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八十四章 纸中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4k章节)

    凌雪如今虽然修道时间不长,但是见过的世面也足够多了,南域三大真皇羽皇、赤灵、朱雀这三位,她已经见到了两位,中州里当年风头最盛的玄庭上皇她也近距离接触过一回,寻常人哪里有这样一份见识,然而至今她见过的双生武魂修士都是寥若晨星,更不要提三生武魂,她如今也才终于在李小白怀里的那个千伶百俐的小女孩身上见着,这可不比体内藏纳了小半个天道的自己,修士能够有三种武魂加身真是教人羡慕不来的大造化,况且在修道之中,三还是一个大吉之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与双生武魂相比仅仅只是多出一个武魂,然而两者之间却是有着全然不同的意义。

    凌雪不禁要好奇辰小璃将来能够走到哪一步,没去看兮璃儿这对百合花此刻欣喜若狂的表情,对辰小璃笑眯眯说道:“三生武魂,数千年罕见,他日你若将这三个武魂都统统觉醒出来,成就应当不差,不过这个修仙界的天下太大,江湖也太深,一步差池可能便是万劫不复,远远不如凡间来的安适,小璃你可想好了,可不要光看到你姑姑表面的光鲜亮丽。”

    辰小璃难得一本正经起来,五岁大的小孩子,说话倒是有板有眼:“我才不管什么江湖凶险,就算我不去修仙,照样每天有很多麻烦事情,上次红袖里的姐姐便差点让客人给霸王硬上弓了,那个姐姐若是有姑姑你这份修为,那天也不会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想要修仙,成为剑修,至少将来能够护上我两个妈妈的周全。”

    凌雪笑道:“好家伙,你两个妈妈真没白疼你,既然你想当剑修,那姑姑便先给你一把剑。”

    小家伙欢欣鼓舞,抱着她的李小白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以如今凌雪的帝皇身份,随便说句话送个东西那可都是不简单,都说无功不受禄,当年红袖临危之际凌雪挺身而出的天大恩情,她们至今都没能偿还,凌雪什么也不缺,就算真的缺点什么,她们也给不起,如今再欠下一份人情,那真是做牛做马都还不起了,李小白当即为难说道:“凌雪,这可使不得,你如今消耗法力为小璃窥探天机,乃逆天之举,有伤天和,我与璃儿已经十分过意不去,若是再恬着脸收下你这份礼,那岂不是太过没皮没脸?”

    辰小璃这下也反应过来,当即着急摆手道:“原来凌姑姑方才为我算仙缘还有这等隐情,是璃儿不懂事麻烦了凌姑姑,这个剑小璃心领了,姑姑还是不要给我了。”

    凌雪好笑的看着辰小璃那一双干净到让修界多少自诩正道修士羞惭的眸子,说道:“或许对于旁人而言天道至高而令人敬畏,不过对你凌姑姑来说,天道并不算什么,我逆天而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如今我叫老天降下雷劈我,借它十个熊心豹子它也不敢,它若真敢劈我,我一剑便能将它斩成两段。”

    柯亦梦闻言只是微微一笑,她听琴宗的人说起过那一日凌雪君临青虹城的震撼一幕,青虹城主无妄一声恭迎陛下,触怒天道,凌雪怡然不惧,硬生生等了天道三炷香,最终天道被凌雪的气势所震慑,终究不敢降下雷罚,就像是那帝钟鸣响一般,怕是一万年都难以见到这般惊人的景象。

    兮璃儿李小白没有听说过青虹城的事情,不过如今凌雪这般说来,她们二人也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神色敬畏的看向凌雪,举头三尺有神明,以凌雪如今的地位这般说,天地仍旧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场面,显然这天道是真的怕了她,她们难以想象,一个修士需要强大到何等地步,才能做到如凌雪这般,至于凌雪最后那一句话,却是没人敢当真,一剑斩青天,那该有多么不可思议,她们只当凌雪是在逗弄辰小璃。

    辰小璃大吃一惊,扑闪的大眼睛里满是崇敬,她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这么崇拜某个人,由衷称赞道:“凌姑姑当真厉害。”

    凌雪掩嘴笑着,抬手一点,一张洁白无瑕的巴掌大宣纸便在空中悬浮出现。

    辰小璃问道:“凌姑姑这是准备做什么?”

