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六百八十九章 逆境阴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天塌下来了,总需要有人站出来顶着,于是有人率先站了出来,然而并不是顶天立地的高个铁汉子,只是一个女子,一个颠倒众生的妖娆女子,一人一剑,外加她那遮天蔽地的本源妖体,挡下了狂暴元气所化的怒涛洪水,一时之间,所有人的脑海之中都不由自主浮现出五个字来——芳华气盖世。

    元气交杂着鲜血,鲜血混合着香汗,涔涔落下。

    坊泉城的正道修士此刻脸上的神色很精彩。

    尽皆怔怔望着空中这道俏立的绝代身影。

    这可是……当初被他们这些正道逼落三千弱水畔的逆天大妖。

    如今竟然凭借一己之力救下了他们。

    濒危一刻还在叱责这个女子冷血无情的罗烟王也愣住了。

    满城数万修士的性命,此刻竟然全让这个妖女给救了,若她真能扛下来,这该是一份多大的功德?只不过,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人之力,如何敌魔门众修百年之功,只是明知道不可能,还是有许许多多的修士一时之间都忘却了恐惧,如同潮水一般的跪伏下来,朝着天边那道本应是天下正道最大敌人的妖女深深一拜。

    天上倾暴雨,人间跪伏一片。

    澹新月一袭白衣伫立,望着面前这一幕,神色复杂。

    魔修拜的是九渡城的那一位圣女,还有他们西域的无上魔帝。

    那么,这些正道呢?

    殷十觞深深望了那道绝世倩影一眼,说道:“坊泉城的香火之争我们已经败了,不如就趁现在抽身吧。”

    澹新月平静道:“我再等一会儿。”

    殷家大少爷望向另外一位真王,朱雀国宇文家的供奉长老,这个以一笔水墨描江山闻名的画道大家只是微微摇头,紧接着抬手一点,墨水纵横四溢,以指代笔,以天地为画卷,看这个架势怕是要当场作画,莫非眼下这一幕场景要比长谷国的数万里锦绣江山更加令人心驰神往不成?

    殷十觞摇头一笑,转身便带着剩下的朱雀修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

    叶枫这里却也同样并不好过,以他的修为要硬生生抵挡这漫无边际的元气狂流实在是太过难为他了,哪怕如今绝大部分都已经被凌雪以一己之力挡了下来,但他也已经遍体鳞伤,看上去好不悲壮,寒月仙子劝过他几回,不过都让这厮给一口回绝,她刚开始还会冷冷讥讽几句,到了后来不知道是不是真让叶枫给打动了,还是由于体内被花和黄成仁种下的欢喜禅已经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到她需要专心抵御的地步,总之她开始变得一言不发,同时那两百多年从未教男人碰过的冰清玉洁身子已经遍布潮红,甚至呼吸也在不知觉之中,变得急促起来。

    叶枫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洒在胸前,面色苍白无比,不过他目光仍旧坚定无比,望着已经濒临破碎的金刚法阵,似是不知疲惫的继续以元气凝聚那号称能够诛尽诸天神魔、灭杀万物的红枫轰击结界,他的腿已经不自然的弯曲起来,然而还是咬牙坚持,望见寒月仙子的神色开始出现了恍惚,他瞪眼道:“再坚持一会儿,我马上就能救你出来!”

    终于听得一声脆响,犹如瓷器碎裂的声音,旋即连结成一片,好似火树银花的烟火在天间盛放一般震撼动人。

    叶枫一时松懈下来,差点倒在地上,他感到目眩头昏,世界在面前天旋地转,对影成双,猛地深吸了一口气缓过神之后,他忽然发现寒月仙子已经躺在身前的废墟之上,星眸微闭,紧咬薄唇,不自觉的蜷缩起身子,好似为了抵挡遍体传来的那种蚀骨的酥麻。

    ※※※

    随着万修膜拜,凌雪忽然感到天地之间仿若有股源源不断难以言明的力量涌入身体之中,这便是神州真皇用以封帝的香火愿力?

    吴丞宇冷笑的望着凌雪,讥讽说道:“若是你这么做是为了拿到这么小小一个边境城池的香火,那么你可以死而无憾了。”

    凌雪只是平静望着他。

    三梵皇笑得咳出声来,道:“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天道所忌惮的天地大妖么?”

