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前尘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天云国只是一个小国,或许比不上那些钟鸣鼎食元气充盈的大修仙国,但对于许多在这里土生土长的修士而言,天云国无疑是一个令人心安的避风港,在外头江湖飘萍了数次不过最终都回到这个原点的罗睺很认可这样一句话,他有雄心报复,也不乏对天云武府上下弟子的挂念和喜爱,同时最重要的,是因为在这里,还有一个在他生命中占着极重份量的女人。

    凤千凝。

    他不后悔那次烈酒后的天雷勾地火,他只是一个没有大见识的山里人,见到好的东西都想要抢到手,不论是造化还是女人。最初来到天海郡是为了出人头地不假,不过在他眼里面的出人头地,不过是赚到一些小钱,在天海郡博出一些名声,在这片大染缸里面打起几分不轻不重的浪花,不奢望无人不识的境界,但也不至于让所有人都视而不见,只不过在几十年前的那一天,在他见到那个女人之后,他心中的报复与目标都截然不同。

    那个时候,他还在尚未改名做醉仙楼的龙凤楼里当打杂厨子,侥幸让凤千凝这个武府第二天骄第一美人的女子尝过他的手艺,然后这个当时在他看来根本就是触不可及的貌美女人饶有兴趣的见了他,说以他的刀功,不该在龙凤楼里当一辈子的厨子,他当时好奇问她,以他草根布衣的能耐,应该做什么,凤千凝说他是一条潜龙,合该在潜龙榜上占有一席之位,并且交给了他修炼秘籍,他当时心神震撼,第一次有了前所未有的野心。

    一年后他便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处境中,杀出重围,过了武府的试炼,成了武府的外门弟子,再次见到凤千凝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女人原来在宗内有那般高不可攀的地位,那时候的他就像是刚刚跳出枯井的癞蛤蟆,而这个女人便是那令人遐思却不敢亵渎分毫的白天鹅。凤千凝并不惊讶在武府见到罗睺,甚至她很笃定罗睺总有一天会来到武府,只是没有想到罗睺这一次竟然来的这般快,半路修道仅用了一年的时间,便赢了那些就差没在娘胎开始就修炼的世家子弟,只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对这个喜欢披蓑戴笠的男人青睐有加,对于罗睺,她只是一直抱着一种惜才的心情待之的,当时在她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个心上人,虽说没有爱到死去活来的地步,不过一点朦朦胧胧的感觉总是有的,那便是项飞英的亲爹,武府的大师兄项元思,这位大师兄心里头,也并非是没有她这个天才师妹的位置,只不过他克制的住自己,牢牢记着当时天云武府府主夏星轩的警戒:二八佳人体似酥,腰肢如剑斩凡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精神枯。

    所以两人之间虽然情投意合,但是感情上一直没能升温起来,在外人面前也不过是亲近一些的师兄妹关系,罗睺就一个粗人,要让他利落的找出妖兽筋骨间隙他在行,但要看出两人之间这些弯弯绕绕的微妙委实过于为难他,因此一直没能发现这一点。再后来阴差阳错下,他的武道天赋得到项元思赏识,有了天时地利人和,很快在修道一途上便平步青云,而且因为搭上了项元思这条线,因为脾胃相投,两人契若金兰。于此同时,罗睺接触凤千凝的机会也逐渐多了起来,本来不敢对凤千凝有太多念想的他,终于开始有了吃天鹅肉的大胆想法,为了追赶上两人,他愈加不要命的修行起来。

    在接下来的七年里,罗睺没有让凤千凝这个引路人失望,甚至还让凤千凝大大吃了一惊,他过关斩将,在一次次大比中的表现愈发夺人眼球,然后成功挤进了潜龙榜前十,仅次于排名在第七的项元思,并且在宗门的试炼之中,他屡次拼死救下凤千凝,也终于在这个曾经为他指点江山的高高在上女子心中留下了一些深刻印象,令她芳心触动,对罗睺的态度也开始不再那么冷然高傲,而是逐渐会不由自主在罗睺面前露出小女儿的俏皮娇羞姿态,这其中变化最是微妙扣人心弦,令罗睺有种苦尽甘来的酣畅淋漓之感,若是没有其他意外继续这般发展下去,凤千凝很可能便要将心中对项元思的爱慕深藏起来,转而对芳心放在罗睺身上。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一年后项元思突破到炼神境,证道逍遥,终于将这十年来按捺下来的所有感情全部爆发出来,正巧凤千凝也紧随其后登临逍遥榜,他二话不说直接向凤千凝表白,然后向府主提亲,对于天云武府而言,真当是喜上加喜,一门两逍遥,而且喜结良缘,双喜临门,只不过这一切对于罗睺而言,却无异于一道晴天霹雳轰然劈下。

