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秦真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Ps:4K章节)

    看到司伯这般阵仗,秦观也禁不住瞳孔微微缩起,虽说一对多他并不惧怕,但对方如今人数委实太多,加上眼前上官青的人马,一下子便有半百,以他的实力,可是没法吃得消的。

    既然打不过,便讲道理吧,就算不搬出他金龙王的名姓,单单以正道会盟真王的身份,难不成司伯还敢将他扣在这里不成?

    秦观道:“我乃参加会盟的正道真王,如今路过此地,看到同道在此遭遇霸凌,自然要拔剑相助,这个理由,不知道司城主觉得如何。”

    司伯说道:“呵,好个正道同盟,那你可有会盟请柬证明身份,否则你说是便是,岂不是太过儿戏?”

    秦观冷笑一声,道:“请柬自然是有的。”

    说着便准备从储物戒中取出请柬来,只不过神识只是微微一动,他便面色微微一僵,忽然想起了自己储物戒之内的东西几乎都要被那个可恨贼人给搬空了,请柬也仍在贼人的手中,此番他会来到邺城,正是为了抓住那个贼人拿回邀请函,只不过如今贼人不知所踪,他却自己陷入到一个矛盾漩涡之中。

    若是寻常情况还好说点,放出自己的身份,对方仍然会忌惮几分,但这里是融雪国,却是截然不同。

    融雪国是伏狱真皇东方悠刻的地盘,而东方悠刻向来轻视所谓的正道,将他们这些人视为沽名钓誉之辈,更是与他的师尊无垢间隙颇深,互相看不对眼,如今要报上名来,以司伯的性子,怕是要借机发难。

    若司伯并非有备而来,他倒也不需要顾忌,正好也压一压邺城的嚣张焰火,不过如今局势出乎他的意料,自然不能等闲视之。

    司伯看到秦观目露犹豫,须眉微微一挑,冷冷问道:“怎么,将话说的那么正义凛然,如今却连邀请函都拿不出来么?”

    秦观目光微寒,以他那孤高自傲的性子,却是不愿让这些强取豪夺无恶不作的小人刁难。

    只不过他并非擅于嘴上功夫,一下子只能生着闷气,却是想不出更好的应对办法,总不能指望那个该死的蟊贼忽然良心发现,在这个时候将邀请函归还吧?

    显然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只不过下一刻,一道放浪不羁声音的出现,却是令他蓦然一怔。

    “谁说拿不出请柬,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是金龙王秦观秦大人的请柬!”

    咻!

    大红色的邀请函从天飞射而下,狠狠插入司伯身前的地面上,震开几道狰狞放荡的裂纹来。

    凌雪望见这一幕,令人捉摸不透的眸子光芒流转,嘴角浮起几分轻浅笑意,没想到这痞子无赖如今也有了几分正气担当,还真是难得。

    司伯听到金龙王秦观五字时目光微微一动,旋即抬手一招,地面上被元气包裹住的红色请柬便出现到了他的手中,展开一看,确实是那正道会盟真王规格的请柬不差。

    他将目光望向此刻站在秦观附近的青衫修士,问道:“你又是何人?”

    凌雪好整以暇的看着赵无极,好奇他会怎么回答。坦言自己便是那偷请柬的蟊贼肯定是不妥的,不过这小子鬼点子多,这样的问题应当是难不住他的,甚至没准还在盘算怎么再算计秦观一回。

    哎呀,秦观这家伙,实力虽然不差,但就是太蠢笨,碰上赵无极这狡猾贼子,也唯有被他骗了还帮他数钱的份儿。

    做戏自然要做全,赵无极此刻也是一派道貌岸然的模样,搜肠刮肚一番,随后找到最合适的身份给自己安了上去,正色道:“我乃赤灵真皇座下雪狮真王的弟子吕东君,此番前来,便是为金龙王送请柬的。”

    司伯仔细看了一眼秦观手中的金色长剑,其上龙纹纵横,气息霸道,当世真王之中,唯有金龙王才会拥有如此气势的仙剑,心中已然对秦观的身份信了大半,不过想到一事忽然面色上浮起一层寒霜,冷冷问道:“据我所知,金龙王秦观应该直接从东域出发,两日前便应该到了盛书国,怎么折回到我这邺城了?”

