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 绵里藏针(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5K章节)

    楠城的空气粘稠的就像是一团浆糊,就连秋风夹杂着?32??滴落下时,都形成了一种不一般的别样画面,只见这些雨水仿佛进入到了一片晦涩的世界中一般,速度一下子缓慢下来,就连轨迹也变得诡异无比,比那肆意吹袭的秋风形成的效果还要来的夸张。

    凌雪毕竟还是太年轻,修道至今,就算是将死掉的四年算上去,仍然还是过不了十年,短的说出去必然要再震惊神州九天十地一番。见识虽然已经远远超越同辈,不过仍然还是没有想到这几个人杰英雄竟然还准备了这样一个阵法等着她。

    这个阵法还真是不一般,她发现原来这片天地的规则都已经因为阵法而凌乱无序起来,根本不足以支持她再次施展时空之道,继续逗猫耍猴一般的玩弄这些人。

    她似是终于有些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款款从神驹上走了下来,轻轻拍了拍鬃毛如雪的马首,神驹马上会过意来,御风离开,只不过到了一定距离和高度后,便发现像是撞到了一层柔软又极具韧性的障壁之上一般,再也无法继续前进。

    注意到这一幕,凌雪黛眉轻轻一挑,轻咦了一声。

    从不打逛语的三戒和尚看出凌雪的疑惑,先是宣了一声阿弥陀佛后,便出声解释道:“四象封杀阵,上古大凶之阵之一,封天地于方寸之间而后杀人也。不过需要以帝龙之气为眼,否则效果大打折扣,宇大人的九翼天龙本是荒古龙族主宰,作为阵眼再合适不过,加上还有三十余位王侯镇压提供元气支撑,哪怕是帝皇亲征,只要陷入进来,怕是都难以挣脱。”

    凌雪轻掩红唇,目光中似是闪过几分惊慌失措的不安,不过很快又平复下来,变成一潭令人看不穿的盈盈春水,轻笑说道:“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大师虽说眼下已经与那慈悲挂不上钩,不过到还真是十分客气呢。”

    宇文枫捕捉到凌雪转瞬即逝的神色,冷笑一声,说道:“逃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弱水畔天下正道没能彻底杀死你,如今这座楠城便是你的坟墓。”

    他镇守赤灵疆域已经千余年时间,他也不是没有逆行伐上,杀过一些不在明面上的伪皇,这其中便包括西域一位得势猖狂的老魔,他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切,靠的便是这一座当世为他量身定制的绝杀大阵。

    宇文枫斜睨了一眼白马银枪的罗通成,他能够感受他目光中燃烧的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的炙热,他们都是一类人,他明白他的野心。旋即又看了眼慈眉善目的普渡和尚,没有领悟极境但是领悟了道境的三戒,在对付妖邪这里,却是他们三人里实力最高的一个,哪怕是当年玄庭号称第一真王的镜庭,比起他仍然还要差上些许。

    四象封杀阵,加上如今齐聚这里的三位顶尖人物,妖女再厉害也得在这儿折戟沉沙,尽管傀儡帝皇燕回鸿对此并不报希望,算无遗策的皇星渊也在她身上失了策,但他却很笃定,妖女此番势必死在他的剑下。真皇又如何,在他看来,不论是皇星渊还是燕回鸿都没有他来的优秀。他对那些真皇从来都没有太多的敬畏之心,若说天下明面上的帝皇,除却北地里那些蛮人怪物,能够令他稍稍提起敬意的,也就唯有那个真王境求败千年不得一败最终惋惜踏入皇境的李千愁,那才叫做快意潇洒,真正不可一世的绝代天才就应该能够为世人所不能为。

    试想到时,杀了这妖女得到天道垂青,更多气数加身,座下又是祖龙帝王龙,到时候称皇称帝,比起燕回鸿皇星渊之流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何等快意猖狂。

    “杀。”随着九翼天龙再次一声呼啸,宇文枫拔剑一斩,无论结果如何,势必载入史册的一场巅峰战斗蓦然拉开。

    凌雪妙手一招,五行大道金木水火土五个大字环侧玉体,接连挡住三位顶尖真王的进攻。

    战斗场面绚烂无比,真当是开了当场王侯的眼界,不仅仅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武魂还有这般玩法,而且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够在三位联手合计之下仍然游刃有余,在光影之中望着那道窈窕身姿,跃动之间颤动的丰满胸脯,再配合她那张精致如瓷器的天使脸蛋,不少人都不禁心旌摇曳起来。

    男人认真时是最吸引人的,尤其是金戈铁马驰骋沙场的时候,若是将男人换成女人,这句话同样在理,而且对于男人而言,在某种意义上还要更加有道理。女人往往被爷们轻视,但如果这个女人在某个男人为尊的领域脱颖而出,便更能赢得敬畏,毫无疑问,此时此刻的妖女凌雪是极为动人的。

