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三古四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凌雪放过了自家三个堂兄,至于当年与凌城一同谋划将自己霸王硬上弓的几人,则是还没听到当初凌雪葬身镜海的消息便已经因为各种意外死在了江湖之中,有的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有的嚣张跋扈碰上了硬钉子,倒是免得凌雪再多费口舌。

    这几天没有了纪无双这厮的叨扰,凌雪觉得果然耳根清净了不少,只是她有时候与江老爷子有事没事一起煮酒论天下的时候,那几口极为特别的青梅酒下肚后,她不经意之间却又会想起这个烦人的家伙,然后独自冷哼了一声,将这个人永远一身白袍的身影从脑海里抹掉。

    凌老爷子这几天来的勤快,凌雪虽然对他并没有什么太多好感,不过念起凌霄也一大把年纪,虽说不冷不热,不过也不至于让他太失了面子,谈起了在凌府外头当着救苦救难活菩萨的凌兰,凌雪这才知道她这个堂姐自小便被在天云国云游的老神仙带去中州当关门弟子,这个老神仙不简单,凌霄那时候炼神境中期的修为却是丝毫看不出老神仙的深浅,只知道他凭借轻轻一指,便能将横跨南域穿行过天云的川沧江拦腰斩断十息功夫,这份修为,饶是如今的凌雪听到也不禁目露诧异,虽然仍然比不上她一纸斩青天的神异,但也端的是十分了得,而且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谁知道这老神仙全力施为,能够做到怎般惊人的程度,凌兰倒是比她在凌家的这些兄弟姐妹要争气不少,竟然拥有这么一个深不可测的师傅。

    凌雪来了兴趣,好奇问道:“老爷子,可知凌兰的宗门叫做什么?”

    虽然与凌老爷子的关系有所缓和,不过凌雪仍旧没有喊他一声爷爷,凌霄倒也不介意,如今能够与凌雪这样和和气气坐在一起说话,他便觉得心满意足,有句话说的可真是在理,失去才明白珍惜,当他几年前听说到这个没有见过几次面但却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孙女身死黄泉的时候,真是如鲠在喉,难受的不行,说出去太矫情,莫说旁人不信,就是他自己也不信,只不过如今看到凌雪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心里面真是说不出的欣慰,倒不是为了凌雪如今足以震慑神州天下的地位,只是单纯出于白发人对黑发人的舐犊之情。

    凌老爷子想了想,说道:“若我所记不差的话,应该是叫做罗天殿,只不过这个宗门委实太过生僻,我曾经暗地里让人去着手调查,只不过始终没有什么发现,不过也难怪,这个世间低调不出世的大宗门何其之多,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在中州的宗门,想要在万里之遥的天云国找到其存在的蛛丝马迹,无异于大海捞针,实在太难。”

    凌雪闻言却是目光微微一闪,一旁为几人默默奉茶的蜂鸟手上动作也为之一顿。

    凌老爷子注意到了两人的神色变化,好奇问道:“莫非小雪你听说过这个宗门?”

    凌雪轻声说道:“罗天殿这个宗门来历可是一点都不小,是神州传承万载的三古四殿之一,这么说吧,神通之上为神玄,我们习惯称之为大帝,三古四殿开宗立派的祖宗都是荒古时期神玄境里头数得上号的绝顶人物,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样的宗门若没有在万载岁月里折戟沉沙,那这么多年沉淀下来的底蕴,将是极为可怕的。而且这样的宗门,轻易不会让这般年轻的宗门修士外出行走,若是真的有,那么这个修士便是行走,用我们的话说叫做宗门行走,按他们的说法,这样子的修士称作天下行走。老爷子,你这个孙女,可真不简单啊,”

    凌霄端着杯子的手震惊的停在半空中,这些凌兰都没有与他说过,他也没有去过问,原以为罗天殿只是简单一个不世出的强大宗门,却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在无意之间发现了这个宗门冰山一角下的震撼。

    三古四殿,他看了两百年的沧桑沉浮,仍旧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七个宗门,就像是井底之蛙乍然看到井外的广袤天空一般,心中滋味三言两语如何能够说尽,感慨说道:“说起来,我还真是平生第一次感觉过去几十上百年的日子都活到狗身上去的感觉。”

    送走凌霄后,正巧江老爷子想要去看看去戏院看上一眼折子戏,凌雪也想着要去看一眼那一位显山不露水的堂姐,两人一拍即合,带上柯亦梦还有蜂鸟,轻车简从的便离开了凌府。

    凌雪觉得自己这回还真是看走了眼,第一次见到凌兰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个看起来有些沉默冷漠,不喜欢将感情外露的堂姐确实不凡,或许天赋可以与天云武府的府主罗睺相互比肩,不过如今看来,却是比起罗睺都要胜过不少,可能并非是在打斗上的天赋,而是一些她所不知道的方面,或许便与她那如今已经在徕阳郡甚至天云国都已经声名远扬的医术相关。

    ※※※

    三古四殿,荒古琴宗、衍月古宗、无量古宗,这三个宗门并称三古,至于四殿,则分别为紫禁殿、大日殿、罗天殿还有太阿殿,这七个宗门都是荒古时期最顶尖的宗门,至于最后为何盛极而衰的原因,已经被万载岁月的尘烟所覆盖,如今知道这七个势力扎根了神州大地万载岁月,谁都不知道各自究竟将根须遍布的多么广阔多么深入,在世人大都不引以为意的冰山一角之下,到底蕴藏着怎样惊人的底蕴。

    置身在罗天殿中的凌兰也不清楚,作为这一代的天下行走,她总觉得自己应当是七个宗门里有史以来最弱的行走,毕竟她的心思从来都不在打斗上面,她最大的成就感并非源自打败一个一个令人高山仰止的敌人,而是将那些个被断定无药可治的病人从绝症解救出来,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比起那勾心斗角的纷争要意义太多,她并非不认同以杀止杀的办法,只是可能的话,她还是更愿意以直报怨,以德报恩。

    只不过行走天下,总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就像她并不喜欢勾心斗角的事情,但是因为她身为徕阳郡凌家不算她那个妖孽堂妹的第一子弟的身份,加上貌美的有些犯规,所以麻烦总是自己找上门来。

    好比眼下几个以病者绝症为由骗自己上钩的宵小。(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