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 妖女(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火来了。

    潘寒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那个娇媚坐在虚空中的女子盯上,甚至在无尽的妖气犹如梦魇一般降临他身旁的时候,他仍然没有察觉。

    人心有弦,七情六欲,十三根弦。

    这一次涅槃重生之后,妖瞳的本体便已经彻底被凌雪炼化吸收,三个天赋能力魅惑、临摹还有洞察融合成了一个神通,那便是摄心。走进他人内心之中,控制他们的负面情绪,挑动修士的心魔,加上她此刻已经蜕变的剑胆琴心,已经足以十分轻松的在修士内心,利用这十三根琴弦弹奏起任何她想要听的琴曲。

    她方才操纵白面鬼,利用的便是这个方法,只不过这一次,要相对更加省力一些。

    袅袅琴音在潘寒心中响起的时候,他眼神中忽然出现了刹那的恍惚,也就在这个时候,内心深处仿佛有个声音对他说:“展元佰这混账东西,不仅连番挑衅,还敢说我是羽皇的走狗,真当他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车乩童忍得了他,我可是断然忍不了!”

    心弦拨动愈加迅速起来,他望着展元佰那张细眼长髯的面庞也愈加可恨起来,心中的怒火逐渐熊熊燃起。

    恶向胆边生。

    星火燎原的刹那,潘寒怒目圆睁,大声道:“展元佰,你还真当自己是这青虹城的城主了?不过是一个新晋的真王,就敢如此咄咄逼人,今天我就要来会一会你!”

    话音倏落,他当即运起剑武魂,一道澎湃剑气轰然朝着展元佰斩了出去。

    双方皆是一惊,两位宗主都没有想到潘寒会在这个时候动手,然而不论他们怎么想,本来便是一触即发的战斗,如今潘寒这一道剑气正是这最后一根稻草,轻轻压下的时候,局面已经彻底控制不住。

    剑气道法纵横,杀声震天,双方高层的王境强者厮杀一起,因为赤凤官道就那般大,王境高层厮杀一起,余波震开之时,便在四周的建筑上留下数不清的裂痕,地面一丈丈的龟裂开来,两边的侯境修士根本无法上前,只能面色凛然的望着前方的厮杀,并且将元气提了起来,以应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任何战局变化。

    尽管自从城主简清漪投奔赤灵真皇燕回鸿之后,青虹城内便一直陷入高度混乱的无秩序状态,三天两头便会有一场厮杀,便有不少原来的住民不堪如此危险的环境,离开了青虹城前往了周边的城池。城门口几个守城的老卒修士望见这一幕,感受着空气中传过来的惊人波动,啧啧叹道:“乖乖,不得了,战乱天天有,不过如此般规模的厮杀,还真是破天荒呐!”

    只可惜这场好戏并没有持续多久,王境修士能够做到宗主的,几个不是人精?短兵相接一场乱战之后,最开始动手的潘寒已然负了重伤,浑身鲜血淋漓,而刚刚证道真王的展元佰也染上了几点嫣红,气血震荡,受了轻伤,手底下的一位伪王也气息紊乱,气喘吁吁。眼看就要杀红了眼睛,展元佰却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不寻常,忽然将手中长戟奋力一挥,刺眼的光芒震碎了七刹宗王境修士的进攻。

    展元佰运起元气大喝道:“恐怕有诈,先停下手来!”

    七刹宗宗主车乩童早早便意识到这其中恐怕有问题,只是展元佰修为实在太强,点子过于扎手,虽然成就真王之道不过一年时间,但是这真王伪王这一字之差的天壤之别已经可见一斑,他们就像是深深陷入泥潭一般,完全无法自拔,一旦主动停下手来,若是展元佰没有应允,很可能会使局面一下子呈现出一面倒的局势。

    眼下看到展元佰出声喊停,他当即抓住机会,挥手一招,将座下的修士全部阻止下来。

    展元佰沉声说道:“车宗主,你可知道花卞宗的一个修士无妄。”

    车乩童道:“无妄……我听闻过他,花卞宗二代弟子里面的一等一天骄,你为何突然说起他?”

    展元佰眯起眼来盯着他看了半会儿,旋即说道:“此战先到此为止吧,疑点太多了,怕是有人要行那借刀杀人之事,再打下去便是遂了某些人的想法,车宗主应当没有意见吧。”

    车乩童自然不会拒绝,开玩笑,他们这边一个真王都没有,真正的靠山眼下山高皇帝远,真这么打下去,能不能做到玉石俱焚都有够呛的,如今展元佰既然有所顾忌,正好非常的合乎心意。

    不过心里面虽然这般向,面子上的功夫仍然还是要做足的,想了一下,他当即冷笑说道:“展宗主言之有理,确实是需要从长计议。”

    两拨人马又互相对峙了一会儿,才彻底分道扬镳。

    凌雪望着眼前一幕,倒是没有失望,只是自语道:“虽然短了点,不过倒也算是一场好戏了。如今该来的都来了,我也该做点什么了。”

    她站起身来,一步走出,便逐渐消失在天地之中。

    死之前留在她识海世界中的规则她已经彻底吸收,借着涅槃的突破,将尽数规则都臻至王境的水平,将这些法则结合之后,缩地成寸已经如同疏食饮水一般简单。

    展元佰策马回去的路上,感受着路途的颠簸,心中也禁不住的七上八下起来,不知为何他觉得越发心惊胆战与忐忑不安,尤其是想到沈夏杰的诡异死法,真当是细思恐极。那可是能够将花卞宗上任宗主太史鸣拉下马的男人,不论是手段还是实力都是一等一的,过个百来年的光景,机遇一到,证道真王也并非不可能之事,这样的人物竟然毫无抵抗之力的被人残忍虐杀,杀人者如今更是气息全无。

    心中的阴翳已经浓重到快令他喘不过气来的程度,就在他忍不住长长吸了一口夜晚的寒风。

    当他终于将内心的万千思绪压下去之时,骤然之间,方才所有吸进腹中的寒气仿佛化作一柄尖刀一般,刺在他的心口,冰冷又剧痛,令他忍不住狠狠睁大了眼睛。(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