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 君临青虹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Ps:4K章节)

    如今沧海之滨的修界大佬谁不知道赵无极的威名,听到赵无极这个半步锻魂境修士的名字,哪怕是踏入王境已然千余年的修士,都得露出忌惮谨慎的目光,毕竟赵无极的威名可不是中看不中用的空中楼阁,而是踩着沧海国那些凶名赫赫的魔修尸骸一步一步走上来的威名,只不过任谁也不想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外来修士在自己的地盘上耀武扬威,就像是诸皇会排斥新皇一个道理,尤其是这个人表面上呈现出来的实力还远远不如他们。

    有人担心得罪赵无极身后的靠山,自然也有吃了熊心豹子胆的野心家想要试一试赵无极的虚实。

    饭得一口一口吃,蛇吞象显然并不可取,试探也是如此。如今东临沧海,坐在沙滩上喝着小酒的老赵就已经受过不止一次的试探,而且每次都变本加厉,似乎想要摸清楚他的底线究竟在哪儿一样,他倒也乐得与这些大佬玩心机斗法,不去说打架,光是这高来高去的轻功他便觉得有恃无恐,所以眼下只是悠哉悠哉的望着碧海蓝天的壮观、看那沙鸥落汀,好不逍遥快活。

    近些日子随着作恶多端的魔修销声匿迹之后,凌雪便专心一门心思的在琴宗钻研起了神州青史,他自然也闲了下来,便趁机会将此前的磨砺经历进行沉淀消化,争取早日突破到缎魂境。他确实是个没心没肺的贼人,也不怕别人暗地里笑话自己是个吃软饭的东西。只是原以为旁人怎么看他都可以不在乎,然而他却愈发不想被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女人看轻,所以他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都没有与凌雪说过,只是自己想办法解决,拔剑杀出重围过,挨些皮肉之苦咬咬牙也就过去了,毕竟他还是那老头的徒儿,一身仅限于大帝的造化传承在身,要让他栽跟头也不是那么容易。

    赵无极拿着酒壶的手忽然微微一顿,苦笑的摇了摇头,明白又该是和沧海国修界大佬明争暗斗的时候了,四年下来,锦衣玉食的他仍旧没有学来膏梁子弟附庸风雅那一套,相反倒是将司北星那邋遢老头的坏习惯学了个七七八八,站起身来,将手边的油腻顺手就擦在了衣衫上,看的忽然出现在四周十几个养尊处优的炼神境修士眉头微微皱起,他不引以为意的笑了笑,问道:“今天玩什么?”

    ※※※

    玄凤堂。

    沧海国里几个名头很大的宗派里头,这个玄凤堂最是风头最盛,同时也是暗地里做过不少吃人不吐骨头的事情,所以对于已经神不知鬼不觉铲除了数个魔修宗派的赵无极一直心有忌惮,杜月儿作为玄凤堂的总堂主自然要为自己数百年拼下来的基业操心,心中想着要先下手为强,于是就有了三番五次变本加厉的试探过程,她自以为已经将屁股擦的够干净,没有被赵无极发觉是自己的手脚,却是不知道赵无极心里面一直比谁都还要亮堂。

    如今几番试探下来,她仍旧没有什么发现,于是决定亲自上阵,来玩一次美人计,她就不信凭借她的媚术将赵无极骗到了床上后还撬不开他一张嘴巴,这是她登临高位之后数百年没有玩过的伎俩,如今玩起来却仍旧炉火纯青,丝毫没有落下半点水平,精心装扮一番之后,她在镜前徘徊许久,仔细雕琢,直到很是满意,才肯露出一抹妖娆撩人笑意。

    赵无极一进门便看到花枝招展的杜月儿,当即明白过来对方想要做什么,若是放在五年之前,碰上这样一个被时间和权力慢慢熬炼出来的风情万种成熟女人,他还真可能直接就被牵着鼻子走,三两下就与她滚到床上去了,只是如今却是截然不同,他看到杜月儿只有一种宠辱不惊的淡然感觉,甚至他还很想评点批判几句,这个杜月儿的傲峰虽然是蛮大了,不过却是一点儿也不翘挺,别说是与凌雪虞小娴这样的女人比,就是跟竺南风这个清冷女人比起来都差的有些远,而且肌肤也不够白皙细腻,气质就更不必说,只有虚浮表面的妖艳,既没有凌雪的剑胆琴心,也没有虞小娴的深不可测,想着想着便不禁暗自叹了一口气,眼界太高也着实不是什么好事,各个都是看得到吃不着的金贵葡萄。

