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 妖女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贺衣瑶柳依依等玉城派弟子都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却是没有料到凌雪竟然有勇气在这个时候站出去,只不过以她那娇弱身子,又能做什么呢,莫不是要上去做些什么傻事不成?

    秦观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行侠仗义的事情数不胜数,不过却是对今天这样的情景很是陌生,他明白凌雪应是过来帮他的,不禁心中浮起几分复杂情绪,邺城正道修士何其之多,并肩而战只有寥寥几位,剩下的都只是两袖清风的看客罢,到了现在这个境地,唯一站出来的竟然还只是一介柔弱女子。

    凌雪没有看他,只是犹豫了一下,说道:“事情皆因我而起……”

    上官青挥了挥手中沾着鲜血的剑,好笑的望向她,讥讽打断道:“美人儿,如今再认罪受罚可是晚了点。”

    如今秦观为她一战而遍体鳞伤,看来应是她心中过意不去,动了愧疚之情,想要出面结束这一场战斗,只不过她又哪里知道,她只不过是一条导火索,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又岂是她说停便能停的,未免也想的太过简单。

    凌雪似是还有些羞涩,望着司伯轻声说道:“不是……我只是来请你们住手的。”

    一直躲在后头的曹毅冒了出来,嘲笑道:“美人儿你可真会说笑,而今这个情况,你说停手就停手啊?不过你若现在跪地求着青大人将你收为妾侍奴婢,或许还有点机会……”

    他还待继续说下去,不料司伯忽然皱眉,打断道:“闭嘴!”

    曹毅噤若寒蝉,不敢再说话。

    司伯接着问道:“这位姑娘,不知你是?”

    不知为何,司伯从她的身上感觉到一股极为危险的味道,甚至令他汗毛乍起。这样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上一次有这样的感受,还是三百年前面见伏狱陛下的时候。

    那种四方天地尽被一念掌握的庞大压迫,和此时被这个银发女子幽幽目光望着,竟然有着惊人的相似,令他心中不禁掀起惊涛骇浪,不由得震惊于这个女子的真正的身份。

    “我啊,我也是去参加会盟的呢。”凌雪婉约动人一笑,微微一顿,继续轻声开口道:“而且,之所以让诸位都过来这里,是想要你们帮我传个话。”

    秦观赵无极此刻心中皆是一跳,已经猜测到了恐怕这位将邺城搅动的天翻地覆的女子身份极不一般。

    司伯眉头皱的更紧了,深深吸了口气,这一次的问话甚至用上了敬语:“您到底是谁?”

    此话一出,四周尽皆都是倒抽冷气的震惊声音。

    就连邺城城主这一边关真王也用上了敬语,这个此前一直被所有人小瞧忽略的女子莫非有什么了不得的身份?

    凌雪突然格格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

    迷惑般的笑声拂过众人,除却司伯秦观这两个真王,其他人惊觉自己再也不能动弹,仿佛有无形的音波将自己束缚起来一般,望向场中那道银发身影的目光不禁变得畏惧起来,若是她想要杀他们的话,岂不是仅仅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这个女子到底是谁!

    “萱姐姐……”柳依依完全反应不及,喃喃的念着她对凌雪的亲密称呼。谁能料到同行队伍里那个温婉可人的妙人儿此时摇身一变,却是成了她远远高攀不起的大人物。

    正在这时,凌雪已经转过身来,抬手轻轻将面纱揭下,露出其内那张美的让人窒息的俏脸,看着此刻一脸不可思议的秦观,说道:“秦真王,好久不见呢,有四年了吧?”

    无数的记忆闪过秦观的脑海,想起了这几日关于妖女复活的传言,秦观难以置信道:“你……是凌雪……你真的没死?”

