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心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血色如雾气一般的海洋汹涌澎湃,潮水不断袭卷着氤氲之中的世界黑雾。

    忽然刮起了一阵风。

    狂风怒号,袭卷无数黑潮,将血雾般的海洋驱散成漩涡,世界微微发亮起来,一座座古色生香的建筑平地而起,许许多多的人显现出来,行走街上,最后,呈现出了天海郡的热闹气象。

    猛然之间。

    仿佛所有意识顿时苏醒一般,凌雪睁眼醒了过来。

    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天云武府的一个房间里头。

    少女感到有些恍惚,坐起身子,望着自己纤细的玉手,似乎根骨有些损伤,活动的时候仍然感到有些扎心的疼痛。

    不过比起死亡,这一切都显得太温柔了。

    她觉得自己恍如隔世一般,呢喃说道:“我没有死么。”

    砰砰砰。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凌雪轻声应允之后,项飞英走了进来。

    少年人看上去有些腼腆,看着凌雪平安无事,目光中既是庆幸又是感动,他低声说道:“师姐,多谢你了,若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会受伤……”

    项飞英还在继续说着,但凌雪感到迷茫无比,不知所措,她现在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应该最后被镜庭一箭穿心死在弱水之中了么,为什么眼下项飞英又说自己是为了救他才受伤的……忽然间无数的记忆涌入脑海里面,她想起了一切。

    项飞英在外面修行狩猎的时候,遇到了炼神境的妖兽,她眼看他遇到了危险,情急之下,没有思考便挡在他身前为他扛下致命一击。

    所以先前的一切都是黄粱一梦么。也是,她如今也不过仅仅只有聚元境,怎么可能拥有一剑斩杀那么多王侯的可怕实力。

    就在凌雪揉着脑袋,有些清醒过来的时候,项飞英正好问道:“师姐你现在的伤好些了么?”

    凌雪犹豫了一下,道:“已经无大碍了。”

    项飞英走上前来,坐在床边,心疼又惭愧的看着凌雪,将手中的药汤交给她,道:“师姐,先把这个喝了。”

    看着凌雪将碗里的药汤逐渐喝完,他神色复杂,又低声说道:“师姐,飞英再也不会这么鲁莽了,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师姐,不再让师姐担心受伤。”

    凌雪微微一笑,正准备安慰项飞英几句,却发现他已经泪流满面,不由得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师姐……我,我真的好喜欢你,喜欢你的一切,甚至喜欢到已经不能自已……”

    突如其来的表白令少女不禁一怔。

    回过神来时,她发现自己已经被项飞英紧紧抱在怀中。

    少年人捧着她精致的鹅蛋脸,端详着她,充盈泪花的目光中包含复杂的深情,“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更不必说是为了救我做到这样子。我想要保护你,永永远远的保护你。”

    凌雪心中百味陈杂,她一直都将项飞英当做弟弟看待,尽管明白项飞英性子确实不错,但她仍然还是无法接受项飞英对自己的那种情感,只不过看着项飞英此刻的深情,她又不忍心拒绝,若是现在答应他,得过且过或许还能日久生情……不行,不可以!

    她猛然推开项飞英,她往后挪了些许,紧紧贴着背后的墙壁,深吸了口气,纠结痛苦的说道:“不……飞英,你别这样子。”

    下一刻,看到项飞英的面色上浮起失望黯淡的神色的瞬间,轰然一声。

    所有画面犹如镜子般破碎开来。

    ……

    无数嘈杂的声音伴随着逐渐苏醒过来的意识纷至沓来。

    “听说黎王的儿子枫殿下要准备大婚了,真是大消息啊。”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嘿嘿,这是昨天才传出来的消息,要不是你老哥我有路子,现在也蒙在鼓里呢。”

    “真是大喜事啊。就是不知道谁家闺女这么幸运,这可便是未来的王妃啊……”

    “若是消息无误的话,应当就是王城世家之一的祝家大小姐祝凝萱。”

    “啧啧,原来是祝小姐啊,还真是……”