    三戒大师看到维持阵法的这些人开始有了被凌雪迷得神魂颠倒的趋势,眉头微微一皱,便轻声梵唱起来,他的梵音犹如烈日曙光一般,拨开浓厚乌云照耀楠城,为所有人驱散心中难以抑制升起的色念,同时在这片光芒的普照之下,凌雪体内所有邪恶的意念也都在这一刻无所遁形,像是被灼烧一般,化作黑烟缭绕而起。

    凌雪也没有料到这和尚竟然这般了得,眼看九翼天龙成千上万的风刃也迎面直击过来,她黛眉微微一挑,轻声道:“帝意临。”

    这还是凌雪涅磐重生后第一次将大帝意志降临到九州之上。

    鲜有人知晓她这一次帝钟敲响的含义,也不知道何为归一钟,何为加封绝世,但是随着这片浩瀚帝意的出现,光线在这片意志下扭曲起来起来,空间如海啸般往四周崩碎,泯灭了所有袭卷而来的道法存在,将她渲染的犹如神祗一般。

    目瞪口呆。

    从未听说谁的气数能够强大到这般地步,怕是连赤灵真皇这样的主宰者,也无法在瞬间爆发出如此可怕的气势,要知道这可是三位顶尖真王的合击,饶是换成诸皇来面对,也必须认真以待,见到这一幕,向来目光古井无波的三戒和尚也不禁眸子狠狠一缩。

    哪怕是凌雪自己,也不禁露出几分诧异。

    不过,饶是再吃惊,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也只是微微停滞稍许,便紧接着继续开始,而且还在某种程度上加速了整体的进度,因为在三位真王眼中,凌雪已然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仅从方才昙花一现的庞大意志爆发上可以判断,而且从凌雪开始伺机要杀人破阵这里也能够看出来,这个从一开始便风轻云淡抱着游戏人间心态的妖女,已经远远不如刚开始那般从容,在她那倾世容颜下,已经可以预见,必然是一颗因为危机而愈发紧缩的内心。

    战斗的天平已经开始往正义的一方倾斜。

    ……

    罗通成因为座下无餍马的关系,速度丝毫不比凌雪差,甚至还要更快几分,甚至能够做到后发先至,他紧紧盯着凌雪的动向,始终护着维持四象封杀阵运行的三十余王侯,在她偷袭王侯失败的时候,罗通成远远一刺烂银枪,代表枪之极致的锐利光芒便破碎虚空狠狠刺向她,饶是她已经手指连点,在面前形成三种不同武魂之道形成的护盾,仍然还是被罗通成一枪扫了出去。

    “妖女,你已经穷途末路,还有什么想说的。”他望着凌雪那张极美的脸蛋,目光锋芒毕露,就好像他那无坚不摧的枪道一般,不过在这份锋芒之外,他也毫不吝啬的流露出对凌雪的敬畏。

    他原本以为燕回鸿的安排过于高看了这个妖女,他在东域单枪匹马难逢敌手,原以为妖女与他同为真王,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里去,至多是一个能够令他热血沸腾的对手,不过眼下才终于明白过来这个妖女的真正厉害之处,知晓燕回鸿的决策真是毫不过分,她确实对的起如此盛大规格的迎接。

    凌雪身姿仍然优雅,听到罗通成的话,红唇一抿,目光哀而不伤,委屈说道:“我若投降了,你们也不肯放过我,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宇文枫目光中元气充盈,站在天龙上可以在交错的光线中看到凌雪身上不断飘起的邪恶欲念,还有她此刻控制不住逸散而出的大妖气息,冷冷说道:“我已经在你的身上感受到无穷无尽的罪孽,如你这般存在,留着先不说破坏世界秩序,而且还必然祸患修真界,断无饶你性命的道理。”

    凌雪眨眼看着他,说道:“我不过是以恶念为食的妖嘛,你看我又善良,这么人畜无害,还帮世间维持善恶平衡,多好。”

    宇文枫一怔,旋即大笑道:“一个满身邪念的妖物,还敢说自己是善良,真是可笑。不过就算你真从未作恶又如何,杀你是在匡扶天道,是天下正统,此战过后,我们便是斩妖者,气运加身,还有无人匹敌的盖世盛名,试问,我们有什么理由放你离开?”

    正义为名,又有这般多的好处,还真是没有理由。

    凌雪像是突然理解了这其中的各种弯弯绕绕一般,恍然之余轻轻一叹,所有人理所当然的都认为她在叹息自己英雄末路,旋即她望向罗通成与三戒和尚,目光盈盈,似是不死心的问道:“你们也是这般想的?”

