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火烧燎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执念,不用脑子想都明白到底谁是项飞英的执念,他想念凌雪,迫切想要为凌雪报仇,满心恚怒,罗睺当初带他去中州孤墨国悟道便是担心他执念太深,悟道之时看不清自己,失了本心,借着七日七夜的打坐静心,这小子终于悟通了己身之道,然而却是不知道他眼下哪根筋又搭错,最不容易引发心魔的炼神劫都陷入了魔障之中,若日后破了炼神要斩心魔锻神魂还了得,真在幻境里撞见了凌雪,怕是连魂儿都要一齐留在那片虚无之中。

    这个问题不可谓不大。

    凌雪深吸了口气,说道:“前辈,我想想法子。”

    罗睺望着庭前铺满的落雪,点头感慨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让他这次顺利破境,怕是还离不开你的帮助,这小子太犟,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的心思。府主亲传弟子,生的又不差,几年不要命的修炼下来,整个人蜕变了一次又一次,有着同龄修士没有的成熟与韧性,多少姿容貌美的女弟子对他暗送秋波,然而他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消说别的,就说血夜里的副统领柳菲雨,几年下来,早就对他芳心暗许,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心里明白,倒不介意这姑娘是否清白,光是见她对她弟弟的一片护犊情深,我便明白这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姑娘,项飞英若是能够接受她,那我也不说二话,奈何他便是要在你这一棵树上吊死。”

    凌雪听得出来罗睺是在为项飞英说话,不过先不说她会不会喜欢上一个男人,就说她眼下已经有了柯亦梦,也断无接受项飞英的可能,因此并没有接话,只是静默不语。

    天海开始飘起了雪,前几日还纷争不断的战火却忽然全都默契的停了下来,倒不是不能够理解,妖皇凌雪已经回来了几日,到底都是消息灵通手眼通天的人物,凌雪就是刻意隐瞒都不定能藏得住消息,更别说她根本没有隐瞒的心思,尽管对于她这一个初登皇位的女子都没有太上心,但是好歹也打破了如今相互制掣的天海僵局,诸方需要一段时间来重新洗牌布局。

    不过,这一切的安宁只是短暂的表象。

    凛冬已至,暴风雪还会远么。

    一处不起眼的茅草屋子来了个白衣儒士,他敲了敲门,便听到里面的人说道:“直接进来便是,我司徒就一粗人,哪里来这么多繁文缛节。”

    这个酒肉不离嘴的黑熊终于消停下来,黝黑的面庞掩不住气色虚浮的苍白,倚靠在床边,目光平静的望着诸葛青玄,半晌咧嘴笑了起来,说道:“诸葛先生,可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慎得慌。胜败乃兵家常事,我昨天能给纪小子一刀,他今天便能给我一剑,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道理,气海废了没事,我司徒大风大浪过来,什么事情没遇见过,几个月后,我就想办法他娘的再还他小子一刀。”

    诸葛青玄哑然失笑,说道:“便知道你这狗熊不仅命硬的很,就是性子也十足的烈,就像是北岳的陈年烈酒,辣得摧枯拉朽。”

    司徒道:“你这家伙,就没见你喝过烈酒,也就不温不火的青梅酒见你沾过一些,旁人说烈酒倒也罢了,你可还是算了。”

    诸葛青玄却是摇了摇头,轻笑道:“喝过,三千六百杯。”

    司徒笑骂道:“净他娘瞎扯淡,先生你若能一口气喝上这么多,我便不叫司徒,直接跟了你的姓。”

    这位神机妙算谋略过人的儒士就像是一盏淡茶,从未见过他的铁血作派,总是淡然于世,古井无波,在他看来就算是泰山崩于他面前都会不动声色,如今权当他是在信口胡诌。

    诸葛青玄不置可否,来到竹塌边上坐下,檀几上还有一壶他先前放在这里的淡酒,很不客气的自己斟了一杯酒,轻轻饮了一口,说道:“长谷国的纷争也逐渐开始了,西域魔修和朱雀已经动起手来,羽皇的人马也到了长谷国,不过还在坐山观虎斗,引而不发。朱雀没有本以为强敌只有羽皇,却没料到长谷国的魔修比想象中还要来的难以对付,一番较量下来,发现竟然没沾到多少便宜,我真好奇上官承现在应该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司徒摩挲了一番放在床头边上的黑刀,哑着声笑道:“几年前你便已经在西域布局,你诸葛青玄想要算计人,就是朱雀也难以幸免啊。”

    诸葛青玄风轻云淡,道:“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第一把火已经火烧燎原,再来一场风,便能火势焚天。”

    天海郡漫天飞雪,白墙黛瓦的别致院子里,尉迟泽原本正负手站在窗边看着外边的雪景,忽然目光微微一动,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格物宗点的一把火虽然不怀好意,不过倒也省去他不少等候的功夫,若是没人上前逼上一逼,想要那个女子做出表态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外边站着一个女子。

    撑着油纸伞。

    他记着这个女子,几天前罗睺在兵巷里遇险,被司徒追到无路可走的地步,是三个貌美各有千秋的女子撑伞救了他,这个女子正是那三人中的一位。

    来者正是袭月,见到这位黎国的皇亲国戚,修为仅仅炼神境后期的她并没有多少动容,而是不卑不吭,比起等闲的贵胄女婢不知要高到哪里去,令玄冰王心中啧啧称奇,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妖皇真是不一般,随便拿出个侍女便有这番不容令人小觑的气度,笑问道:“姑娘此番前来,可是你家主子有什么消息了?”

    袭月说道:“陛下请大人武府一叙。”

    凌雪琢磨了一番,再三权衡利弊,最后判断如今唯有与羽皇暂时合作这一条路可以走,朱雀高高在上,就算与虎谋皮她也无处施展手段,而作为当前唯一能够在正面与朱雀掰手腕的羽皇早在先前便朝她抛来橄榄枝,只是她并没有马上答应下来,尽管有万魂妖鼎的嫌隙,但合算起来,羽皇还是最好的选择。(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