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 一年韶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一年之前,半妖帝女陨落在玄庭布下的死局之中。

    诛灭妖邪,顺应天意的皇星渊得以扣响帝钟,在成帝道路上迈下那关键一步。

    如今,又一声帝钟蓦然敲响,响彻神州,震惊世人。

    天下修士莫不骇然,这次又是会是谁?!

    轩辕城嘴角露出一抹疲惫的笑意,望着终成缎魂的薛磊。

    而今轩辕城已经将真正的薛磊彻底唤醒,留在他心中的心魔业力之强悍,令他都感到有些吃惊,而眼下薛磊能够这么快就斩心魔证大道着实是出乎他的意料。

    只不过不知想起了什么,轩辕城面色上浮起几分自嘲的笑意。

    风云倒卷,天地昏暗。

    薛磊此刻身上已经再无分毫白骨的痕迹,看上去平平淡淡,但是仔细一看,却发现他的眉宇之间已经与过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铅华洗尽,帝象俨然,一道暗红色的冥骨印记标记眉心,瞳孔深红,握起手掌之时,虚空承受不住他的帝威而崩裂起来,他目光平静的望着轩辕城,声音醇厚道:“师尊。”

    感受到薛磊身上犹如篝火一般逐渐燃烧旺盛的强大气息,轩辕城沉默了片刻,直到这股气息忍不住要直冲苍穹之时,才缓声说道:“眼下,我已经将传承尽数交给你了,我留给你的这些东西,足以让你敲响四次帝钟,但你能不能敲响四次乃至四次以上,就全凭你自己的造化了。”

    薛磊不惊不喜,仍旧望着轩辕城,他看的出来轩辕城后面还有话。

    轩辕城终于从薛磊的身上感觉到帝王压力,目光有些复杂的开口说道:“有一个消息我之前没有告诉你,怕你渡缎魂劫时触发心魔。”

    薛磊看着他。

    轩辕城道:“凌雪死了。”

    平地中惊起一声春雷。

    薛磊眉头一皱,缓缓站起身来,仿佛一尊终于苏醒的魔尊,问道:“她……怎么死的?”

    轩辕城道:“死在三千弱水畔,气数散尽,生机彻底断绝,我能感受到她的帝妖双星已经彻底陨落,至于究竟是怎么死的,我就不甚清楚了,你可以亲自去问问。”

    薛磊缓缓闭上眼,半晌才睁眼说道:“我一定会去的。”

    轩辕城道:“你要报仇,只能徐徐图之。”

    薛磊点头道:“我明白。”

    “还有一件事。”轩辕城忽然说道。

    薛磊有些诧异的望向他。

    轩辕城说道:“关于你身世,以及我为什么这般尽心竭力帮你的原因。”

    ……

    噗通!

    项飞英被横扫而出,重重的摔在地上。

    他伸手抹了抹嘴角的鲜血,重新站了起来,望向不远处的罗睺。

    此时罗睺已然斩断心魔,成就缎魂王道。

    一身青衣,将须髯尽数刮了个干净,表面看上去,似乎又年轻了十几岁一般。

    “先到此为止。”罗睺见天色不早,便将压制到聚元境的修为释放恢复,对项飞英说道。

    “不,师尊,我还要继续。”

    项飞英疲惫的目光中充满了锐气,他紧紧握起了刀,认真说道:“她不能就这样白死。”

    “适可而止吧。”罗睺没有理会他,收了刀便要离开。

    项飞英目光一凝,忽然开口道:“封苑杰、井兴业、牧雀、陈醉柳……霍学名、寒方、郜从霜……”

    罗睺剑眉微微一挑。

    “这些是我这一年内,打听到的参与三千弱水畔一战,活下的五十四为伪王中的十六位。”

    “所以呢?”

