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诸葛青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4k章节)

    当初司徒断然想不到纪无双会对一个女子执着到这个份上,毕竟这小子那时候左看右看都不像是个痴情的料子,纪无双能狠心设局在无双殿大婚上杀人,而且还是叫黑鸦动的手,要是当时谁告诉这小子会被凌大小姐迷得神魂颠倒,他定然要嗤笑一声,只不过事实却是让他不得不信,不过那个女人确实不一般,啧啧,落仙城洛颜榜第一,神州第一美人,几个男人不动心,而且偏生那个女人还不喜欢男人,俘获芳心一刹的征服感,光是想着他都忍不住心旌动摇起来,不过他司徒就是个粗人,知道玩不来绕指柔温柔乡这一套,还是好酒好肉快意杀人最是畅快淋漓。

    司马青衫的手掌已经彻底恢复,他稍稍活动了一下关节,感受这新生血肉的活力,说道:“纪无双,你还在格物宗的当口,我便觉得你不是池中之物。那个时候你还是炼神境修士,我便觉我看不透你,真不愧是大帝转世的修士,虽然你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一点,但我坚信不移,而且我甚至还怀疑你根本就不是这一界的修士,我并非是没有了解过荒古时期的功法,但是与你所修之法根本不是一个体系,我难以想象一个弱冠之年才悟道飞天的修士可以凭空建立起一个足以支撑起一个时代的修炼体系,因此我只能做出如此推论,我说的不差吧?”

    这一番话下来,全场一片喧哗,不过诸方大佬却是显得较为平淡,三眼老人更是一脸平静,拿捏着拐杖的手稳若磐石,对于纪无双的身份许多人都已经有了许多猜测,他们至少都是活了数千年的人精,多少风浪没见过,便是荒古时期的秘闻也了解到不少,只要思索一番,便能够得出司马青衫的结论,只是众人都是秘而不宣,此刻终于让司马青衫一语道破天机。

    纪无双不置可否,只是抬手轻点,先用仙术止住了罗睺的伤势,然后淡淡说道:“司马大人,我到底是谁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并不是来这里与你们磨嘴皮子的,若是没什么事,今天便先到这里吧。”

    格物宗的实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如今又有群龙虎视眈眈,纪无双没打算在这里将旧账一齐算清,只不过他想放过格物宗,格物宗却没想放过他,就在罗睺准备往纪无双这里靠拢的刹那,那灰色斗篷的纤细身影又动了。

    真是电光都追及不上的度,黑白相间的匕摧枯拉朽一般的刺破了虚空,其中的极与尖锐令当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一种极度的窒息之感,仿佛在这一击面前,万事万物都会如同纸糊的一般脆弱不堪。

    纪无双的眼睛微微眯起。

    抬手一挥,天边与雨花共同飞舞的雪花骤然一片片凝聚起来,挡在那一剑的面前,原本轻柔无比的羽毛般雪花,随着他仙气的涌入而变得坚不可摧。

    风雨雪在罗睺的周围组成了一面皓白色的雪暮。

    将他照耀明亮的像是一轮皓月。

    突然尖锐到刺耳的一声。

    一点寒芒蓦然在雪幕当中爆。

    整个天地震动。

    然而那一面霜雪障壁却是纹丝不动。

    斗篷下的人儿倒是没有意外,相反在俏脸上还浮现出几分促狭的笑意。

    罗睺身上的府主白色大软袍子割裂出一道道口子,然而还没等夜影嘴角勾起的诱人弧度彻底绽放时,他露出来的肌肤却已经被一道道仙气萦绕,闪烁着莹白色的光泽,不断抵掉刺透过雪暮落在他身上的锋锐锐气,在周身的虚空中震荡开一层层漆黑的裂口。

    诸葛青玄的肩上不知何时已经悬停上一只黑鸦,他凭栏隔着数百里的距离望了这边一眼,目光不轻不淡,似乎没有意识到远处生的一切一般,正在黑鸦扑闪翅膀的瞬间,他突然轻声道:“心井,牛鬼。”

    话音落下,黑鸦也跟着尖锐的嘶鸣起来,数十里外纤细的斗篷女子仿佛听到了这嘲哳难听的鸦鸣,目光陡然亮了起来,手中匕一旋,再次落下的时候,却是倏然变了位置。

    初看似乎与第一击并无甚太大分别,甚至这一击相比第一击所用的元气还愈加稀少,似乎是为了节省出元气来,只是她全力一击都且不能击破纪无双的雪幕,如今更是收了几分气力,想要打破纪无双的雪幕岂不是在痴人说梦?