    半梦半醒之间,她看到了一滴水落在了眼前,荡起一圈波纹。

    旋即眼前的世界随着波纹的扩散而清晰起来,她正低着头,看着手中的酒杯,她似乎是喝醉了,手有点拿不稳酒杯了,杯中酒液也随之晃荡起来。

    她听到了一声熟悉的潇洒不羁声音:“你之前就答应过我请我吃酒,我还以为你忘了呢。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抬起眼来,她看到了对面正坐着一身青衣的赵无极。

    她感觉自己方才似乎做了两个梦,一个很长很长,还有一个短暂但却也令她印象深刻,她感到很不可思议,转而她逐渐回忆起此刻她刚从华宝会上夺得避天珠回来,得到了黎王等人的认可,眼下正是与赵无极开了庆功宴。

    还带着些许晕眩的摇了摇头,凌雪问道:“我刚才睡了多久了呢?”

    赵无极大笑起来,说道:“看样子你是醉了,连自己醒着没醒着都不知道了。”

    凌雪秀眉一蹙,有些羞恼的说道:“我才没醉,我再喝上十杯都没有关系。”

    赵无极目光中闪过几分狡黠,嘿嘿一笑,道:“好,那再来走一个。”

    “来就来。”

    推杯盏酒之间,凌雪终于承受不住天旋地转的晕眩,重重的趴倒在桌上。

    再次幽幽醒转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气氛旖旎的房间里,衣衫半解,赵无极这厮正一脸坏笑的压在身上,低声笑道:“不要反抗了,在你的酒里面,我已经动了手脚,眼下你就好好享受便是。”

    这么说着,赵无极的手已经悄然抚摸上少女细腻光滑的肌肤,因为他久经沙场,挑逗触摸之间,很快就令本就敏感无比的少女瘙痒难耐,欲焰高涨。

    “不,不……快给我滚蛋!”凌雪忍不住轻呼一声,难受不已。

    蓦然间,妖力上涌,瞳孔刹那变成明黄色的竖瞳,将所有迷幻催眠的效果尽数散去。

    啪!

    她一巴掌狠狠打在了赵无极的脸上,轰的一声将他扇飞过去。

    正兀自心有余悸的大口喘息的时候,出离愤怒的瞪着重重摔在墙角的赵无极时,不尽黑雾一下子如潮水般涌了进来,将所有意识再次吞没。

    ……

    再次睁开眼来。

    仍旧是一片无边的黑暗。

    冰冰冷冷的,仿佛置身在一片无边无际的深海之中。恍然之间,凌雪想起了一切。

    三月桃花盛开时,一声剑去斩王侯,三千弱水问黄泉。

    如今,算是得到了重生了么……?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步跨出,瞬息间就出现在岸边。到了岸上海滨之后,她望着镜海中倒映着自己,依旧是那么美丽,而且实力又重新上了一层楼,成功斩心魔缎魂。

    “原来方才的梦境,便是我的心魔么。”凌雪喃喃自语,心魔过于真实,令她差点迷失,认不清现实。

    不过幸好,如今已经渡劫成功,再次苏醒过来。

    想起当时玄庭上皇集结的十万旌旗,凌雪面色露出几分冰冷,如今她已经成功突破到锻魂境,终于有了与神州顶尖真王正面一战的实力,她要将这一切都尽数讨回,尤其是她死之前还要令她受辱的关红蝶与寇宗二人!

    只不过复仇虽然要紧,但她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情,还是去沧海国找到柯亦梦。

    带着阔别重生的惊喜,她来到沧海国奉江城,进了荒古琴宗便兴冲冲的来到柯亦梦的房前。

    只是她站在门前的时候,却停住了兴奋的脚步。

    听到里面传来的娇喘**之声,她心中猛然一跳,面色变得苍白无比,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令她痛苦的几乎要窒息。

    轰的一声,她推开了房门。

    两具白花花的胴体正忘我的纠缠在一起,颠鸾倒凤,被翻红浪。女子是她最爱的柯亦梦,男子……是与她有过一夕之欢的纪无双,他的手无力的垂落下来,面上再无分毫血色。

    这般痛楚,撕心裂肺也不足以形容。

    “不!不!不!不要!”

    她歇斯底里的失声尖叫起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