    杜月儿领着赵无极往里阁走去,一番交流试探下来,她这个比狐狸还要精明的女人马上发觉过来赵无极一直都只是与她逢场作戏,根本就没有被她的美色所影响,甚至她主动贴身上去也被赵无极有意无意的躲了开来,这令她不禁有些恼羞成怒,而后赵无极不咸不淡的态度,更是将她心里面的怒火点了出来,想着赵无极这厮敬酒不吃吃罚酒,当即变了脸色,冷笑道:“赵公子倒是坐怀不乱啊,不知道您是不喜欢女人还是嫌弃妾身不够资格让你正眼相待呢?”

    赵无极本想恭维几句,后来想想还是决定不昧着良心说话,于是一边提起元气一边正色道:“杜小姐还请看窗外。”

    外头正是波澜四起的碧波沧海。

    杜月儿阴阳怪气道:“窗外怎么了?”

    赵无极道:“不知道杜小姐听说过一句话没有,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并不是杜小姐不够好看,委实是在下的眼皮子被养的过于刁钻了。”

    杜月儿气极反笑,她承认这世间确实还有不少女子比她还要美丽,只不过一个个都是难能一遇的绝世美人,哪里是赵无极这个连锻魂境都没有的小瘪三能够认识的,她认为这是赵无极在故意羞辱她,如今也不想管那许多,只想先好好教训这个厚颜无耻的贼子一顿再说,寒声说道:“一派胡言,你怎么不说你还认识妖女凌雪,来人,给我把这狂徒拿下。”

    阁楼内隐藏的众修士尽皆现身,将赵无极重重围住,不过却没有料到赵无极根本就不慌张,而是忽然抖了抖衣袖,将身上的尘灰散去,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那可真不巧,我确实是认识她。”

    杜月儿讥讽道:“赵公子脸皮还真是厚,本来以为你是个人物,如今看来,不过是个狐假虎威的冒牌货色。”

    赵无极一笑置之,只是淡然的环视了一周已然彻底目瞪口呆的伏兵,其中几人更是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小姑奶奶,你可真是及时雨啊。”

    他感慨说道。

    杜月儿终于也察觉到不对,沿着所有人的目光看去,忽然发现窗边明媚的光线中突然坐了一个令她不禁感到自惭形秽的女子,只见她一头如云的银发写意的披散在肩后,俏皮的翘着脚,裙袍遮蔽下的两条玉腿说不出的优雅修长,两侧开衩口中的肌肤在光芒中反射出微妙而奇妙的光泽。

    银发金眸。

    仔细想上一想,当今天下有几个银发金眸的美人传天下?!

    况且这个女子倏一出场,便有一种帝皇亲临的气势,甚至更为惊人,直逼传说中的大帝,问世间几个女子能够做到?

    她就算是再迟钝几分,也知道眼前这个女子是谁了!

    妖女凌雪。

    杜月儿睁大眼睛瞪着赵无极,没有想到赵无极压根没有信口胡诌,而是句句属实,与这样的女人相比,她还真是荧光与皓月的差距,甚至拿她与其相比还是抬举了她。

    赵无极轻声问道:“准备离开了?”

    凌雪婉约动人的笑着,说道:“对,先去青虹城,你不是要和薛磊一起去东域吗,正巧顺路同行。”

    赵无极恍然点头,随后没去看身旁震惊的众人,径自杜月儿的身侧走了过去,一步消失。

    杜月儿终于醒悟过来,哪敢忘记会盟时那些正道的下场,当即噗通跪倒在地,狠狠一磕头,一日一夜不敢起。

    骑着神驹的妖女晃晃悠悠来到青虹城外。

    上一次凌雪来到青虹城时,只是轻轻的来,轻轻的去,几乎没有惊动任何人。

    然而如今只是一个春去秋来,一切却全然截然不同。

    当她红衣立白马出现在城门口的时候,守城的将士便一片哗然,左右两排校尉齐齐跪地,像排练了无数次一般,远远比杜月儿来的果断直接。

    城墙上的将领目光紧紧盯着站在门口的三骑,依次扯开嗓子大喊:“恭迎帝女归城!”