    然而当匕落下的瞬间,纪无双却是变了面色。

    万事万物都有命门所在,就像是蛇有七寸人有死穴,而这一击便像是恰巧击中在纪无双道法的命门之上一般,刹那轰然一声,围绕在罗睺周身的所有雪暮都彻底粉碎开来,雨花被碾成了沸气,风雪也变成了肉眼看不见的碎末。

    诸葛青玄说的两个词可不是信口胡诌的,前人夜观星象,根据日、月、五星的运行划分出二十八星区,称之为二十八星宿,用来代指日月五星的位置,如今他只是将之巧用,作为标志纪无双道法命门的位置。

    心、井、牛、鬼代表的都是一个固定的星宿位置,然而若是将心井、牛鬼连线起来,那么这两条星线的交汇之处,便是浩瀚星空的唯一交点。

    还真是他诸葛青玄的风格。

    这位儒士似乎已经料定了所有一切,甚至还没听到障壁轰然破碎的声音,便继续平静说道:“长目,氏宿。”

    刹那的功夫。

    夜影目光忽然变得异常幽深,身后呈现出极为惊人的异象,仿佛一条青蛇长蛇一般的剑器,通体散着极为阴毒的戾气,只是在出现的一瞬间,像是引燃了整个天地一般,更为庞大,仿佛要焚尽苍穹一般。

    这一把剑为上古凶剑,其名为长目。

    匕凌空一刺,落在空处,正是九野中央钧天的氏宿位。

    纪无双那眸子眯得愈狭长,仙气骤然澎湃,他手中极结印,而后天地震动,凭空出现另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分身出来,在出来的电光石火之间,两人的左手也已经同时动了起来,以不可思议的度结出了一个繁复无比的手印,旋即无数利剑骤然从虚空中生出,将整个世界彻底照的光亮起来。

    千万柄的利剑凌空而立,在他与罗睺之间倏然形成,成了第二层坚固的壁障。

    以剑为塔,巨塔如沉钟一般笼罩。

    夜影却是目光平静,自从有了诸葛青玄的帮忙之后,她便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

    她成了一柄无往不利的尖刀。

    诸葛青玄正是这个握刀之人。

    尖刀刺下。

    落点处突然闪耀出一丝丝的星光来,乍见之下似乎没有什么惊奇之处,但当望向纪无双那里,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只见围绕在纪无双身体外的剑柄在这一刻却猛然分崩离析,仿佛有万钧沉重的剑势轰然横扫过来一般,千万利剑支离破碎,被狂风吹袭一般往后狂卷。

    纪无双的身上也出现了数之不尽的伤口,只是他的目光虽然凝重无比,但在最后却忽然流露出几分轻松来。

    罗睺的剑盾破了,但是仍旧安然无恙,他先是露出震惊,然后面色复杂的望向那个一身白袍的男人,他哪里看不出来是这个男人拼着自己负伤也不愿让自己承受一点伤害,因为他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禁不住再更多的风雨,而这个男人也有自己的骄傲,他不容许自己要保住的人受到丁点的伤害,他不想在那个女人面前丢脸,就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也不想让她失望。

    这还是当初的那个纪无双?

    他感到无法置信,七匹星魇马归天海的男人,凌驾天云国封号无双的男人,轻描淡写将他一招击败的男人。

    这个男人平静的面庞上正露出一抹淡淡笑容。

    然后嘴角的鲜血止不住的溢出,胸口处露出些许殷红,开始逐渐一点一点的往外渗透,最后开出一朵嫣红的血花。

    原来诸葛青玄醉翁之意不在酒,夜影手中的白日梦最终目标在于纪无双的心脏!