    三戒和尚只是平静宣了一声阿弥陀佛,罗通成则是在目光中闪过一闪即逝的怜香惜玉,不过很快,便被与宇文枫眸中那如出一辙的炙热所替代。能够走到他们眼下这个地步的,哪个是安分守己的人,都野心勃勃,一身傲气都傲到骨子里去了,谁不想建一世霸业,成就不世功名,斩妖显然便是这样一条绝佳捷径,不然何苦明知斩妖危险,当年青虹城伏妖一役还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燕回鸿原本一个处世中立的帝皇,如今站出身来联合会盟,是为了匡扶正道么,显然不是。玄庭覆灭之后,空出来那好大的一块地盘,谁不想去争,南域地缘疆域最小的燕回鸿自然争,而且他还有这个名义去争,铲除妖女余孽,多大的功绩,其中又关系到多少蛛网般交叉错节的利益,若是看清楚的人,都明白燕回鸿此番所有布局都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至于狗屁的正义正道,只是扯上一张说得过去的脸皮罢了,只不过在这看脸的世界里,没了这张好看脸皮,只会寸步难行。

    当然,妖女这张脸皮确实够好了,神州几个人能够比得上,仍然还是救不了她。

    好脸皮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吃得开的。

    秋雨歪歪扭扭的凝滞在空中,更显别样的萧索。

    凌雪有些意兴阑珊的再次叹了口气。

    宇文枫目光寒芒一动,不想再让凌雪拖延时间,他看得出来这妖女很是狡猾,恐迟则生变,当即挥剑,一道数百丈的剑气犹如灭世一般朝凌雪轰然斩出。

    ……

    玉城派众弟子满身鲜血的穿过羊肠山道,身上的血迹是山谷妖兽与自身鲜血的混合,赵无极途中实在看不下去这群稚嫩弟子直来直去的猎杀手段,正巧注意到了一只活了千年的王境银虎,毋庸置疑的山中霸王,他为了给这群弟子长点真正有用的历练经验,让他们看清楚什么叫做猎杀的艺术。

    他将聚元境山跳的鲜血涂在身上,随后锋芒尽敛,屏气收息,将银虎引出来后,等到这妖孽走进之后,他猛然闪身而出,速度快到令人咋舌,一剑星辰落下,便是一个巨大的头颅如小山一般滚落下来,看的所有玉城派弟子膛目结舌,一是宗门历练时只考虑过合作配合的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山跳鲜血还有这般妙用,二是他们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位不羁风流的吕大哥竟然会使剑,而且还使的这般好。

    赵无极让他们好好思考几日,玉城派弟子也没让他失望,不仅学会了扮猪吃老虎,而且还举一反三,想出了许多实用的鬼主意来。他看的很是欣慰,来到楠城附近的高山上,他才想起自己还没解释,便轻声解释道:“不只是对付银虎这些妖孽可以这般,当你们遇到强劲或者没把握一击必杀的对手时,也可以活用这个计策,山跳鲜血便是让自己若愚,锋芒尽敛,令敌人轻视,表面上百依百顺,或者弱不禁风,令敌人不起疑心,待到时机成熟、有隙可乘之时,便以闪电手段将其击毙,所谓藏于九地之下,动于九天之上便是这么回事。”

    柳依依眨眼问道:“什么时候都能这般用吗?”

    赵无极想了想,笑道:“有希望成就真王帝皇者,都是人精,对付这类聪明人,怕是难以有奇效吧。”

    柳依依若有所思。

    忽然,赵无极目光一变,他飞速移动起来,来到山巅之上,望向不足千丈远的楠城,看到其内战斗已经发生到最惊心动魄的一刻。

    贺衣瑶等人紧随其后,将元气运转于眸中,也远眺清晰的看到城内景象,她下意识的抓住自己的手,喃喃道:“凌大人不会有事吧。”

    赵无极哪里知道,他一眼就认出了凌雪的三个对手,真他娘的带劲,不知道该不该说自己乌鸦嘴,刚提了这三人一嘴,如今他们就成了凌雪通往颜征城的三只凶猛无比的拦路虎,心中想起这三人的不可一世的功绩,哪能不紧张,当即纵身跳下山崖,御风朝着楠城而去,弟子们看到这一幕,只是稍稍犹豫,便纷纷咬牙跳下了山崖,跟着赵无极往楠城方向飞去。

    楠城已经被大阵封锁起来。

    赵无极狠狠一剑劈在上面,却发现根本就是泥泞入海,望见城内的景象,心中更是一紧,正在这时贺大师姐也带头一剑斩下,说道:“我们可还欠了凌大人一顿饭的人情呢。”

    赵无极乐了,这妮子关键时候还真是上道。

    有了贺衣瑶的第一剑,剩下的十几道剑气更是理所当然,轰然落在大阵的屏障之上。

    楠城里,秋雨萧萧。

    妖女凌雪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气息逐渐微弱,尤其此刻外面的轰击声更是突显出了这种绝路氛围。

    宇文枫讥诮道:“临死的时候,还有人拼命想要救你,也应该算是死而无憾了。”

    出乎意料的是,妖女到了此时此刻,仍旧没有流露出任何绝望悲愤。

    相反,她闻言只是嫣然一笑。

    所有人都有了一瞬间的失神。

    美人末路还真是比英雄末路还要带感撩人。(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