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 年少轻狂,何见所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柯亦梦闭关之前去了柯家一趟,自从上次她当了几天家主安排了这几个月来的事务之后,这个千年世家也逐渐回归轨迹之上,尽管从外人角度看来依旧落后,不过却俨然有了一种欣欣向荣的态势。

    她这一次回到柯家,除了扶持家族弟子,为家族产业筹谋擘划,得亏在古宗的熏陶锻炼,偶尔还能布下一两个百年千秋之计,令家族有眼光的老人长者敬佩叹服,感慨这在外流离好几年光景的柯二小姐还真是与以往大不相同,加上长门内那惊世一箭的威风,再也没人胆敢小觑她,都彻底认同柯亦梦能够挣扎活到如今,不全是因为做那小鸟依人百合花的缘故。

    柯亦梦还指派了一位这几年里稍有些名望的同辈子弟柯振宇担任代家主之位,尽管只是在瘦子里挑胖子,不过在她事无巨细的交代下,倒也不虞出现什么太大岔子。

    做完这些之后,她离府之前还站在儿时最喜爱的那株海棠树下良久,没有人知道这个今非昔比的柯二小姐到底在海棠树下想了一些什么,最后她吩咐了陪伴身旁的新管家关德海一声,让柯家好生照料这一株海棠树,才终于前往武府闭关。

    此时,公申屠被调离天海的消息也传到了凌雪的耳中,得知后,她嘴角噙起一抹冷漠的笑意,三眼老人会主动弃公申屠是在她预料之内的事情,对方猜不到她真正的意图,甚于也不屑于猜测她想通过公申屠这个小小兵卒做些什么,沙场上的博弈从来都是浩大而冷血的,能够用自己的一个无名小卒性命换来对手任性不顾全大局的一记昏招非常值当,她也明白自己继长门立威后紧接落的这一步棋对于全局而言是毫无意义的,不过她并不后悔,这一步棋子早在项飞英渡七色炼神劫的时候,便已经悄然布下,目的相当简单纯粹,便是为了尽可能为项飞英消弭心魔执念对他的影响。

    项飞英渡劫之后,在天海乃至整个天云的地位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谓是一朝炼神天下知,武府弟子见了他都恭谨的不行,比起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他如今是被誉为天云国三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杰翘楚,便是作为罗天殿天下行走的凌兰都没有他这般威风,然而,在这风光无两的表面之下,却是他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窝囊、寂寥,饶是已经有了凌雪镇魂曲的弹奏还有凌兰这些时日的悉心照料,他仍旧感到这份心情就像是数不清的蠕虫,在时时刻刻的咬啮他那颗已经再也接受不了丝毫打击的心。

    凌兰拥有双武魂,除了百叶枯龙,还有一个便是可解百毒的明兰,被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傅评说是天下一等一的救世武魂,然而纵使如此,仍旧解不开项飞英胸中的积郁,她察觉到项飞英突破之后却越见倒退的修为,疑惑道:“项公子,你如今正是风华最盛的时节,渡过了七色炼神劫,超越多少前人先贤,一跃成为举世最翘楚一流天骄,何来之郁郁不得?”

    项飞英方才躺在榻上接受凌兰的针灸治理,赤着上身,此时坐起拉过长衫披上,听到凌兰的疑问目光微微一暗,自嘲道:“七色炼神劫或许很了不得,但于我不同,我这所谓的天骄翘楚只是她负伤与天斗逆天改命换来的虚名,做不得数。真正的翘楚,和我这样强行打肿脸充胖子、未洗净身上凡俗泥巴的所谓天骄是截然不同的,黎王炼神境未能堪破大道,以第三条路证道炼神,如今不也是雄霸一方,紫凰宗天骄才女澹新月百年缎魂,也是有着古老的门阀背景和深厚的宗门传承作为底蕴支撑,我这半路出家的半调子凭什么和他们相比,遇到事情,只能懦弱的戳在那里,微张着嘴巴呆滞着眼神惹人发笑,将自己见识浅薄的山里人本质展露无疑,这样如空中楼阁一般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修为我要来何用?”

    凌兰见项飞英说到后来愈发陈词激昂,情绪激动,却是沉默下来,她从武府弟子口中听说过些许项飞英还有凌雪二人之间的事情,如今她尽管是凌雪的堂姐,但仍旧还是一个旁外人身份,也不好说什么。

    项飞英自觉失言,正欲赔礼,却忽然听到门外响起一道因为恚怒而显得清冷的声音——“谁说要来无用?如今我便有一桩事情想要求人帮忙,若非你七色证炼神,我一时也找不到谁能够帮上我这个忙。”

    他微微一怔,望向门外,那里正站着一道窈窕尤物。

    不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儿还道是谁?

    他心头一颤,想到方才自己一时的气话全让心头的人儿听去,真是丢尽了脸面,不由自主羞惭的低头嗫嚅称呼道:“师姐。”

    凌雪走进门来,注意到项飞英气海日渐虚浮,眸子微不可查的闪过几分负疚与疼惜,不过面庞上却是已经换上笑盈盈的表情,语调变得明媚起来,说道:“飞英,师姐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你愿意帮我这个忙么?”

    项飞英吃惊的睁大眼睛,却是不知道他这个神通广大的师姐有什么事情还需要他帮忙的,支吾道:“自然是愿意的,只是我只怕自己修为浅薄,唯恐又将你的要事办砸了。”

    凌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风情万种,教项飞英一下子看的有点呆了,道:“你就这么没有自信,当初那个哪怕牺牲自己也要保住师姐的傻小子哪儿去了,我记得当初某人修为连聚元境都不到,却又有凌云的胆气,如今凝七十六魂脉聚元,又渡过七色炼神劫,胜过当初十万八千里,怎么一下子就焉了气?”

    项飞英垂下脑袋,微微攥紧拳头,听到凌雪的话,他也想起了当初的那个自己,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越是成熟便知道的越多,对这个浩宕世界便存着愈多的敬畏,两袖胆气也因此逐渐被岁月消磨殆尽。

    凌雪说的不错,他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这便是所谓的成长?(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