    秦观张了张口,正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赵无极口齿伶俐的多,马上抢白道:“金龙王秦观嫉恶如仇,正气凛然,最为见不得的便是欺男霸女的跋扈之辈,前几日听闻邺城这里的膏梁子弟都是些纨绔恶霸,尽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便过来看上一眼,同时也为在座的各位正道同盟做主,讨个公道!”

    一番话下来慷慨激昂,已经围过来看热闹的不少修士都大声叫好起来,玉城派的弟子也感到热血沸腾。

    柳依依满眼都是星星,有些花痴的说道:“原来他便是传言中的金龙王秦观大人,如今一见还真是英雄气概十足,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剑修!”

    秦观最后还是乖乖闭上了嘴,恶狠狠的瞪了赵无极这厮一眼。

    眼下这顶大帽子扣下来,他是根本无法反驳,只能咬牙接下来,原以为这小贼真的良心发现,亏他竟然还真的升起了几分感动,却是没有想到仍然还在算计着他。

    想不通他到底是如何得罪了这个伶牙俐齿的无耻贼人,才能让这厮自打颜征城开始,便一直盘算着捉弄陷害自己。

    就在这时,司伯笑了起来,不过目光却是冰寒至极,说道:“秦真王真是好威风啊,手都伸到融雪国来,看这样子,是想要好好管管我这邺城,给我司某人脸色看看了。”

    说完不由分说的抬手朝着秦观轻轻一点,塔威惊天,轰然镇压下来。

    秦观冷哼一声,见司伯等人如此嚣张跋扈,也动了真火,他师尊东皇无垢万人之上执掌一域,作为弟子的他以一当百又如何,这时候岂能再弱了他师尊的威风,当即心念一动,身后腾跃出一道数十丈高的五爪金龙虚影,一剑斩出。

    剑势如长虹贯日,金龙咆哮。

    邺城众弟子供奉没有得到司伯的允许,并不着急出手,明白司伯也有要与秦观这个东皇无垢弟子一较高下的念头,如今他们只需要好好看着便是。

    金龙对王塔,好生惊人,在余波震开的刹那,东郭氏当即想起了什么,目光微微一变,招呼着众人赶紧离开剩下酒楼的残垣断壁。

    听到东郭氏的提醒,众人也都不是笨蛋,在座的至少也都是聚元炼神的修士,爆开身形,一个瞬息便离开了酒楼范围,也就在下一刻剩下的半边酒楼也轰然倒塌下来,卷起烟尘无数。

    数百年没有见过司伯城主亲自出手对敌,此时城内瞧热闹的修士不少,滚滚尘烟之中,里里外外已经聚集了众多观摩的修士。

    赵无极正好整以暇的站在人群之中看着这一场好戏,这才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他打不过秦观又想代凌雪教训他,自然需要动点脑子,幸好秦观实力虽强,不过人过于迂腐呆板,要算计倒也不难,只消利用好他的一身死板正义便可。

    忽然不经意一瞥之中,却是瞧见了引起了这一切争端的那个银发白袍女子就在附近,正目光担忧的望着不远处的战斗,看来应是方才酒楼彻底坍塌的时候,这位女子飞身远遁的时候,正巧与自己想到一处来了,更巧的是,还偏偏就躲在自己的身侧。

    这世间的缘分还真是妙不可言。

    似是注意到了自己的目光,银发女子微微诧异,转而望向赵无极。

    只是人海中的这一惊鸿一瞥,一下子便令赵无极有些失了神,看到她的那一双妖冶的金色眸子,他仿佛穿越时光,看到了至今仍令他魂牵梦绕的那个女子。

    只不过他却看得出来,两人瞳孔颜色虽像,不过其中流露出来的气质却是俨然不同,那个人眼睛里蕴含的是凛然正气的侠骨柔情,而眼前这个银发女子目光中虽然成熟些许,不过却显得妩媚诱人不少,盈盈春水般的眼窝里面,荡起的还有几分令人疼惜的怯弱胆小。

    不过想来也是,寻常女子倏然碰到这样的情势,谁能不慌。

    当年那人不会,因为她不是寻常女子。

    况且,她的左眼角下,也没有这样一颗勾人心魄的玫红色美人痣。

    她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银发女子向来是认出了他便是方才帮秦观递请柬的雪狮真王弟子吕东君,款款行礼,怯生生说道:“多谢吕公子与秦大人为晚辈解围,否则只怕从此与世两隔,在城主府内做那没有自我的笼中鸟。”

