然而更加令她终生难忘的是紧接着的下一幕,成百上千的利嘴浮现而出,如同一道十万里城墙,挡住了外界的一片喧嚣,扶起了这一座将倾的城池,无数鲜血在那一瞬间炸裂开来,不是千千万万人的血,而是她一个人的血,不必想都知道那该有多么疼。

    她本以为总有人能够不惧死亡。

    然后发现自己错了。

    只不过转眼之间,她发现自己又错了。

    这个女人不论用了什么手段在最后扭转了乾坤,但在那一瞬间,她是不怕死的。

    天下人许多人不解她成了彻头彻底的妖怪之后,为什么还有资格称上一声剑修,甚至还有人认为她能够封位剑皇,其实不难理解,她至始至终都没有丢过剑心,只是如今以妖的形式表现了出来。

    蜂鸟深吸了口气,平复了思绪,轻声开口道:“寒月仙子应该是离开了坊泉城了。”

    凌雪目光有些飘忽,一城的香火之争分出胜负之后便是清算人数,寒月仙子这般真王级别的战力自然更是教人重视,蜂鸟找到寒月的踪迹后第一时间便禀报了她,到了现场后,她凭借着蛛丝马迹很容易就判断出前因后果来,那时候她望着榻上那对搂在一起进入梦乡的男女,仿若看到了曾经的自己,莫名她想起了那个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那个人,恩恩怨怨尽皆浮现眼前,还有最后彻底决裂的那一巴掌,她摸了摸自己纤长的五指,沉默半晌,说道:“便让她冷静会儿吧。”

    ※※※

    纪无双一路南下,缀拾当年的记忆,却没有想到会在融雪国再次遇到那一对来自紫淑峰的比翼鸳鸯,傻小子蔺怀,还有那个喜欢叫蔺怀为蔺呆子的萧月,更加想不到的是两人正各一手牵着一个小女孩,算算时间,倒也确实是差不离,看来向来清规严苛的紫淑峰也是为这一对活宝作出了不少让步,正当他愣神的时候,便听到萧月一声因为阔别重逢而充满惊喜的娇呼声:“陈大哥!”

    这个一朝覆灭百万里玄庭为天下无数修士所敬畏的男人露出缅怀的笑意,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蔺怀仍旧还是当年那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道:“师尊师娘见我俩已经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最后也破罐破摔,任由我俩去了。”

    纪无双感慨道:“没有想到几年不见,你们都修成正果了。”

    萧月俏脸浮起几分浮云,当初第一次见到陈大哥还有萱姐姐的时候,她早就便与蔺呆子干柴烈火过了,只是到了沧海国登临碣石望过一眼沧海之后才有了这个正果,其实她现在还迷迷糊糊,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欢蔺呆子的哪一点,哪里都比不上这个陈大哥,但她就是喜欢得紧,有一次她勉强琢磨出了一个能够让自己信服的答案——全天下便是蔺呆子最好欺负,不过回头一想,蔺呆子岂不是成了自己的出气筒了,觉得不太妥的她又把这个答案撇到一边,此时察觉到纪无双满面的风尘,她却又想起这个缘由来,问道:“陈大哥怎么一个人,难道是让萱姐姐给欺负了?”

    纪无双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哑然道:“被欺负惨了。”

    说起那个姿容绝代的女子,蔺怀现在还觉得脸上有些发烫,低声问道:“夏姑娘怎么没有与陈大哥在一起?”

    纪无双一笑置之,正想要说些别的,却听见两人中间站着的小姑娘可怜兮兮的喊了句“爹爹、娘亲,我饿了”,他瞧见旁边正卖着糖葫芦,用竹签串着,糖浆浓稠,便顺手买了一串下来给她,小姑娘尽管小不点,倒也礼貌,知书达理的说道:“谢谢陈叔叔。”

    纪无双闻言有些怔神,前世三千年浮华,这一世二十几年光阴,哪怕当初因为重伤而两鬓银霜的时候,他都没有如此刻这般强烈的感受到何为一夜白头的滋味,鸠城里的一幕幕画面潮水般的涌现上来。

    他笑了笑,有些苦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