    凌雪只是反问道:“若不是妖,我凭什么救下他们?”

    她那完美无暇的胜雪肌肤上不断裂开,从中渗出淋漓的鲜血。

    慢慢浸透裙袍。

    妖体组成的大坝仿若将要决堤崩溃。

    她却仍旧风轻云淡,轻轻说道:“若不是妖,又怎么杀你?”

    吴丞宇面色骤然一变。

    满城剑意凛冽,嗡鸣不已。

    凌雪轻念“逆境阴阳”四个字。

    剑胆琴心的第四层境界。

    她自从重塑孽欲妖体之后,便从未试用过,在天云国对付格物宗左右两位护法的时候,尽管陷入了很大的劣势,不过并非是使用这第四层剑胆琴心的最佳时机,因为那个时候她并没有面临危机,只是妖气盖过了剑胆琴心的浩然正气,危机的根源起于她本身,然而这一次却是完全不同。

    她以妖体挡住由于阵法崩溃而爆发的元气奔流,当真如吴丞宇讥笑的那样子,准备“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之将倾”,她如今只是锻魂境大圆满,且不是帝皇,这么做已经超出她的能力极限。

    然而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一个可控的绝对逆境。

    轰的一声响彻全城。

    冲击妖体大坝的元气奔流陡然逆转,仿若由极阴到至阳,从死境走到生境,刹那崩溃四散。

    于此同时,凌雪身上的冰雪肌肤开始极速恢复,她的妖眸明亮无比,好似一把破天利剑。

    烟尘弥漫之中,忽然听到无数声刺耳的破空声音。

    城中的千万利剑夹杂着汹涌磅礴的百川归海元气齐齐奔赴而来,最后化作一条怒啸苍龙。

    凌雪纵身一跃,立身龙头。

    裙袍轻舞,手中漆黑龙剑上开出一只只诡异妖艳的金黄色眼睛,从剑柄到剑尖,逐一流转出狰狞的光芒。

    这一剑如长虹贯日,还未斩出,四面八方的高低建筑已然彻底塌陷,旋即化作了齑粉。

    终于斩下。

    一道血线自上到下划过方才还魔焰滔天不可一世的三梵皇。

    ※※※

    “真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如此局势都能够逆转乾坤。”

    叶枫不由得感慨不已,凌雪这一手玩的可谓是精彩绝伦,他怀抱着寒月仙子,入手之处仿若一片炽热火焰,烫手的厉害,他眉头微微一皱,嘴上轻声道:“不要着急,马上带你去她那里。”

    怀里传来一声轻喃:“来不及了。”

    叶枫停下身形,望向怀中这个佳人,她的一头青丝披泻在他的手臂之上,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玉蝶,散出淡淡光芒,更衬出此刻覆满红晕的秀靥之娇艳,她澄澈的眸子此刻充满了一种勾人动魄的意味,只是神色仍旧平静,他眯眼柔声道:“我可不仅只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红枫叶,还有能从阎王手里抢命的菩提叶,你不会有事的。”

    寒月仙子不知哪里生出的力气挤出几分冷笑,说道:“就凭你那无人能敌的嘴皮子么?”

    叶枫干笑一声,道:“我可是大帝。”

    寒月仙子没有精力与他继续扯皮,只是问道:“为什么要救我?”

    这个傲气无比的男人还是那个答案:“因为我是大帝。”

    他才不会说自己是因为抹不开面子才拼了命想要救她,毕竟城的那一头,一个娇弱女子能够以一己之力拯救万千苍生,他一个男人,难道连一个娇弱女子都救不出来?

    寒月仙子认真望了他半晌,最后才缓缓问道:“再问你一件事。”

    叶枫一怔,道:“做什么?”

    怀中女子神色出现了几分恍惚,好似想起了两百年前的尘封岁月,她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秋水剪瞳的眸子望着对方。

    叶枫醒悟过来,敛起脸上笑意。

    他抱着怀中美人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寒月仙子也不清楚自己此刻应该想些什么,那习惯了古井无波的道心似是完全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样的氛围,她缓缓闭上星眸。

    叶枫踹开一间人去楼空的客栈大门,径自将她抱上楼。

    榻上,他望着身下的白衣仙子,只说了一句话:“醒了后,记得别打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