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 剑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赤灵疆域第一观天蚕观的观主关凤华有时候总会不自觉的想,如果他那?34??五百年前便青出于蓝胜于蓝,一生独爱剑道,清冷绝尘的女弟子如果没有被魔门那帮狗娘养的犊子毁了,如今应该是怎样的模样。微弓着身子两鬓薄霜的他,此时正披着一剑大软白袍,拄着云木拐杖,站在冰冷的阶上,目光复杂的望着里头那个露出病态笑容虐待牢内修士的嫣红身影。

    一声声痛苦的嚎叫不绝于耳,就像是佛经中十八层地狱中的场面一般,浓浓的血腥味道呛鼻,空气中带着几分令人难受的潮湿,浑浊无比,充满死亡的气息,盛书国地牢之所以是赤灵疆域中最令人恐惧的牢狱,与关红蝶这个女魔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他曾经那个面冷心热侠肝义胆的剑痴徒弟。

    披头散发的大肚子女人几近奔溃的伏在牢笼边缘,望见一道鲜红色的身影徐徐走过,不知哪里生出的力气,猛然抓住铁笼,红着眼哀求道:“大人你怎么虐待我都成,不过还请放过我还在肚里面的孩子,求你了。”

    关红蝶原来并没有在意,不过听到这个女人最后提到孩子,她的一双纤细大白腿蓦然停了下来,她露出一抹诡异笑意,自语道:“原来还有孩子啊,那自然要好好关照一下了。”

    女人以为关红蝶真的听了进去,面色上露出狂喜的神色,然而关凤华目光一凝,一步走下阶下,消失无踪。

    铿锵!

    两剑相交。

    关凤华平静的望着自己的这个弟子,明白她的意思。那一次回来后她怀了孽种,到了心魔几乎吞噬了心智的时候,她自己将那个四个月大的孩子剖腹出来杀了,她恨整个世界,更恨那个没了剑心的肮脏自己,如今怕是要将这个孩子生生挖出来,在母亲的面前残忍虐杀,他看不下去自己的弟子在面前做出这般丧尽人性的事情,轻声说道:“够了,红蝶。”

    关红蝶歪着脑袋,仍然横着锋利的利剑,笑道:“好久不见啊,我的好师尊,如今也是来参加正道会盟么。”

    关凤华长剑归鞘,平静说道:“主要是想过来看你一眼。”

    关红蝶闻言眸子微微一闪,轻笑道:“承蒙师尊挂念了。”

    关凤华伸手轻轻抚摸过关红蝶横在他身前的怨魂剑,道:“你的剑钝了。”

    “是呀,那一次被妖女夺了其中的妖血,这怨魂剑用起来确实不如从前好使了呢。”

    “我说的,是你心里面的剑。”关凤华认真的看着她。

    关红蝶神色蓦然变得狰狞起来,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寒光划碎虚空,带起一朵鲜艳的血花,呼吸急促的说道:“关凤华,我若是能踏入真王境,你的剑道于我而言不过就是土鸡瓦狗,凭什么瞧不起我!”

    “五百年来,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与你第一次喊我师尊的时候,还真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关凤华看了一眼鲜血直流的手掌,还没断,只是割开了一道不足轻重的口子,“这便是太钝了,连我这个没用人的手臂都砍不下来。若你真做到无情无义还好,然而你做不到,你没有那个能力。你走不出过去,每天都在折磨他人,折磨你自己,燕回鸿施舍给你的叫做甚么剑道?狗屁不是!要是知道你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我说什么也不会带你去求他。”

    牢内没再有人说话,也没人敢再说话,有的全是罪犯的鬼哭狼嚎。

    赤灵的地盘,敢这么点名道姓骂燕回鸿的人,还真是没有几个,四周的看守人都噤若寒蝉,唯恐被这个不怕死的中年人拖累。

    关凤华拾阶离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微微一顿,道:“孩子生下后,便放出去吧,如果眼里面还有我这个师尊的话。”

    关红蝶没有答话,只是静静目送着这道白色身影最后关上门,然后放肆大笑起来,笑到后来她流下了眼泪。那一年天蚕观前漫天鹅毛大雪,石阶堆满了厚厚积雪,便是这个人一脸笑容拉着虚弱的自己入观,他的手,就像是富裕街坊家里一座刚好暖和却不烫手的火炉,她清晰的记得,那时候师傅还十分年轻,容貌好生英俊潇洒,然而五百年后的今天,在真王中仍然算的上年轻的他却已经悄然两鬓银霜了。当时拉自己入观的大手,正是方才流着鲜血的手,那时候他轻声问自己的名字,她回答没有名字,然后他想了想,说他的名字叫做关凤华,若是不嫌弃的话,便随他关姓,名做红蝶。

    她问为什么叫做红蝶。

    他笑笑说,神州绝地黄泉谷内有种蝴蝶很美,叫做红蝶,是世间最美的蝴蝶,出淤泥而不染,在充满死亡气息的黄泉谷内,却是唯一散发着神圣气息的一种妖兽。

    关红蝶若有所悟,过后数百年里,她最喜欢的名字便是红色,哪怕成了傀儡木偶后,这一点也没有改变过。

    只因为那个赐她名与姓的人,说这是世间最美的颜色。

    “人生在世,棚头傀儡。一线断时,磊磊落落。”她喃喃,从未出现过的柔弱在她的眸子中流露而出,蜷缩的蹲了下来,看着地牢的几个熟悉关红蝶的看守者睁大眼睛,谁曾料到一个杀人不眨眼,甚至几乎没有痛觉的傀儡人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她没有理会旁人震惊的眼光,只是静静想着过往的一幕幕场景,她练剑有成的时候,关凤华每次都会满面自豪,笑容满面,她是剑痴,先是痴那一张暖化人心的笑容,然后才痴的手中这一把剑。

    她轻轻笑道:“我以为这样子就能延续我的剑道,不让你失望,只是我错了,而且错的还非常离谱,我如今是再次复生了,然而却已经将自己所有珍而重之的东西粉碎干净,直到如今,我想再也没人可以将我拉回去了吧。”

    剑痴剑痴,有时候她在杀人杀到手软的时候,望着满地的血肉碎片,会升起几分恍惚。

    连为什么用剑都不知道的剑痴,还能叫做剑痴么。

    (Ps:下一章防盗)(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