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生根发芽的仇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真正的班底,在这一刻终于开始培养。

    凌雪修为增进的太快,八年的修道几乎走完了别人数千年的路,原来的血夜先不仅追不上她的步伐,而且修为也太过低微,只能在天云国这个一隅之地里耀武扬威,真正碰上大事,正如这一次的香火之争,除了修为拔群的几个,其他人甚至连充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噗哧。

    一道划口从项飞英袒露的健壮胸膛上开出,殷红鲜血缓缓流淌而出,这个男人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更多的精力是用在打量近在咫尺的这个绝代美人,尽管经常能够见到凌雪,不过这样的机会还是极为难得。

    他认真的欣赏她那细腻精致的面颊,不舍得放过每一寸羊脂雪玉般的诱人肌肤。

    直到这个女子有些不自在的微红了脸蛋,轻啐道:“看来我真是太温柔,才让你还有这般闲情逸致。”

    说完便咬破指头,一道飞舞的精血便朝着那一道划口腾跃而去,涌入其中,紧接着又有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化作皓金与灰白两种颜色奔涌而入。

    剑胆琴心的元气还有体内镇压的万千情绪中分离出来的怨气。

    项飞英这回终于可老实下来,心口仿若升腾起一阵庞大的凶焰,炽热的炙烤着他流经心口的无数血脉,剧烈的痛楚让他不禁呻吟出声,痛苦的闭上眼睛,牙关紧闭。

    凌雪目光深深的望着他,说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追上我的步伐么,这便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我将这条道称为妖神道,这条道是我背负的传承中最至关重要的一环,如今我因为体内的妖气与元气都太过强大,唯有借着纪无双的仙气融汇贯通进入这条道,而你们体内流转的妖气元气都是我的一部分,尽管在力量层次上更低,不过也意味着你们可以更容易掌握,并且成功后可以自发的进入,不再需要外力的支持,从某种方面而言,一直被我甩在身后的你们,这一次可以走在我的前头。而你不仅拥有炼神境修为,而且还是七色炼神境,若是再加上这一妖神道,你日后的成就,一下子便无可限量,你千万要坚持住,不要功亏一篑。”

    项飞英闻言不自觉的攥紧拳头,心中燃起更加强烈的斗志,这一次造化失不再来,他一定要将这个机会紧紧攫在手上,奋力抵御无边无际的剧烈痛楚,保持道心的清明。

    真是败也萧何成也萧何,先前威胁到他生命的心魔执念再次蠢蠢欲动起来,不过这一次却是化作了无穷的力量,仿若一阵阵的黑潮护在他的心脉附近,抵挡着两种庞大无比的气息在他体内的肆虐。

    许向明面色微微一变,目光震惊。

    宋孤凤捕捉到他这一变化,她自己也察觉到一些问题,不过却是始终没有想明白,暗道许向明应该是看明白了,低声问道:“你发现什么了?”

    许向明神色中流露出几分玩味与艳羡,轻声道:“陛下对项统领可真是好啊,宋小姐,你有没有注意到陛下在我们还有这些血夜修士身上投入了几滴精血。”

    这个天海宋家里最恶名昭彰的大小姐目光闪烁,道:“这么说来,还真是有所不同,在我们身上通常都是一滴精血,血夜修士身上则是两滴……你说的不错,项统领可真是幸福,足足有三滴精血,真是羡煞旁人,哪怕是陛下,要一口气使用四滴精血也是不小的负担。”

    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忽然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玩味笑道:“徐公子,你还真是与你那被青楼姑娘笑话的镴枪头一样细致,这都教你发现了。”

    许向明冷笑一声,道:“是不是镴枪头,还得宋小姐亲自领教过才明白。”

    宋孤凤笑得花枝乱颤,那丑陋的胎记在她脸上一动一动格外惹眼,只听她妖媚道:“可以啊,只要你有胆气上奴家的床,细细领教个三天三夜都不成问题。”

    ※※※

    许向明再饥不择食自然也不可能上宋孤凤的床,哪怕这个女人双腿再修长迷人,肌肤再莹润胜雪,但这一个难得的尤物终究还是让脸上的那道胎记给毁了。

    他如今妖神道成,尽管从一个世家公子变为匍匐在女人脚底下舔人脚趾摇尾乞怜的走狗鹰犬,不过他仍旧还是有几分洋洋自得,好歹也是胜过了武府当今剑宗的第一人,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柯大小姐这样的绝色美人还真是没有的。

    卫子方从某种意义上说比他还要走运不少,不过也仅仅限于某种意义,从今个儿起,这个从柯家走狗奴仆一步步爬到如今就连柯家家主都要忌惮的男人终于是没法继续攀爬上去了。

    他那张一眼便能看出奸佞的面庞上正流露着震惊与愤怒,颤着手指着对面歇斯底里笑着的女人,被他一口口喊着大小姐的女人,被他睡了一年而且为他诞下骨肉自认为已经调教得八九不离十的女人,道:“贱女人,你对我做了什么手脚?!”

    这个曾经尊贵高雅的大小姐脸色上呈现出病态的苍白,嘴角也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手里头怀抱着一个在襁褓的孩童,身后飘绕着万千令人心惊胆战的漆黑元气,更加令卫子方感到绝望的是这些元气正化作一道道漆黑的丝线缠绕在他的身上。

    柯雪雁讥讽的望着卫子方,语气再没有先前那般小鸟依人,浑然变了另外一个人,只听她轻声道:“难道你还不明白?我早就想杀你了,特别特别想,我每在肉欲里多堕落沉沦一点,我对你的恨就多一点,只是你太过谨慎小心,要杀你并不那么容易,而且就那么简单杀了你这个渣滓,似乎也显得太温柔,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真的被你征服了,所以啊,我等到了今天,让你多苟活了这么久,开心么,我的冤家?”

    卫子方眼眸子滚得巨大,他并非没有对这个傲慢无比的大小姐存过戒心,甚至刚开始搂着这个在自己胯下娇啼婉转的女人睡觉的时候,他都没有掉以轻心,只是后来见柯雪雁日渐堕落,似乎真的离不开自己那铁般玩意儿后,他终于开始逐渐放松,直到这个女人身怀六甲的时候,他更是彻底对她放宽了心,认为这个女人今后也不过如此了,曾经作为世家千金不可一世,但家道中落也只能任自己鱼肉,然后成为自己传宗接代的工具。

    他终究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的隐忍能力。(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