    看似纪无双全败,但是诸葛青玄的眉头却忽然蹙了起来,喃喃道:“真不愧在诸天万界里足以称帝的人物。”

    就在这一瞬间,司马青衫身上再次爆出无数不死鸟来,将这个天地染成了幽蓝色的世界,也同样喷出鲜血。

    反戈一击。

    全场一片哗然,传来不尽倒抽冷气的声音。

    千万剑影形成的塔盾凭借斗转星移之法,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却是出了诸葛青玄的算计和预料,没有想到纪无双竟然还有这般匪夷所思的道法,若非司马青衫应变堪称完美,极道始三境都没有领悟的夜影此番必定要受了重伤,这一次群龙都在天海,若是夜影失利,后续怕是要麻烦不断,而他这个狗头军师也没有脸面再去见那个女人。

    幽面皇女,卓玉青。

    洛颜榜第七,同时还位列落仙评天仙榜的女子。

    尽管在洛颜榜上的排名比起凌雪要差上不少,但是在诸葛青玄眼中,在神州名不经传也没有敲响过帝钟的卓玉青却是比起凌雪更加具备帝王相,果决能断,不为世俗之任何事物所牵绊,更妙的是,她看起来却不像是那冰冷无情之人,相反还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赏罚分明,而且对忠心追随她的人,都是一等一的好,都说多情更似无情,也许说的便是这个女人。

    忽然扑鼻而来一阵撩人心神的香气,他听到一声成熟清冷却又动听无比的声音:“到底不是这一界的修士,你能够将他算计到这个份上已经很是不容易了,而且为了防止意外,你也让青衫跟了过去不是?人无完人,千里宝马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不必太苛责自己。”

    他用余光瞥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充满庄严与肃穆的颜色放在这道窈窕身影上头,却是多了几分极度危险的妖娆妩媚来,肆意飘洒的青丝,薄薄的唇,雨中远山一般淡淡的黛眉,有的女人五官合起来看极美,但是这个女人单独将五官中的每个地方单独摘出来,都足以羡煞天下女子,让那些饥肠辘辘的畜生无法自拔。

    不过,这并不是最美的她。

    她是一个千变万化的女人,至今他不知道有哪个男人有资格见识到她的庐山真面目。

    或许那一份容颜足够让她在洛颜榜上的排名上再寸进些许,甚至在他自己看来,那还要比如今的天下第一美人凌雪还要胜过几分。

    当初侥幸透过一梦幽帘,于旖旎朦胧乍见这个女人最惊心动魄的美丽面庞,那时他差点忘了呼吸,许多人都不懂为什么他要叛出钦天监,放着好好的太史不做,舍弃了真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偏生要在外面流离失所,当个帝王家奴仆都比不上的过街鼠,其实他也不太懂,或许这便是男人烽火戏诸侯只换美人一笑的放肆任性。

    诸葛青玄道:“你竟然过来了。”

    卓玉青说道:“倒不是担心你,只是这么大的场面,我全当一个甩手掌柜也说不过去,所以便过来看上一眼。”

    诸葛青玄轻笑道:“放心吧,不论这一次结果如何,赢的都是咱们,只是如今差的只是将利益最大化而已。”

    卓玉青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说道:“这个我自然放心,在我看来,你比帝城的七帝皇任何一个人都要来的了不起,就是要和那三位比起来,差的也只是修为,不然以你观星冥思便能博古通今的天资,世上几个人比得过你,伏天罡能够证得真皇之位而你不能,只是因为你的道法过于逆天而行,走到了极致,你便知晓的太多,知道神玄境的事情已经是在鬼门关外游走,再往上走的神隐之境更是代表着绝对的禁忌,仅仅一个隐字已经道尽了一切,但凡你稍微知晓些许,那也……”

    诸葛青玄忽然轻声道:“缄口。”

    卓玉青只是笑笑,没有再说话,那双会说话一般的明媚眸子飘向数百里外的天地。(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