    赵无极借着凌雪弯腰的功夫,一下子看到了她白袍内隐隐若现的惊人弧度,不自觉的与那个人比较起来,却是发现面前这个女子还要更加傲然挺立波涛壮阔一些,早已万花丛中过的他,一下子便明白这恐怕便是传说中那低头看不到脚的真正美人峰,眼睛不由得有些发绿。

    乖乖,都说红颜祸水,光是这份好身段,也无怪能够将邺城祸乱的天翻地覆,先是上官青铁马轻骑围楼,如今还有金龙王秦观仗剑红颜,冲冠一怒战司伯。

    仔细想来,这个银发女子还真是厉害,什么事都不必做,整个邺城天下便已经围着她转动,这还真是只有极漂亮女人才能做到的事情,就是凝造化为神通又如何,那老道司北星那般厉害,不也在心中有个挥之不去的身影。

    英雄难过美人关呐。

    赵无极嘿嘿一笑,望向与镇塔王麗战正激烈的秦观,说道:“姑娘不必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理所当然,尤其是秦观秦真王才是真正的侠义剑客,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凌雪有意无意的靠近赵无极,使得赵无极轻轻一嗅便能感受她身上那诱人的香气,注意到这厮目光中绿光更甚之后,目光中流露出一闪即逝的狡黠,有心想要戏弄这个花丛老手一番。

    她幽幽一叹,轻声说道:“每个女子都羡慕有个好皮囊,不过对于我这样没甚么背景的女子而言,如今这身姿容倒是成了累赘,行走江湖时,需要每天提心吊胆,难不成真的只能当那樊中鸟,金丝雀?”

    赵无极见凌雪靠近了几分,近在咫尺,口鼻皆是萦绕她身上的幽香,呼吸不由得急促几分,说道:“大门不能出二门不能迈,确实是难受的紧,这长得美,也确实是有利也有弊啊。”

    嘴上说着,心中不禁暗道古怪,平日他也算阅女无数,怎会如眼下这般不堪,只是闻点女子体香便已经快受不了。他却是不知道,凌雪涅磐重生之后的玉体幽香,隐隐约约便有迷惑人心的效果,又哪里是寻常那些女子能够媲美的。

    凌雪用着又轻又软的语气说道:“可不是,若是能寻到一个让人安心的靠山,那该多好。”

    春风撩人心,千娇百媚绕指柔。

    赵无极心旌动摇之下,差点就脱口而出“不如便让我来保护姑娘”这种毛头小子才可能说出的话,只不过又一道窈窕身影在心中闪过,清明了他的心际,这才将快到喉咙的话语硬生生吞了下去,目光深深的望了凌雪一眼,暗道这女子真当是天生的绝代尤物,三言两语之间便能让人魂不守舍找不到北。

    本来生性风流的他,几年的时间,便应该已经将那个人忘得一干二净,然而那个人的影子却在他心中越种越深,直到如今,他才知道自己真的是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她。每每沿着苍狼国南下沧海的时候,他都会记起那已经被江湖人淡忘的“鸳鸯刀”,看着星辰大海的时候,他只是静静饮酒。

    飘萍天涯,只是为了一点一滴的缀拾有关于她的所有一切。

    不知道是心中之道影响的他,还是他自己影响的心中之道,他从来不信自己会是这般专情的人,然而事实却令他难以置信。

    赵无极沉默不语,没有接口。

    凌雪的妖眸子里不禁浮起几分诧异,却是不知道赵无极这蟊贼何时有了这般不俗定力。

    就在此刻无声胜有声之时,轰的一声打断了两人各自的心思。

    秦观喘息着站在烟尘之中,一滴分不清是自己还是敌人的温热血珠从手中剑尖滴下。

    地面横竖躺着几个炼神境修士尸体。

    单打独斗,司伯确实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以一当百,他确实还是差了许多,毕竟不是他师兄司马圣那般的顶尖真王,一把混元戟,单枪匹马便能挑动盖世山河。

    只是全力一剑,能够有如此的战绩,已经极为不俗。

    他没有给东皇无垢丢脸。(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