    凌雪笑道:“这不说了嘛,送你一把剑。”

    辰小璃很好奇的看着凌雪手边凌空而立的宣纸,仍旧不明白,这就是一张空白宣纸,怎么就成了剑呢。

    这确实是剑,不过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剑。

    凌雪咬破手指,鲜血渗出,以指为笔,笔走龙蛇,以妖血作画,当年琴棋书画四艺真是没有白学,不然今日便是要现了丑,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宣纸上出现了一柄惟妙惟肖的仙剑,若是仔细见过凌雪手中龙剑的修士近前一看,便会发现,这一把剑与龙剑还有几分相似之处,不过因为是以鲜血画成,其中还有几分腥红妖冶的诡异感觉。凌雪在作画时运用了妖瞳的临摹能力,当初三千弱水畔她碎尽了一切造化,才终于临摹出了龙剑的一剑之威,如今只是消耗了些许精元,自然远远无法相比,不过七分形似一分神似却是做得到的,其中最为厉害的还是她的妖血,她那妖体遮天蔽地,几乎无法想象本体的大小,当初妖瞳的鲜血便能炼制出剑痴手中的怨魂剑甚或是一尊引各方帝皇争夺的万魂妖鼎,她眼下这个妖体本身便不知道比起妖瞳要厉害多少,更别提如今还吞噬了妖瞳的能力,就算是与她体内沉睡的神睚相提并论,都难以分出高下来,可以说她如今这样一滴蕴藏精元的鲜血,是足以在修界引起地震的无价之宝,以她凝聚神通的剑道修为辅以如此妖血画出来的利剑,怎么可能会是凡物?!

    剑成之时,天地骤然昏暗下来,风云倒卷,端的是一个声势惊人雷劫降临。

    雷劫至。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报复凌雪方才的轻视,这一次的雷霆却是极不简单,方圆百里的众修士一下子全变了脸色,在他们眼中最神秘的炼神劫在这一天劫面前仿若仅仅只是毛毛细雨一般简单,如果虞小娴在此,怕是也会动容,因为这是帝器雏形凝聚的征兆,不过比起真正的帝器出世仍旧差了不少,只不过凌雪也已经是十分了不得,仅仅只手一画,便是惊天动地,真不愧是大妖气数与帝王气数两种世间最顶尖气数加身的人物。

    辰小璃有些害怕,靠着李小白的怀抱更近,不过一双眸子却是紧紧盯着凌雪,很好奇这个短短一生便传奇到令天下人惭愧的凌姑姑接下来打算怎么应付这犹如要毁天灭地一般的天劫。

    凌雪两指纤长青葱轻捏薄纸,轻轻朝天一划。

    看到凌雪的动作,李小白不禁升起几分怪异的神色,莫非凌雪想要以这把纸剑来抵抗天劫?她看得出来,凌雪此刻根本没有动用丝毫元气,完全凭借的是那把约巴掌大小的纸剑,尽管明白凌雪今日的本事远非她能够理解,但仍旧觉得凌雪还是过于托大,一张纸片再厉害,莫不成还能挡住这令人心里发慌到喘不过气来的天劫还要厉害?

    然而下一刻,李小白那张俏丽女书生的面庞终于变了颜色,满脸的震撼与不可置信。

    她清晰地感受到,一股锐利到令人窒息的剑意,从那把薄薄的纸剑上喷薄而出,蓦然斩过天穹。

    几个人仿佛看到一柄遮天蔽地的神剑,转眼又是漫无边际的漆黑妖怪盘踞星空。

    下一瞬,所有异象尽然消失。

    一剑斩出。

    血墨染苍穹,浩瀚无垠的剑气掠过所有人,落在漆森天空之间。

    巴掌大的纸片在凌雪指尖猎猎飞舞。

    蓦然天间洒下万丈剑光,一道充满鲜血的口子被霸道撕裂。

    一剑便将那浩浩天威给劈开!