    神驹缓缓入城,全城轰动,万众如潮水般跪拜。

    凌雪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这一切,这一刻真有一代剑皇的气势,嘴角浮起一丝浅笑,说道:“白面鬼倒真是一个妙人。”

    当初的三大宗门,除了已经卷铺子滚蛋的七刹宗,黑煞宗的地盘弟子已经被花卞宗吞并,如今闻讯出来迎接她的便是花卞宗的宗门子弟副宗主,至于作为城主,则是穿着一身织有上古凶兽赤炎金猊的青袍策马而来,百米外便下马,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最后到凌雪的马下单膝跪地,说道:“属下恭迎陛下。”

    会盟一战,凌雪一剑斩帝皇,震惊九天十地,就算如今仅仅身为一介真王,但是称皇又有何不可,饶是神州对于称谓极为严苛,但如今谁又敢说一个不是,正道?天道?作为逆天而行的大妖凌雪会在乎?!

    天边骤然万里阴翳,万马齐喑,刹那电闪雷鸣。

    凌雪红衣立马,缓缓闭眼。

    等它三炷香。

    天劫始终没敢劈下。

    ※※※

    天劫不敢落,并非是因为凌雪如今的实力已经超越天道,而是因为在真王规则内的天怒对于凌雪已然彻底形同虚设,天道经过万年的沧海桑田,也拥有七情六欲,也害怕被凌雪的破道一剑斩断苍穹道身,对于他们而言,这样损失也至少需要百载光阴来恢复,所以最终权衡之后,还是没有将天劫落下。

    敢怒不敢言。

    这一幕被万众看在眼里更是震撼,从古至今能有几人能够做到这一幕?纵观近来几千年历史,唯有妖女凌雪一人,天道最惧怕妖,所以想要将凌雪除之后快,然而如今凌雪羽翼已丰,她作为妖对于天道的威慑,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但凡见者,皆是在心中卷起万丈惊涛,久久无法平静。

    城主府。

    薛磊赵无极只是在城中停留了一夜,第二天便直接动身前往东域,两人都有一个雄心帝梦,如今见凌雪这里大局已定,心中不再担心,正好去经受风雨的磨砺。

    凌雪目送两人离去的时候,心中便想着,若是有时机,她也要去东域,去看上一眼这片传说比南域还要来得辽阔的土地,见识一下那个常被自己欺负的真龙王秦观的师尊东皇无垢,还有那个如今唯三之一同时位列洛颜榜与天仙榜的绫瑶真皇祝香盈。

    直到再也看不到二人身影的时候,白面鬼轻声问道:“那位赤瞳大人,便是冥骨王?”

    凌雪点头道:“正是。”

    白面鬼禁不住感慨说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一看便明白是人中豪杰,在我看来一些顶尖真王的气度都不一定能够比得上他。”

    这一次见面,白面鬼在凌雪面前的表现却是比上一次要好上不少,愈发尊敬,不过也不至于过于拘谨。

    凌雪轻笑说道:“这个要的,毕竟帝钟也为他响过一声。”

    白面鬼目露震惊,喃喃说道:“怪不得。”

    凌雪微微一笑,说道:“白面鬼,这一次你做的很好,不过接下来可以更加大胆一些。”

    白面鬼单膝跪地,肃然道:“还请陛下明示。”

    凌雪目光中秋波荡漾,道:“如今天下皆为我所摄,你大可直接放开手脚,将势力由青虹城往外不断扩张,将镜海国这一中立国家拿下来,作为我垒成帝业的第一个基石,你应当知道怎么做吧?”

    白面鬼轻声道:“属下明白。”

    凌雪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牢狱中哪里关着穷凶极恶之辈,你让人带我去看看。”(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