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 神玄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虞小娴带着凌雪领略了琴宗的浩瀚底蕴之后便先行辞去,她是个很果断的女人,不会畏首畏尾,一旦决定行事便必然全力以赴,而且雷厉风行,如今凌雪只是一点头,她当即告诉凌雪琴宗近些日子便会开始动作,开始调动蛰伏万年埋下各种明棋暗棋,开始为她布局万里江山,若非有独孤夜在神州中留下的这一步暗招,凌雪想要拥有自己的势力底蕴,至少还需要数百近千年的时间,可以说,独孤夜的这一份传承不仅仅只有剑胆琴心这一份亘古传承,而且还为凌雪铺平了帝业根基。

    这一份造化怎一个惊世能说的清楚。

    凌雪心神犹自震撼之间,不由好奇独孤夜究竟想要她做什么事情,为了这一件事,他无论风雨,轻看孤独,非要枯等数万年之久,等到她这样一个能够兼修剑胆琴心的传承者出现,她想起了当初玄庭天像说过的大帝协定,猜测应当与这份协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她没有直接去找虞小娴询问这个,而是决定先自己去找到答案,虞小娴告诉她这一处浩瀚的地下世界,应也是为了让她自己探求真相,若是凡事都问她,尽管她表面上不会说什么,但在心中定然会降低对自己的评价。正巧近些日子正好是琴宗准备宗门大比与招收新弟子的时间,柯亦梦忙得不可开交,无暇兼顾自己,她便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顺势将修炼之外的时间统统用来钻研宗门大殿底下藏纳的万古青史,想要从记载的蛛丝马迹之中一步步还原出当年的真相,并且她还有一个迫切想要求证了解的东西,那便是神玄境之上到底还有没有境界,若是有,那又是什么境界,这些人如今又在何处,这一点尤为重要,因为这关系到埋藏在她身后的滔天大局。

    不得不说,琴宗不知如何搜刮来的这些东西,还真是包罗万象,浩瀚如海,就算她像一只海绵一般夜以继日的不断吸收,过了四五天之后,仍旧没有什么头绪,不过倒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唯一一点的收获,应当是她在长廊深处的一卷漆黑密卷之中找到了这样一行字:神玄境并非尽头,神玄之上为神隐,称神、魔。

    后面的内容戛然而止。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这本书的最后几页,不过看语意应该在后头还有话,只是凌雪只从上面看到了两三页的留白,仿佛是被无形之中的一只大手轻轻抹去一般,这样的一幕,令凌雪不禁想起了妖塔崩碎之前被世界诡异抹去的雪经武,似是任何牵扯到这一境界的任何事物,都会惊动到冥冥之中的存在或者规则,然后以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手段彻底抹去,这里的抹去并非是寻常意义上的杀死,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消失,抹除泄露天机者的一切存在痕迹,包括他存在时牵扯到的所有因果线索。

    她目光深邃的盯着手里的漆黑密卷,半晌才终于放下,并且在这个位置做下了标记,隐约之间,她感觉这一秘辛卷宗中定然还有她所不知道的蹊跷。

    虞小娴在阁楼中恬适的弹琴,若是仔细一听,便会发现她弹奏的正是凌雪教给柯亦梦的凤求凰,只不过在她的手中,仍旧弹奏出当初凌雪手中的那种阴阳合鸣的感觉,这是竺南风与她说的琴曲,心下好奇才弹奏一试,却是没有想到其中竟然蕴藏着那般晦涩难明的阴阳大道,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受到打击,而是对凌雪愈发感兴趣起来,她很想知道,这个女子究竟是如何做到剑胆琴心兼备并且将阴阳大道这一世间修士最难以掌握的大道修成的。

    正巧竺南风走上阁来,她放下手,笑问道:“她现在还在星陨殿?”

    星陨殿便是琴宗宗门大殿之下的那一座包罗万古秘辛的地下世界,竺南风微微颔首,答道:“是的,凌大人一天里约莫有一半的时辰都在星陨殿里头。”

    虞小娴微微点头,当年的她也是如此,当年她的师尊带着自己走进底下那片世界的时候,她的表现远远不如凌雪,只是与如今的柯亦梦差不多,只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几天过去仍旧如痴如醉废寝忘食的不肯从里面出来,只是不知道这位凌大人有没有看到那一卷黑册,那可是她师尊谈之都要色变的存在,只可惜她也只能从上面看到关于神隐境的一句话,至于更深一步的内容,她翻阅了那本书将近上千次,仍旧没有分毫收获,却是不知道这位总是能缔造奇迹的妖女,能否从中窥探到这个世界的另外一面,兴许是没有想到凌雪会如曾经的她一般醉心于这些枯燥乏味的卷宗,有些感慨的说道:“凌雪修道至今仅仅十年便已经足够称皇称帝,天赋自古罕有,本以为应该心气极高,却是没有想到竟然还能静下心来钻研这些东西,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她既有侠骨柔情,又不乏杀伐果断,还是懂得操纵戏耍人心的妖孽,同时还能耐得住寂寞,我真是越发期待日后她经过登临帝座,成就一代妖帝的场面。”

    竺南风道:“毕竟她是剑帝大人等了万载春秋才等到的不可能之人。”

    虞小娴轻声说道:“天不生妖女凌雪,琴宗万古如长夜。如今终于有望重新焕发出当年三古四殿第一势力的光辉了。”

    竺南风微微点头,说道:“这一次宗门大比,凝脉境有个弟子表现非常出色,不仅心性极好,而且与凌大人也因果不浅,大人要不要去看上一眼?”

    虞小娴听到“非常”、“极好”这样的形容词从这个心高气傲到一定极致的弟子口中说出,不禁生出几分诧异,想半天却是没有想到古宗里究竟谁能有这份能耐,于是问道:“哪个弟子?”

    竺南风似是回忆起那个小丫头出场时的画面,面纱下的俏脸稀罕的露出几分笑意,道:“昔日被你断言活不过十八岁的小女孩,沈凝霜。”

    虞小娴先是一怔,忽然意识了什么,喃喃说道:“竟然是她,怪不得。”

    第十五天,宗门大比已经到了最后,琴试已经结束,只剩下真刀真枪的殿试,所有人都知道沈凝霜有个怪病,猜测她约莫又是发了病所以没有到场,不过这妮子平日照料自己都艰难,更别提是宗门大比了,大多数人都没将她当一回事,却是没有想到姗姗来迟的沈凝霜青衫仗剑归来,只说了一句话:“今次我要拿第一。”(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