    罗睺找到凤千凝对质,得到凤千凝的确认之后,勃然大怒,这时候他才发觉自己一直以来的可笑,想到他自己如今的一切荣华地位都是凤千凝给予的,他冷笑说一切都统统还给她,然后取出武府内门弟子的令牌抽刀斩断,在凤千凝既是又惊又怒的目光中萧索离开,重新回到龙凤楼中,每天以酒浇愁,喝的昏天暗地,如今的他在天云国可谓是天下无人不识君,按理说他已经完成了初出江湖时所想要得到的一切,甚至还远远过之而无不及,只是他却有一种到头一场空的怅然若失,因为他潜龙第八的名头摆在哪里,酒楼内无人敢指责罗睺的荒唐堕落。

    期间凤千凝来找了罗睺几次要他回去,罗睺都断然没有答应,气得凤千凝每次都摔门而出,令酒楼内的修士都看的噤若寒蝉。

    大婚逐渐临近,罗睺也有了破而后立的感觉,对于那借酒浇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的刀酒二道的理解愈发深刻起来,在即将证道边缘的时候,正巧凤千凝项元思准备大婚,凤千凝受项元思所托,来找罗睺要他去参加婚礼,因为凤千凝一直没将事实告诉项元思,不希望这曾经情同手足的两人彻底关系破裂,所以项元思直到这个时候都想不通这个与他契若金兰的兄弟为何要叛出武府。

    凤千凝看着缩在醉仙楼无人仓库墙角里一身酒气的男人,眼神飘忽之间,她仿佛看到了曾经意气风发的罗睺,她发现自己前所未有的瞧不起眼前这个男人,她将带过来的婚礼请柬狠狠砸在罗睺的脸上,咬牙切齿说道:“我当初真是看走眼了,你这算是哪门子的潜龙,你就是根本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罗睺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连请柬也没有去看,只是继续独自饮酒。

    凤千凝夺过他手中的酒杯用力扔掉,紧紧盯着他,说道:“说实话,要不是元思让我过来找你,我根本连再过来看你一眼的想法都没有,元思他不明白,不过我却明白的很,你根本就是一个色厉胆薄脆而不坚的懦弱匹夫,我不要求你回到武府,也不求你来参加这次婚宴,最后一次见面,我只给你一句话,就你这个样子,就算我的生命中没有项元思,你也一辈子都休想得到我!”

    罗睺似是进入到某种奇异的状态之中,猛然望向她,让凤千凝心中一跳,不过最后还是什么话也没说,从储物戒中又取出一个酒杯斟上他最近酿出的醉仙酒准备喝酒。

    凤千凝再次恨铁不成钢的夺过他手里的酒杯,想起自己在宗门试炼的时候欠这个人的情分,一字一句说道:“我算是对你彻底失望了,你不是喜欢喝酒吗,今天我陪你喝完,然后我们就此一刀了断。”

    罗睺抬眼看了她半晌,最后一口气拿了七八壶醉仙酒来,接着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凤千凝也是犟得很,这陌生之酒第一次入口的时候,她便感到脑际微微一晕,心中升起几分退意,不过见罗睺不过一个聚元境修士喝了这么多杯都没能叫他倒下,而她一个炼神境修士更不必说,因此只是稍一迟疑,便继续与罗睺一同豪饮起来。

    酒壶空了一壶又一壶,不知不觉之间,凤千凝的神色愈加恍惚起来,而罗睺却因为正在逐步证道逍遥的关系,眼神变得愈发清明,望着对面因为迷醉而两颊酡红的佳人,目光中透出复杂,他大抵明白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与她说话了,从今天过后,她要嫁给项元思,成为他人之妻,他特别珍惜如今能够如此近距离看到她的每一刻时光,早在十年前在这座酒楼看到凤千凝的时候,他那时候根本没有料到他会与这个人发生这般多的事情。

