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镜花水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听到柯亦梦出关的消息,凌雪露出温婉动人的笑意,不过并没有马上去见柯亦梦,而是对袭月说道:“你与亦梦说一声,便说我需要先闭关几日,不必挂怀。”

    摆手让众侍女下去,凌雪静静站在原地,秀靥上的笑容逐渐淡去,转而变得苍白痛楚起来,不过她只是轻轻咬着唇,深深吸气,好让再也忍不住的天旋地转之感稍微好转过来。

    凌雪纤细窈窕的身影就那样遗世独立一般站在阁楼里,八风不动,却又有种在风雨里飘飘欲坠之引人无限怜惜之感。

    纪无双眼力很不错,看出来凌雪为项飞英逆天改命代价不小,不过他仍旧没有看出来这个美人竟然可以隐忍到这个境地,凌雪与天道这一战尽管刀光无影,而且不见血光,然而受的伤并不比纪无双在兵巷里直面三位帝皇要轻多少,已经伤了元气,至少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而在如今局势瞬息万变的天海中,这一个月可能将会十分致命,幸好她足够隐忍,在场的修士里,却是没有人能够真正摸清楚她究竟受了多重的伤。

    凌雪取出万魂妖鼎,抬手一挥,磅礴的妖元二气形成阵法将阁楼封锁起来,吃下灵药后,剑胆琴心在识海里鸣动,她于虚空中打坐,阁楼瞬间被黑暗笼罩,露出一只只漆黑的嘴巴,在空中贪婪的伸出血红色的舌头,潮水般的妖气自虚空中这些漆黑嘴巴中奔涌而出流向妖鼎,再逐渐氤氲出飘渺纯净的元气,一时之间就像是琉璃世界与黄泉地狱不可思议的交错一起,若是有凡修此刻误入了此刻凌雪闭关修养的阁楼,怕是要被吓破了胆。

    一架华贵的车辇在一处种植清一色冬季芭蕉的独门独院前停下,四位锻魂境为首是真王的修士从星魇马上翻身下来,躬身迎接车座内的大人物下车,正是中州的天都真皇沈墨裳,他不着急马上进入,只是饶有闲情逸致的在外观赏了片刻庭院里头露出来的景色,才轻轻推门而入。

    帘内站着一道朦朦胧胧风姿绰约的身影,妩媚妖娆,不必看到正脸,只消远远望着这道倩影便能够勾动无数男人内心最深处的欲念,落仙城洛颜榜第七真是名不虚传。

    隐约还可以看到其内摆着一鼎香炉还有一尊长琴。

    香炉燃起的紫烟袅袅,动人的身姿在其中晃动,更是显出几分神秘迷人来。

    女子抬手轻轻挽起头发,更显香肩的诱人还有胸前的傲挺,她薄唇轻启,声音有种淡然与娇媚矛盾交融的感觉:“还请沈大人稍等片刻,妾身马上便来。”

    沈墨裳淡然一笑,目光平静的望着帘后这一位敢将整个神州天下作为棋盘,诸皇作为棋子的女子,说道:“慢慢来便是,沈某不着急。”

    不多久,一道身影从屏风里走出,却是已经与上次在诸葛青玄面前呈现出来的五官样貌截然不同,肤色也成了病态的雪白,同时光滑无暇的令人忍不住担心是否吹弹可破,她的眸子很是深邃,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池水,水中有月,身着的黑裙裙摆极长,完全拖在地上,遮住了双足,笑意盈盈的望着沈墨裳,娇声道:“沈大人久等了。”

    沈墨裳原本风轻云淡的神色却是有了几分变化,冷淡说道:“卓大人,我可不觉得这样子很有趣。”

    卓玉青不引以为意,只是笑着说道:“这只是你自己心意的选择,现在你看到的我,只是你最想见到的人,难道与梦回萦绕的佳人重逢不应该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么?”

    她的声音却是与方才的声音又有了变化,变得更加轻柔悦耳,甚至可以说与沈墨裳在帘外听到的声音判若两人。

    沈墨裳认真看了她半晌,面庞上的怒色渐消,最后说道:“镜花水月之道,真是了得。”

    真是像,或者说根本就与几千年前的那个人完全是一个人,从那肆意飘散而下的青丝到一颦一蹙的神态,就是从骨子里刻出来一般,就是说话声音的语调都如出一辙,若非她平日不穿黑裙,也不会称他一声沈大人,更是不可能活生生站在这里,他都要被自己的眼睛欺骗了,可想而知,若是这个千变万化的女人真想骗自己,他怕是真要陷入进去,这等人物,不论是盟友还是敌人,都足以让人忌惮非常。

    卓玉青掩嘴轻笑,走到竹塌边上坐下,不知何时却是又变了一个人,这一次看上去并不十分特别,只是身上的那一袭黑裙仍旧令她显得惊艳无比,再次出声打破宁静:“沈大人无事不登三宝殿,如今便说说正事吧。”

    凌雪这一次闭关,一口气便是半个多月的时间。

    她嘱咐过雪天依,若是出了什么要紧事,直接摇动挂在门口的风铃,摇动三声,她当即就会出关,所幸的是,这些天尽管时常小摩擦不断,但是一直没有惊心动魄的大事件出现,也给了凌雪一段安心养伤的时间。

    项飞英修养的差不多便来阁楼这里找凌雪,只是始终见到的都只是紧闭的房门,他有时会望着那在风中轻轻飘荡的银铃怔怔出神,萧笑笑今日从旁边经过,便被项飞英拦了下来问起凌雪的伤势,萧笑笑则是顺势打量了一番这个武府大弟子,将来板上钉钉的府主,然后轻笑说道:“大人只是那一日与天道一战之后有所顿悟,想要趁热打铁修炼一番,并没有大碍,还请项公子放心。”

    萧笑笑心细玲珑,尽管一天在武府里便是临摹山水草木,对于项飞英与凌雪两人的关系并不甚了解,不过她却是对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明白的很,也难怪凌雪将来准备让她做那代掌凤印的宫令女官。

    待到项飞英走后,早早便已经出关的柯亦梦也来到这个小小阁楼面前,正寻思着凌雪什么时候能够出关,忽然听到一道房门吱呀的响声,却是眼睛一亮。

    果不其然,那人正站在不远处笑盈盈的看着自己。(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