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 贵客临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第二天的时候,柯亦梦醒过来时精神还有些恍惚,坐在她床榻边上的凌雪注意到了她的异状,最初还以为是阔别多年终于回到柯家心情激荡的缘故,不过问起才知道原来是这妮子做了一夜的梦没有睡好,至于梦到什么,她却是已经记不太清楚,只晓得是一些怪诞到超乎她理解范围的东西。

    柯亦梦刚开始还担心凌雪取笑她,却是没想到凌雪听得极是认真,一双妖冶迷人的眸子扑闪扑闪看着自己,还穿着一身薄绡的她丝毫不避嫌,顺势便偎依到凌雪的怀里面,如今这个亲昵动作她做起来熟稔的不行,说来也怪,她总觉得凌雪这个千娇百媚的女人身上有一种男人才有的可靠踏实之感,尽管两人都是女人,要她小鸟依人似乎顺理成章天经地义,但要是颠倒过来,她却是觉得说不出的奇怪,如今的她像是找到了避风港一般的靠着凌雪那一点也不宽厚结实相反还十分纤细娇弱的香肩,她皱着精致的琼鼻好奇问道:“你怎么不取笑我?”

    听到她柔软的声音,凌雪这从无边的思绪中回来,搂住怀中的美人,轻笑道:“取笑你干嘛?”

    柯亦梦难为情道:“堂堂聚元境的修士还因为做梦而失眠,多丢脸啊。”

    凌雪方才想起的正是那个前生是浩淼仙界里坐拥三十万里山河的七劫仙帝玄清,也就是那个与她有过一夕之欢的男人纪无双的前世,旁人轻易不会信梦境很可能便是前生一部分这样唐怪诞的说法,她因为本身就是一个有着两世记忆的不可思议之人,而且还进入过纪无双的识海里窥探过他那一段撕心裂肺的仙帝记忆,所以她听到柯亦梦的说法,很自然而然的便想到了这个可能,只听她摇头笑道:“这又有什么可丢脸的,相反这才是本事呢,没准你还是来头极大的仙子转世,如今做的梦都是你前生的记忆,所以你才会觉得荒唐怪诞,你看你的武魂多不一般,一颗种子可以孕化万物,挽起长弓一箭便能将那不简单的北蛮子越境射杀,等你什么时候真的找回一身本事,指不定我这个堂堂妖皇帝女也挡不住你的一箭,要知道……”

    声音戛然而止。

    一指纤细的青葱堵在她那嫣红薄唇上边。

    柯亦梦这个遇见凌雪便会不自觉智商下线的女人难得的不乐意起来,她抬头看着凌雪,水样的眸子深处透着几分令人怜惜的柔软,说道:“我不要是什么大人物的转世,我就是我,柯家的二小姐,只属于你的柯亦梦,我手里的这一把箭永远不会对准你。”

    凌雪将她那三寸蛮腰搂紧,笑嘻嘻说道:“傻妮子,我也只是随口一说,你看你认真的。”

    柯亦梦冷不丁的在她那薄衫下若隐若现的一点酥红突起处咬了一口,没有去看羞红了俏脸蓦然间被酥麻的浑身趐软的凌雪,只是品味这终于得偿一品的俏立樱桃滋味,尽管还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亵衣薄衫,不过仍旧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其内那令人销魂无比的滋味,心里面美的不行,嘴上却是轻哼说道:“雪,这是对你乱说话的惩罚。”

    凌雪哪能平白吃这个亏,娇呼了一声便开始收拾这个越来越胆子大的妮子,将她抱在怀里头一边亲啃一边上下其手起来,刚开始只是挠挠胳肢窝将怀中的可人儿挠的咯咯直笑,最后越来越是得寸进尺,渐渐房中里的笑声渐渐消歇,转而有了几分暧昧的急促呼吸,柯亦梦满面酡红目光娇羞的望着伏在自己身上的可人儿,迷人的眼眸深情对视,对方那一头柔顺幽香的银发丝丝缕缕的垂在她的侧脸,撩拨着她那蠢蠢欲动的春心,她想起前几日里在红袖听那些青楼姑娘说起那两个当家名魁时常做的颠鸾倒凤之事,都说虽然比不得与男人云雨来的满足滋润,不过却能欢好出男女之间所不能体现出来的娇柔美感,而且因为同为女子,最是体会那些个说不出道不明的细微感觉,彼此纠缠起来也是能够令人乐不思蜀。

    这位昨天还令行如流的柯家貌美新家主哪里还有威风八面的模样,只见她轻咬薄唇,羞涩又期待的闭上双眼,两瓣眼皮就像是那桃花一般白里透红惹人无限遐思,凌雪见状却只是促狭一笑,那迷人的薄唇微动,在她耳鬓吐气如兰道:“有人来了,下次得空了我再仔仔细细一点不剩的吃了你。”

    门外有人敲门,于此同时,府邸外正站着一身武府核心弟子的紫衣外袍。

    正是武府魂宗的大师兄沈星河。

    大抵是罗睺那边来了什么要紧的消息。

    ※※※

    原来是武府有贵客临门,黎王的亲弟弟玄冰王尉迟泽,还有来自朱雀疆域的圣地朱雀国的使者青元王李斯,两人万里迢迢前来拜见凌雪,罗睺一边让魂宗的大弟子沈星河前去通知凌雪,一边笑眯眯的分别招待了这两个来头不小的贵客。

    他可不是寻常的王境修士,尽管这两人身份显赫,一个代表羽皇一个代表着朱雀,不过他仍旧只是谦恭并不畏惧,言行之间尽显天云武府府主的威仪,丝毫没有给凌雪与天云国丢脸,倒是教李斯还有尉迟泽有些诧异,天云国这个小旮旯里可真是出了不少不得了的人物。

    大国里的兔子大多只会躲在笼子里吃着菜叶,抑或是被世家小姐抱在怀中做那柔情蜜意的消遣,而这小国里的妖兔却是可以一跃而起,将那坚不可摧的仙器都一齐咬断,弱者的弱是命,然而他们的挣扎拼命却丝毫不见得比大国要来的少,甚至因为资源的高度匮乏,他们必须更加努力的拿命去拼,野性可不是那些金丝雀一般的兔子可以比拟的。

    武府左厅由武府弟子奉茶的尉迟泽轻轻饮了一口热茶,心中感慨不已,却是忍不住将自己与罗睺两相比较起来,千年修道便触摸到真王的边缘,这一份天资放眼神州都算不错了,不过若真是要与眼前这个男人比起来,却感觉仍旧少了一种味道,仿佛千年修道的磨砺都没能在她的身上留下底蕴一般,不过当他见到从柯家府邸归来的凌雪,这个几年前论起来还得喊他一声前辈的妖皇时,他却是一点也生不出要与之比较的心思。

    凌雪来之前已经先见了罗睺,大致了解了情况,笑盈盈的走了进来,问道:“听说尉迟大人万里迢迢特地来找我?”

    仙姿玉色靡颜腻理,怎一个姑射神人?(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