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流言蜚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诚然,空穴来风必有其因,这些天凌雪与项飞鹰确实走得相当近,天海的修士也没人敢信口造谣她这个妖皇,不过天下人只是知其一不知其二。

    项飞英在开始妖神道修炼的时候,凌雪给他的妖血比起其他人都要来得多,寻常血夜修士只有两滴,而他足足得到了三滴,也无怪许长明等人羡慕嫉妒,不过凌雪出发点纵然是好的,事先也已经估算好项飞英的承受能力,但她却低估了妖血的邪性。

    项飞英体内的心魔执念并没有彻底消除,而是暂时被压抑下去潜伏起来,而妖血本就是这世间最阴邪之物,进入到项飞英的体内,无异于火上浇油,结果就是让执念的火焰难以遏制的燎原燃烧起来。

    如今凌雪为了防止项飞英修炼妖神道的时候出了岔子,她需要时常陪伴在项飞英左右,一方面项飞英的心魔本就与她关系密切,她陪在身边,可以有效抑制,另一方面,当心魔突然爆发的时候,她可以按住项飞英的手脉,借由剑胆琴心的元气为他抚平暴动的执念,这也是为何有人看到两人私下里牵着手的原因。

    不过都说福祸相依,项飞英尽管因为心魔执念的关系有了性命之虞,但是这段日子里却是他这半生最满足幸福的时光,因为心目中可望不可得的美人儿每天都可以见到,而且是这般的接近。

    “项飞英,拜托你严肃一点,这可是事关生死的大事,需要心无旁骛,不要一直看着我。”对坐在垫子上的凌雪察觉到面前这个少年不仅没有闭上眼睛,甚至连眨眼的功夫都舍不得,不由得俏脸微红轻啐道,这家伙倒是越来越放肆了,颇有破罐破摔的态势——反正我就是喜欢你,就是想无时不刻都看着你,要是不答应你就不要管我。

    还真是无赖。

    项飞英微微点头,既然凌雪都提出抗议了,他自然是很听话的闭上眼睛,开始平心静气的修炼起来。

    距离刚开始修炼妖神道,已经有将近一个月的功夫,三位统领与底下血夜修士的实力都还没有明显的变化,不过项飞英并不着急,反正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凌雪也十分从容,根据她对许长明宋孤凤八人的观察,从妖神道的修炼开始,到真正发挥出作用,至少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如今她需要做的就是尽力看好这十六人。

    若是时间足够充裕,待到他们真正进入状态后,兴许可以让她在这场香火之争里多一些赢面,如这般规模的争斗从来不会是一个人的战斗,而是各自势力综合实力的总和,如今她之所以在这场香火之争里会有如此被动的局面,究其原因并非是她个人战力的不够,而是根基过于薄弱,荒古琴宗是助力之一,不过要真正启用,还需要等到十年后的百朝圣会,如今天云国香火争夺的僵持局面被格物宗打破,她实属是被赶鸭子上架。

    “羽皇布置在天云国的人马已经逐渐抽走,王侯所剩无几,台面上也只剩下永镇皇与寒月仙子在撑门面,至于他先前所说的镇关王左丘阔还有不知名姓的师弟却仍然没有丝毫的消息……”凌雪听了蜂鸟的汇报后,陷入了沉思。

    她对此已经早有预料,永镇皇这最后一批人是羽皇留给她的最后底线,冷夜羽要通过这种手段让她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做出决定。

    真不愧是庙堂上的老狐狸,不仅自身修为通天,权术玩弄起来更是厉害。

    她喃喃自语道:“亦梦这妮子还没有出关,她可是说了要给我惊喜的,要是出了关没见着我,岂不是空欢喜?而且血夜修士妖神道的修炼还没有进入正轨,项飞英的问题也亟需解决,还是先再缓缓吧,还有距离永镇皇等人离开还有十五天的时间。”

    树欲静而风不止,还真是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饶是已经有了将近百人作为试验对象,但是意外与危险仍旧无法避免,不仅是血夜的修士,就是先前已经渡过最难关的八位纨绔也相继出了些许问题,所幸凌雪都近乎完美的解决了这些问题,将许多隐患都扼杀在摇篮之中,然而还没等她松下一口气,项飞英本应压制下来的魔念竟然爆发了。

    这一天,手背上雕纹着血色夜字的修士叩开凌雪修炼的房间,神色慌张道:“凌大人,项统领出事了!今天项统领在修行的时候,忽然心魔爆发,如今正被魔念缠绕,一下子失却了控制,血夜修士被他打伤了几个,幸好如今被许大人夏统领他们压制住。”

    ※※※

    这些日子以来,关于在天海里大名鼎鼎的血夜项统领与妖皇凌雪的谣言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相反还有甚嚣尘上的意味,流言蜚语向来是挡不住的风,只要有点眉头,便能被人添油加醋的传遍整个天海。

    凌雪与柯亦梦之间的事情随着长门那石破天惊的一箭后已经天下皆知,好事的酒客打听到柯亦梦已经闭关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便忍不住以最大的恶意来臆测这位亦正亦邪国色无双的妖皇陛下,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妖皇因为忍不住寂寞,开始吃起了项飞英这一株窝边草,正巧两人不少说法还引经据典,讲的头头是道,有人暗地里骂凌雪不检点,还因此引来了骂战,便有开放的女修跳了出来,尤其是红袖的风流女子居多,诘问这些道貌岸然的君子“为什么只许你们男人三妻四妾,就不许女人四处风流了?何况凌大人如今贵为帝皇,没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已经是极为自重”,真是将不少正道学究呛得火冒三丈,双方就此开始口诛笔伐起来。

    纪无双倒是没有那么多闲心去关注这场闹剧的走向,不过期间的各种传闻倒真是让他愈发坐不住起来,饶是凌雪并不属于他,然而男人的占有欲便是这般不讲道理,他可以不顾凌雪与柯亦梦两人耳鬓厮磨,却容忍不了第二个人男人与凌雪的关系愈发亲密。

    手下见到纪无双,恭敬问候道:“纪大人,您准备出去?”

    纪无双望了眼天际如铅般压下的黑云,道:“对,我去散散心,不必跟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