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江湖里说江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凌雪在镜海国青虹城重新现身的消息也传到了融雪国的边关,路上行人议论纷纷,大抵都是前些日子凌雪听到的那些猜测。有的人说凌雪其实没死,也有人说凌雪死后重生,变成了可怕的妖魔,听到路上的这些个谈论,玉城派的几个娇柔女弟子都不禁掩嘴轻呼,心中不安,担心此行前去正道会盟,会碰到复仇而来的妖女凌雪。

    玉城派的大师姐贺衣瑶则是不自觉将妖女凌雪与面前这个美丽可人的夏谨萱联系起来,愈想愈是感到心慌不已。

    凌雪看到贺衣瑶面色有些苍白,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动人一笑之后俯身轻声问道:“贺妹妹,你看上去似乎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姐姐帮你看看?”

    话音落下的时候,她已经不由分说的将冰凉凉的玉手放在贺衣瑶的额头上,吓得她往后猛然一缩,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歉然道:“萱萱姐,我没事,应该是因为会盟地点临近,有点儿太紧张的缘故。”

    凌雪哦了一声,格格笑道:“瞧个热闹而已,你想这般多做什么。”

    贺衣瑶摸不透这位深不可测的美人儿心思,只是勉强抿嘴一笑,点头称是。

    正在大师姐还犹自思绪复杂的时候,性格外向的柳依依又凑了上来,对于凌雪她可是喜欢的紧,恨不得一刻不停的缠在她身旁。

    柳依依笑嘻嘻的说道:“如今大多人听到凌雪的消息,都像是见了鬼一样面色难看,不过我却不这么想。”

    凌雪闻言轻咦一声,这小丫头还真是会说话,一上来便引起她十分的好奇心,问道:“不知柳妹妹又是怎么想的?”

    柳依依没有着急说,而是继续吊着凌雪胃口,道:“不知道姐姐听说过无双皇纪无双么?”

    再次听到这个不想听的名字,凌雪黛眉微微一挑,不过嘴上却仍然笑盈盈的说道:“这个自然,而今神州大陆,有几个不知道无双皇名姓的,光是覆灭中州几乎只手遮天的玄庭一件事,便足够让他闻名天下了。”

    柳依依目光亮了起来,说道:“正是如此。姐姐不知道,这玄庭覆灭的背后可真是值得让人玩味呢,因为这里面可是藏了一个凄美绝伦,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

    十几人正往城里面走着,贺衣瑶刚刚吩咐了下面的师弟去找歇脚的地儿,忽然听到师妹在凌雪面前说起这个,当即心里面咯噔一声。眼前这位可极有可能便是那位女魔头,谁知道江湖上那些传说到底是真是假,无双皇说凌雪是他的女人便是他的女人了么?眼下柳依依若将她费尽心思收集起来的那些个八卦消息像倒豆一般不要命的说出来,与老寿星吃砒霜有什么区别。

    贺衣瑶急忙用眼神制止柳依依,却不料这个丫头委实过于“善解人意”,还道是师姐也动了兴趣,催促她快点说下去,这个鼓励令她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更加卖力的说了起来:“常言道,人妖殊途,本应各行其道,互不干涉。纪无双与凌雪作为般配到天下找不到第二对的修士,他们惺惺相惜,倏一见面便迸发出强烈的爱情火花,相互钟情,山盟海誓,定下终生。这些可不是我信口胡诌,凌雪最终死在哪儿?镜海国三千弱水畔。而凌雪死之前,最后一次现身在何处?沧海国鸠城。”

    “当初金龙王秦观乍见凌雪第一面的说辞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不过我近些日子却是从江湖说书人的口中偶然得知。那时候金龙王秦观看到凌雪鬓角凌乱,肌肤潮红,劈头盖脸第一句话便是‘果真是妖女,无时不刻都不忘行那采补之事’。事实上,若是仔细去分析凌雪这个人,会发现她非但不滥情,反而是个侠肝义胆的人物,之所以正道要诛杀她,只是因为她的妖体对于整个大陆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试想一个不沾因果六道轮回的人物,谁不忌惮,所以她最终只能凄美的死在弱水畔边。话说回来,既然她是十足的正派人物,定然不会行那采补之事,显然秦观的话有失偏颇。不过凌雪当时鬓角凌乱脖颈发红气色旖旎之事却是千真万确,她当时就在沧海之滨,与人共赴巫山云雨之欢。正应了那一句话——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至于与她一同在沧海定情之人,想必很多人在心里面都已经呼之欲出了吧。”

    看到同门子弟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的身上,柳依依一双眸子比如今高照的烈日还要来的耀眼,她只觉为了这万众瞩目的一刻,平日为这些八卦的所有奔波劳累一下子全然都有了价值。

    小师妹情绪越来越高涨,贺衣瑶却是感觉天旋地转,很是发晕头疼起来,忍不住扶住冷汗细密的额头,偷偷看凌雪脸色,这不瞧还好,一看还真是让她心中一颤。

    只看到原本看似游戏人间什么事情都能轻描淡写看待的凌雪,此刻面上的俏丽笑容却是远远不如方才来的自然,甚至她还能从她那双魅惑人心的眸子中看到森森匕首般的锐利杀意。

    小姑奶奶,您可快住嘴吧。

    ……

    江湖里说江湖,柳依依这个少女口中的金龙王秦观,如今却是没有心思去反思自己当年与妖女一照面说的话是否有失偏颇,而是彻底失了往日的凛然风度,正气急败坏的追着一个半步锻魂境的贼人。

    这个贼人虽说功力低微,不是他的一合之敌,不过却是恁的狡诈多端,旁门左道样样精通,先不说他从自己眼皮子底下偷走仙石与会盟请柬的本事,光是他这逃跑与隐匿气机的功夫便是一绝,他还从未见过哪个不到锻魂境的修士可以让他追上一天一夜仍然安然无恙的。

    此人不是旁人,便是玄庭上皇的师叔司北星的宝贝徒儿赵无极。

    自从赵无极与那醉老头司北星说要想要证道大帝之后,司北星便认认真真的带了他一年,将他一身星辰剑主传承尽数教给了他后,便将他彻底放养。毕竟雄鹰想要展翅,尚需先自行堕崖,若想成就帝道,更是应当亲历世间百态,独自尝受万般磨砺。

    说起磨难,眼下这刺激无比的追逐,还真是让赵无极够吃一壶。(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