    心中感慨之间,凤千凝忽然醉醺醺的先倒在了地上。

    罗睺望着这道身影半晌,面色变了几变,最终恶向胆边生,喃喃说道:“你说我色厉胆薄,也说我一辈子都休想得到你,你说今天你给我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我不证明一下自己,是不是就太蠢了。”

    他走了过去,将凤千凝抱了起来,走进酒楼小二休息用的偏房,顺手将门给带上后,便将这具娇柔身躯放到了床上,他两手撑在上面,靠近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精致俏脸,忽然之间,底下这个肤色浮着红晕的女人似乎恢复了些许意识,半梦半醒中下意识的想要推开罗睺,却发现根本使不出半点力气,她虚弱的呢喃说道:“罗睺你在做什么,一月之后我便要嫁给元思,他还是你的好兄弟,你这么做是要遭天谴的!”

    “我管不了那么许多,况且,我还晓得我明天也定然要遭天谴,何不再多一道天雷?”罗睺轻声说道,他近乎野性粗鲁的抱住了她那充满女性圆润曲线的美妙身体,一身酒气的他亲啃着凤千凝的脸庞,她身体剧烈颤抖,心里面愈发恐慌,眼中泪水交织复杂的情愫,极力想要推开这个色胆包天的男人,却发现无济于事,而且她的抵抗还愈发的激起罗睺逆反,小蛮腰被双手环住,罗睺的动作愈发透出一股压抑了十多年的放肆粗犷,一只手按住她那翘挺丰满的臀部,另外一只手攀沿而上,带着一种豁出去不去管身后洪水滔天的狂野霸道,此刻再加上嘴上的侵犯,三管齐下。

    一时之间春色满屋,隐隐约约传出一阵阵娇啼婉转的声音。

    第二天凤上人迷迷糊糊中清醒过来,回想起发生的一切,看到躺在身边的男人,又想起了自己一个月后的大婚,泪水止不住的狂涌而下,怒不可遏的给了罗睺一巴掌,便穿上衣衫拂袖离去,同一天罗睺证道逍遥,天雷轰落不停。

    因为这一件事的发生,凤千凝和项元思的婚姻也至此不了了之,项元思沉痛不已,想要原谅凤千凝,然而凤千凝自己无法原谅自己,同时也暗自发誓再也不出武府之门。

    最后项元思娶了一个远比凤千凝平凡的女修,生了一个灵气十足的小子,便是日后的项飞英,再过几年时间,项元思在一次外出中,中了魔门剧毒,身体眼看是要不得,他临死前想到宗门的要事还未处理妥当,强忍着一口气,顿悟写出金蝉脱壳功法,夺舍了一名修士后,回到宗门处理完毕后,灵魂的创伤也到了无法逆转的地步,准备归还身体安心死去的时候,却被凤千凝发现了端倪,质问之下澄清了事实,将金蝉脱壳的这个他一辈子唯一自创的功法写给了凤千凝,同时告诉了凤千凝他的儿子项飞英安置的地方,沉淀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的凤千凝再次哭成泪人儿,只不过用尽办法最终仍旧无法改变项元思灵魂重归轮回的事实。

    这一份金蝉脱壳的功法那位被夺舍的修士手中也有一份,后来几经辗转到了凌城手中,凌雪杀了凌城,阴差阳错之下得到了项元思的绝唱功法。

    罗睺一身武府宗主的大软白袍,站在庭前望着满庭的秋花,思绪千转,蓦然之间他看到了一道倩影朝自己走来,本该纤细曼妙的肚子微微隆起,他微微一笑,说道:“千凝,你最近感觉怎么样?”

    凤千凝神色之间已经没有当初那些恚怒恨意,而是多了几分不加掩饰的温柔,轻声说道:“还挺好的,对了,最近天云又来了一些人,加上之前来的,如今天云已经有好几个真王了,不知道暗地里还有哪些人,你怎么看?”

    罗睺眉头微微一蹙,说道:“山雨欲来的架势啊,我有种预感,她应当回来了。”

    凤千凝道:“你是说无双皇和凌雪?”

    罗睺点了点头,然后揽住了凤千凝的纤腰,伸手在她小腹上温柔的抚摸着,说道:“不久之后恐怕就会有一些事发生,你注意保护好自己和孩子,情况不对就躲远点。”

    凤千凝看着他,说道:“那你呢?”

    罗睺目光微闪,说道:“不必担心,如今我也是真王,小心谨慎些,自保不成问题。”(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