    ※※※

    醉仙楼里,一名腰胯黑刀的修士正呲牙饮着酒,若是远远看去,旁人怕是都会将这个修士当做那深山老林的大黑瞎子,因为他委实是相当高大魁梧,并且还有种极为桀骜不驯的张狂气势,蟊贼仔细看上一眼,也不敢将手伸到这位大爷的身上去,不过此刻却是没有人去注意他的乖张跋扈,除却他那一桌,旁桌所有的修士都已经争着抢着跑到外边去看那几年不见的剑斩青天血雨绵绵场面,唯有他还在自顾自的大口吃肉饮酒,就仿佛饿死鬼投胎一般,只不过诡异的是,不论他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副咧嘴笑着的模样,初看也令人浑身毛骨悚然,四殿之一紫禁殿的殿主皇甫镛便说过,这个男人是上古凶兽饕餮转世,十足的鬼才怪才,若是小看他的修士,都会被他那笑得比弥勒佛还要夸张数倍的大嘴啃食的一干二净,当初纪无双没敢小瞧他,不过仍旧吃了他的反戈一刀,差点陷入绝地,而今纪无双已然称无双皇,他的小日子却仍旧过的逍遥无比,这便是他的本事。

    他司徒的本事。

    坐在一旁的儒士慢慢喝着酒,那慢条斯理的模样,若是换个急性子的人在这里怕是都要受不了,偏偏在座的司徒与披着灰色斗篷女子皆是一副见惯不惯的样子,忽然儒士放下酒杯,看着无所事事打量着手中黑白相间匕首的女子还有恨不得吃上三天三夜的司徒,说道:“至少也是绝顶仙器品级的伪帝器,算起威能,怕是要比夜影手中的白日梦要来的厉害不少,引来的天劫顶尖真王对付起来都极为吃力,如今竟然一剑斩青天,你们就不打算出去瞧上一眼。”

    司徒狠狠咬开一口鸡肉,说道:“还是喝酒吃肉来的实在,看那东西不管饱。”

    斗篷女子便是儒士口中的夜影,手中把玩着的那把叫做白日梦的匕首是融合她武魂之道的非一般仙器,她笑了笑说道:“都说剑修最高境界,手上无剑心中有剑,则草木皆可为剑,剑器再厉害,也没有人厉害,若有机会直接见了人岂不更省事。”

    儒士拿这两位没有办法,哑然失笑,说道:“说来也对,如今朱雀那头的修士也来了不少,羽皇和西域那边也差不离该动身了,真是难以想象这个即将要盘下四方过江猛龙的地方,竟然仅仅只是小小一个一级修仙国。不过也怪不得,真是一处教许多人都为之眼馋的仙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不仅出了纪无双凌雪这样无人能及的绝代双骄,当初在敢称神州第一剑修的洛皇李千愁也出自这个小地方,而且如果我眼力没有倒退的话,应该还有个极为有意思的小人儿已经出世,算算时间,差不多该是五岁了,而且应当是个女孩儿,能够被星象显现出来,定然也有什么过人之处,当初还有玄庭上皇在这里布局,如今玄庭已经覆灭,自然要风起云涌暗潮不断,都在觊觎着这个不寻常小国的香火,只可惜荒古时期留在这里的两个传承应当是都有了继承者,不然去碰碰运气也是不差,现在过去,除了平白送去一条小命之外怕是没有其他作用。”

    夜影没有耐心继续听这儒士的长篇大论,只是懒散的打了个呵欠,问道:“诸葛青玄,那只不死鸟去哪了?”

    诸葛青玄儒雅一笑,说道:“到了,那个家伙,约莫是先去青楼里逍遥了吧。”

    夜影白了白眼,没好气说道:“真是胆子粗,这个关头还敢到处乱逛,真当自己死不了。”

    司徒笑道:“他要死了,咱们就得在这里全军覆没了。”

    夜影撇嘴道:“你这大黑熊给我死开,就算你们全翘辫子了,我也死不了。”

    诸葛青玄看了看外边淅淅沥沥落下的血雨,感慨说道:“这也应该也是个星相,叫做腥风血雨。”

    大风吹起,天寒料峭,令人看的不禁心头发颤。

    又快是一年隆冬。(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