    “我有自知之明,真王都是人杰英雄,我很可能一辈子都追赶不上,这点我很清楚。但是这些伪王伪君子,我都要将其手刃,一个不剩。”

    罗睺深深的望了他一眼,缓缓重新拔出刀来,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接着来吧。”

    项飞英闪身骤至。

    两刀交锋刹那,帝钟鸣响。

    天云黑漠的方向云海倒卷,雷霆万丈。

    ……

    柯亦梦抬手轻轻摩挲着即将要进入闭关的山门,经不住又想起了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她不知道自己对于那个人,究竟是报着怎样的情感,只是知道,自从那个人死去后,她心里面最重要的位置从此便空了下来,再也没有人能够比那个人来的更加重要。

    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青梅说她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目光不再那么温柔,而是凌厉了许多,而且处理宗门事物的时候,手段也相较以往变得更加强硬,同时还因为这一年的浴血磨砺,从无数的死人堆中走出,笑容都不再那么和煦,而是多了几分冷淡肃杀。

    这些改变都是应当的。她不应该白死。

    “我今次九十九道魂脉聚元,总能让宗门内那些人闭上了嘴了吧。”柯亦梦自语说道。为了凝聚这九十九道魂脉,她承受了无数痛楚,每次鲜血淋漓滑落指尖的时候,她都会想到三千弱水畔斩三百四十六王侯的绝世人儿,然后咬牙坚持下来。

    不论旁人怎么说,这个琴宗宗主的位置,她是决计不会轻易让出去的。

    这是凌雪留给她的。

    她要变强,让她泉下安心。

    凌雪死后的第一个开春,柯亦梦站在山门口,白衣长弓,孑然一身。

    就在神州帝钟敲响百万里天地之时。

    轰然一声,推门而入。

    ……

    赵无极没再继续呆在荒古琴宗,而是与老道一同游走江湖。

    只不过他现在彻底成了无酒不欢的酒鬼,每日修行历练之余,便会借酒浇愁,忍不住想起那个伊人,偶尔还记起了那一声鸳鸯刀。

    管他是真鸳鸯也好,还是江湖谣传的假鸳鸯,好歹那时候还是真真切切的两个人,可眼下呢,只剩下他一个人,只能凭着自己的想象回忆,记起她的音容笑貌。

    有时候,他还是会忍不住骂上一句:“他娘的也不给我留点念想,当初好歹让我偷个簪子啊,现在倒好,唯一一根头发都没了,想睹物思人都他娘办不到!”

    老道仍旧是一副邋遢的模样,走到一旁,没好气的踹了烂醉如泥的赵无极一脚,说道:“喝醉了好,往事转头空。正好给我修炼去。”

    赵无极稍微清醒过来,笑了笑,醉眼惺忪的望着老道,说道:“老头儿,你说偷天之道若为领悟到极致,是不是就可以将她的魂儿从贼老天手底下偷回来?”

    老道想了想,点头说道:“自然可以。”

    赵无极有些不信,他猜测这不过是他的便宜师傅安慰他的说辞,正要将手中的酒瓶接着往嘴里送的时候,却发现邋遢老道突然面色凝重的向西方望去。

    洪荒钟声穿过数万里,直接响在神州修士们的耳中。

    赵无极哐当一声猛然放下酒。

    他紧紧盯着老道,目光前所未有的清明,缓声说道:“我要成帝。”

    老道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旋即瞪眼道:“成帝是喊口号就能喊得出来的?还不快滚去修炼!”

    ……

    三千弱水问黄泉,不过是一句传说,至于弱水之下究竟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弱水遮蔽了一切天机,就连那一声响彻神州九天十地的钟声,仍然不能令这片汪洋泛起丝毫波澜。

    在无穷黑暗的镜海深处,当初那个风华绝代的肉体已经完全毁去,甚至血肉骨骼也被弱水全数化掉,只不过神魂尚在,被一阵诡异的阴风包裹着,似乎是这黑暗冰冷世界中唯一的亮色。(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