    凌雪笑盈盈的看着他,应道:“是啊。”

    秦观想起了凌雪方才那句“之所以让诸位都过来这里,是想要你们帮我传个话”,心中蓦然一惊,似是突然明白了什么,怒目圆睁问道:“妖女,你刚才故意引我入套,可是要让我先与司伯等人斗得两败俱伤,好让你最后坐收渔翁之利?我竟然中了你的妖计,今日就算是死了也要……”

    凌雪抬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后望着因为说不出话且无法动弹而目露惊悸的秦观,呢喃般的浅笑道:“秦真王,你误会了,至少现在我还不会杀你。因为我还需要你帮我向燕回鸿和那帮丧家之犬传个话。”

    她神出鬼没的绕着秦观走了一圈,望着他那因为愤怒与震惊逐渐涨红的脸,轻轻的,呢喃般的浅笑道:“你就告诉他们说——我要来了,小心点啊。”

    话音落下,秦观发现自己忽然恢复了行动能力,先是一怔,旋即怒道:“你这妖女,我现在便与你拼了。”

    只不过蛟剑还没斩出,便再次屈辱的出现在凌雪的芊芊玉手之中。

    这一次他甚至都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剑是怎么被夺走的,心中又怒又惊,想要伸手夺回,却发现又根本动弹不得,下一刻还被他珍而重之的蛟剑剑尖挑起了下巴,锐利的光寒使他脖颈上汗毛炸立。

    全场寂静无声。

    堂堂真王竟然这般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甚至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如今的妖女凌雪究竟强到何等地步?

    玉城派众弟子皆是看得呆若木鸡。

    原来他们口中的萱姐姐便是传说中那个南域年轻一辈的第一女剑修,被称为半妖帝女的凌雪!

    柳依依与贺衣瑶同时想到了什么,皆是轻呼一声:“糟了。”

    他们同时想起了那些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不得了,原来女主角就在旁边。

    贺衣瑶这才知道自己所有的担心都是对的。

    柳依依已经数不清自己在鬼门关旁走过几回。

    两人面面相觑。

    不敢喘气差点被憋死的柳依依终于吐出一口气来,吐了吐舌头,小声道:“师姐,你说该怎么办?”

    贺衣瑶瞥了眼此刻仍然被凌雪手中剑抵住脖子的秦观,吓得这个素来胆子不大的大师姐呼吸再次一紧,十分没有底气的安慰道:“放心,应当是死不了……”

    然而她心里面全是当时凌雪那一汪春水眸子里荡漾的刀光剑影,心里越发没底起来。

    春风醉人心。

    醉的玉城派这些不知道该是喜还是忧的小年轻们已经统统找不着北。

    凌雪笑盈盈的望着面前的秦观,看着冷汗从他的脖子上流下,最后流淌在冰寒的剑尖上,才轻声道:“不要着急着送死嘛。就算你不想传话,单是因为你方才那侠义心肠的表现,我也不会杀你的。”

    秦观缓缓闭上眼睛,他为自己此刻的害怕感到羞辱,沉声道:“妖女要杀就杀,何必再出言侮辱我,我若知道你便是妖女,就算你真要被人掳走当那宠妾,我也不会去管上分毫。”

    凌雪看着他笑笑,说道:“一码归一码,虽然你与我水火不容,但你至少已经帮我解围了呀,而且不仅如此,你还为邺城各位被压迫的正道修士出了头,我实在是找不到理由杀你啊。”

    看到秦观仍然一脸怒容,凌雪又道:“反正这个会盟我是一定会去的,若你真的这么想杀我,到时候会盟开始,你们这些要匡扶天道诛杀我这妖女的,尽管做便是,而你那时候也可以趁机找我拼命啊……而我呢,则是有仇报仇,顺便再将自以为是的蠢货一并杀了,你看怎么样,是不是很合适。”

    随后将手中蛟剑轻轻放回秦观手中,见他动弹不得,便体贴的伸出玉手帮他握紧了剑鞘,随后俯身轻笑道:“看来你很宝贝这把仙剑呢。既然如此,下次看到我的时候,记得先收好,不然再被我夺了,可不要哭鼻子啊。”

    秦观睁大眼睛,狠狠的瞪着她。

    急火攻心,差点气吐血来。

    曹毅的腿已经软了,看到秦观在这妖女手中甚至过不了半招,都快哭出声来。他就一不学无术的地痞流氓,何曾见过这般阵仗,娘咧,真王都这般不堪,他岂不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这个妖女如此诡异多变,怕是不会让自己轻易死去,尝尽世间万苦最后奔溃而死才是最可能的结果。

    想到接下来很快便要轮到自己,他忙不迭的想要抽自己大嘴巴子,只不过浑身的动弹不得,更是令他遍体生寒。

    没有一刻,他像如今一般彻骨理解到妖女这两个字的可怕。(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