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 妖女(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所有人纷纷警惕无比的望着白面鬼。

    白面鬼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却没有人胆敢主动上前,毕竟沈夏杰死的委实是过于诡异,已经诡异到了令人不禁寒冷刺骨的程度。

    白面鬼终于回过神来。

    方才的所有血腥记忆瞬间涌了上来,本来苍白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苍白起来,惊悸,恐惧,害怕,这些情绪随着他意识的回归而压抑不住的浮上心头。

    他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凌雪还有控制他人神智肉身这般最令人胆寒的能力,他不禁想到,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到的?

    此刻令他畏惧到灵魂深处的银发女子,正轻轻吮吸着指尖上还缠绕着的恶念,面颊上浮着妖冶的红晕,陶醉无比的轻哼了一声,“还真是美味呢。”

    这是她的妖怪本体赋予她的能力,当初萧笑笑留给她的第三幅画中的妖怪本体,如今正如同漫天星河一般静静悬挂在她的识海世界之中。

    忽然她的目光微微一动,若有若无的瞥了一眼城门口的方向,嘴角逸出动人的笑意,轻喃道:“该来的,可算都来了。”

    青虹城门洞开,七刹宗到了。

    她感受了一下黑煞宗修士的位置,望了眼仍然心有余悸的白面鬼,柔声传音说道:“不要发呆了,快前往城门口。”

    声音令人如沐春风,只是白面鬼想起方才沈夏杰的惨状,却不禁呼吸猛然一紧,不敢耽误分毫,没有去管身后的花卞宗修士,当即朝着城门方向极速遁去。

    花卞宗弟子不敢继续追深不可测的白面鬼,而是记下了白面鬼的离开的方向,深深的看了惨死的沈夏杰之后,便都像是失了魂一般的往黑煞宗方向飞去。

    黑煞宗那个经历了三千弱水畔伏妖一战的新晋真王展元佰,此时已然眉头紧皱的听完花卞宗弟子的报告,喃喃自语道:“沈夏杰一死,七刹宗便已经来到了城门口,而且最后那个炼神境中期修士无妄也是往七刹宗方向离开,显然这一件事与七刹宗脱不了干系。”

    尽管花卞宗弟子所说沈夏杰的死法给他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翳,不过事已至此,他前面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这时候已经不可能再将这个城主之位拱手相让,这样子做的话,不论是对他还是黑煞宗,都是一个无法容忍的耻辱。

    况且他现在已经突破了真王,天下之大,又有多少英雄人物可以与他相比并论?他没有选择,也不想退缩,万事险中求,当初他若是畏惧了,这一份真王际遇也极有可能永远失之交臂。

    展元佰猛然望向城门口方向,大声说道:“随我去会会七刹宗那帮孙子。”

    花卞宗眼下群龙无首,唯一的靠山便是黑煞宗,自然是紧随脚步,如此一来,在凌雪有意无意的引导下,镜海国的三大宗门化作两股气势惊人的暗涌,汹涌澎湃的朝着对方的方向奔流而去,最终在赤凤官道上遭遇。

    早在这两股激流将白面鬼碾成碎末之前,凌雪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带到众人都无法察觉到的虚空之中,然后在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中放下。

    凌雪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对白面鬼说道:“我小小离开一下,你可不要乱跑。”

    白面鬼颔首,微微抬头起来的时候,看到她的一双妖眸在黑夜与烛火的忽明忽暗光线中,正流转着精湛而纯澈的光芒,仿佛里面转动着几把白森森的锐利匕首。

    他骤然间明白了什么,心头微微一颤,在她转身欲走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眼下你把三个宗门的人都尽数引了出来,若我猜测没错的话……你应是准备一次性把他们全部连根拔起一网打尽吧。”

    刚抬脚迈出去的足尖轻轻一顿,银发女子转过身来,银发飞舞起来,露出一张绝美精致的脸蛋对他嫣然一笑,仿佛是这片星辰夜空下最美的画面,“真是聪明,毕竟一个一个去找好麻烦的,如今让他们主动凑到一起多省事啊。”

    “难得你猜对一次,一会儿回来我一定要给你一个大大的奖励,你一定要等我。”

    话音落下,凌雪转身消失。

    白面鬼本就苍白的纸面更加白了几分,他只觉浑身冷到了骨头里面。

    揣度上意,死罪。

    他忽然想起了沈夏杰最后得到的奖励。

    黑暗涌来,无尽的绝望将他淹没。

    ……

    赤凤官道上,两拨人马剑拔弩张的对峙着,当初参加伏妖一役的修士中,在这里便有两条漏网之鱼,一个是借着那一场惊世大战证道真王的黑煞宗宗主展元佰,还有一个便是七刹宗阵营里那个一身黑衣的伪王潘寒,看到这两人,站在虚空中的银发女子眼中不禁涌出盈盈笑意来。

    展元佰这边人多势众,不过也不敢贸然出手,一方面是因为白虎王沈夏杰的诡异死法,还有另一方面便是因为七刹宗有个十分强硬的后台,那便是三千羽界的主人——羽皇冷夜羽。

    而且他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若说白面鬼与七刹宗暗中勾结,此时他们闻讯赶来,应该能够在七刹宗众多身影中找到白面鬼,但实际上,白面鬼却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彻底消失在几乎没有藏身可能的笔直官道之中。

    花卞宗的修士已经告诉他白面鬼还精通时空幻象之道,然而作为真王的他,却丝毫没有从空气中捕捉到仅仅炼神境中期修为的白面鬼的道法气息,这些细节都令他感到心中不安,此刻没有弄清楚情况,更是不可能主动挑起纷争。

    七刹宗宗主车乩童感受着展元佰身上毫不掩饰的真王威压,也有些投鼠忌器,目光流露出些许的谨慎,不过想到他才刚刚进城,展元佰这边便带着宗门大军杀来,心中感到几分怪异的同时也升起了怒火。

    他望着对面的展元佰冷笑说道:“早就听闻你在一年前证道了真王,如今一看,还真是确有其事。只不过……哪怕真王了又如何,你在黎王手下能不能走过三招,恐怕都很悬吧。”

    展元佰自然明白车乩童想要表达什么,冷笑一声道:“那又如何,那也比你这个拾人牙慧的走狗鹰犬厉害,莫不成你以为找到靠山便能为所欲为了?”

    车乩童闻言大笑起来,说道:“你运气好啊,免遭一劫。不过躲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啊,现在不还是要滚去参加会盟,抱人大腿。”

    展元佰反讽道:“你们的潘长老倒是个识时务的人啊,眼看情况不对立刻跪下去,成了昔日那妖女的靠山羽皇的一条走狗。”

    听闻展元佰的话语,潘寒一下子涨红了脸色,目光中似乎燃起了怒火。

    凌雪翘脚坐在虚空里,豆蔻玉指撩卷着自己的几缕银发,她看到两拨人马如今仍然还在打着无关痛痒的嘴炮,不禁打了个哈欠,若是让这些人扯皮下去,最后发现了那些经不起推敲的疑点,那她可就没有好戏看了。

    这可不行。

    不经意间她望了一眼七刹宗内的清瘦男子潘寒,同样也是当初伏妖一役的修士之一,感受到他此刻心中的怨气,计上心来,俏皮一笑道:“看来是缺了一把火,我这就来给你们点上。”

    话音落下,妖冶的眸子中光芒流转起来,随后抬手朝潘寒一指,轻声道:“摄心。”(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